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七十三 鬼佛

章七十三 鬼佛

  听着远处巨大的声响通过层层传递,终于传到稽下城内后,被削弱到一丝丝微弱的声音。

  在稽下城内,如果你不凝神细听都不会注意到,这一点点的声响其实意味着城里多少人的性命。

  被欲魔创造出来的魔女正慵懒的斜靠在主座之上,

  她赤着的一只脚点在踏板上,另一只脚架在主座的扶手之上,露出玉葱般的脚趾和摄人心魄的娇媚姿态来,

  她轻杵着额头,凝神听了会远方的轰鸣声响,娇笑道:“这婆毗摩果然是一个大老粗,就知道蛮干。”

  下方的老掌柜正惊诧于上首的美魔女那与欢喜魔像上几乎毫无二致的女相脸庞,听她一开口,

  立马就回过神来接话道:“主人本来就是派它来当炮灰的,它那边闹的越凶,想来对主人的帮助就越大。”

  美魔女长长的睫毛微微一翘,细而薄的红唇轻轻向上拉开,轻笑道:“三十年前鲍老你投靠主人的时候,还是个被灭了家族的破落户。”

  见眼前的魔女提起往事,掌柜连忙表忠心的答道:“鲍博能手刃仇敌、得报大仇,莫不出自主上恩典,若没有主人帮助,鲍博可能终身也报不了这血海深仇。”

  “请主人吩咐,主上但有所命,鲍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说完跪了下去。

  美魔女露出好看的六个贝齿,看鲍博连忙跪了下去,满意的轻轻一托,把他扶了起来,轻摇螓首道:“大丈夫岂能轻言生死,我来问你,你觉得那个小鬼修怎么样?”

  鲍博被魔女一托,跪不下去,只好站了起来,露出恍然的神情道:“主人也是想把他变成在人间的棋子?”

  魔女伸了个懒腰,笑道:“你们人间就是麻烦,多几个像你这样还保有人身的,很多事情办起来能简单的多,”

  “主人觉得你这样就很不错,既忠心耿耿,也不容易被发现,合适长期为他办事。”

  鲍博思索了一下道,眼前一亮:“莫非主人一直筹划的那件大事有眉目了?”

  魔女拿好看的眼睛轻轻一瞪鲍博,嗔道:“不该问的就别问。”

  鲍博心中一紧,连忙点头称是。

  想了想,美魔女又稍稍透露了一丝道:“筹划了这么久,你在里面出力也多,这事想来也瞒不过你。主人和妙广打赌也只是一个幌子罢了,关键是人间有变,大家都想来分一杯羹而已。”

  “打赌也不过更方便我们行事,少沾这人间的机缘罢了。”

  鲍博点头称是,露出讨好的表情道:“主上神机妙算,小的都明白,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坚决不说。”

  魔女又回复慵懒的表情道:“为了方便大家经常把手伸过来,这一次的赌我们是赢定了,妙广那老贼也不会希望这么快就结束赌约。”

  “现在关键是,我们如何能趁机在里面获得更多的好处。”

  鲍博想了想道:“这人间之变,主人是希望它快一点呢,还是慢一点呢?”

  魔女微微颔首,坐直了点身躯,用让人恍惚颠倒的声音拍手笑道:“鲍老果然厉害,竟然连主人的心思都能猜到一二。”

  鲍博心中一紧,也不知她哪句是夸,哪句是敲打,这女人虚虚实实,真的让人头疼。

  她拍手笑完,接着道:“自然是越快越好。”

  鲍博沉吟道:“南蛮已经乱了,西边虽然有雷音寺在但也听说常有魔灾爆发,而我们东面最大的变数就是海上的妖族了。”

  “如果我们能在稽下缠住峨山派的手脚,那东海这边也能发动起来。”

  “听说东海深处还有一座人类的大城,叫云海城,里面都是些多年的凶戾之徒或者逃犯之类的所在,”

  “如果这边峨山派能缠住,我过去把他们再聚拢一下,想来也能成为东海里的一股势力,到时候主人想要做什么,有了人手也好发动。”

  “嗯”,美魔女先是轻轻哼了,又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道:“主人看中的那个小鬼修,也可以一并收服了,到时候你一起带去。”

  “是”鲍博点头,

  过往种种不堪之事从心头滑过,让他不敢再想,连忙把这一点异样强行压了下去。

  “咔嚓”一声,

  一团金色的灵力包裹着一团黑色魔力一起消散于天地,

  千云生皱着眉看着场中的一切,

  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般的感觉,就在刚才,他因为盯着场中的争斗觉得无聊,

  灵机一动,拿这些争斗印证起自己刚得到的《六祖坛记通感实录》来,

  没想到越印证就让他越是心惊。

  比如刚刚静慈一丢手,放出了一只六齿白象,竟然起手的姿势和自己那卷古老卷轴里的“死灵决”有六成的相象。

  千云生一开始还觉得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毕竟偶尔有两招相像也算正常,

  但是没想到当他认真开始揣摩的以后,发现竟然时不时就能看到一招或者连续的几招里有可以互相印证的影子来。

  这一下在千云生的内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想起了清平子在《六祖坛记通感实录》开头的一段文字:“当今之法,有远近乎?有内外乎?有高下乎?有善恶乎?”

  “有恩未报,化身为雀,也当结草衔环,死生不负。有仇未索,化为怨鬼,也当索命追魂,万死辟易”

  本来千云生的理解是以为清平子在感慨,就如拿刀可以切菜也可以杀人一般,刀无好坏,只是看什么人用罢了。

  现在再印证了场中的争斗,特别是静慈大师的出手看,原来清平子还有更深的一层意思,

  他竟然是在暗指,世间的万般功法都是源出一处,只是后人理解不同,应用不同罢了。

  想明白这些,

  千云生又凝神往妖魔的出手望去,虽然在妖魔的出手上,千云生更少的看到和鬼修功法相像的地方,但在他仔细揣摩下也隐隐的发现了些相似的之处。

  这一下,千云生越发不禁的肯定和恍然起来。

  怪不得佛修那么积极的要灭鬼修,并且把他们的功法都收集起来,美其名曰不要再祸乱世间,

  其实搞不好这些佛修早就发现了功法的秘密,所以一早就偷偷的开始收集鬼修的或者别的魔修的功法,相互印证,来创造他们佛修的功法来。

  千云生不禁的想到,什么佛鬼不两立,恐怕也只是一个幌子罢了,这世间功法本就源出于一,只是后人应用不同,拿刀杀人固然是坏人,拿刀切菜固然是好人,但总不能说坏人手上拿的刀是坏刀,好人手上拿的刀就是好刀吧。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

  千云生又想到一个让自己战栗的想法来:“那自己能不能参考佛修的功法,利用自己的鬼修的底子施展出佛功来呢?”

  “如果真能做到的话,那岂不是可以更好的掩饰自己的身份了?”

  看着场中的争斗,千云生就觉得自己这个念头就如杂草一般疯涨起来。

  ----------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