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七十六 惑乱

章七十六 惑乱

  魔女和鲍老站在远处的山顶,一起望着那越来越恍若地狱的战场中心。

  “真是完美啊”,魔女赞叹道,

  “人间的景色就是比我们魔界好了太多,多么生机盎然的地方,哪怕一只虫一颗草都那么的富有生气。”

  说完脚尖轻轻一踩,她面前一只正努力在青草间翻腾的小虫就被她摁了个稀烂。

  “我们要不要?”鲍老伸出手来,做出一个下切的手势。

  魔女微微一笑,好看的面容下藏着一张极有破坏**的脸,

  她摇了摇头道:“有些事情我们做的太多、暴露的太多,只会引起一些人的不快,”

  “要知道那些顽固的老家伙们,总是把一些事情看成是他们的禁娈,容不得别人插手。”

  “所以有些事情,看似做得曲折一些,但却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这些老家伙虽然迂腐了一些,昏聩了一些,他们管的地方也早就像是一个筛子,”

  “但是能不要自己出手,当然还是不要自己出手,谁知道未来这些人真疯起来,会是哪个蠢蛋倒霉。”一边说一边还捂嘴轻笑。

  鲍老心领神会的问道:“那这件事我们就不出手?”

  魔女又摇了摇头,冷冷一笑道:“我们只是不出手罢了,把事情引向有利于我们的一方还是可以做做的。”

  她用望断秋水般的眼神,迷离的望着远处越来越聚集起来的风云汇聚之处,口中轻幽幽的道:“等着吧,一会的事足够你忙的。”

  千云生刚想开口,雨滴就已经开始落了下来。

  他看着沐雪晴撑起一柄黄铜伞,皱眉问道:“要不我们分头通知吧,这样速度还能快点。”

  沐雪晴摇了摇头望着中心处越来越恶劣的风云道:“来不及了,只能你去通知,我要去看看师叔需不需要帮助。”

  说完,也不给千云生再张口的机会,就小心的往战场中心飞去。

  千云生见沐雪晴飞的远了,收起再劝的心思,这时候重要的是抓紧时间,所以他不再矫情,护体灵光撑起,把大部分雨滴挡在身外,朝王伯那边冲去。

  王伯早就等在半山腰,他焦急的望着天上的乌云,还以为妖魔又使出了什么大威力的手段,见到千云生踩着魅影步急速的奔了回来,连忙问:“怎么样了?”

  “哗啦啦”

  就在这时,豆大的雨滴打了下来。

  千云生抹了把脸,顾不得雨滴越来越大,急切的道:“情况超出了我们的掌握,那妖魔不知发了什么神经引动了天劫,我们设下的大阵很可能要被破坏,要赶紧先停下来。”

  “天劫?”千云生还没说完,王伯就惊讶的问出声来,显然王伯也明白天劫代表了什么。

  千云生见王伯知道天劫,心下一松,遇到不懂的人,可能光解释也要解释半天。

  当下他也不再废话,而是马上说:“这天劫如果您老明白的话,我就不多做解释了,相信您也明白这东西是能反噬的。”

  “沐姑娘让我们先把大阵停下来,不要让阵法里的人遭殃。”

  “现在时间紧迫,我看这样,我们两个分头,另外两个山头,我们一人一边分开去通知。”

  王伯也明白现在不是唠家常的时候,点了点头,先和千云生指挥着把身后的大阵停了下来,安排大家疏散,然后和千云生两个分头通知去了。

  看着天上的劫云翻滚的越来越厉害,美魔女终于又一次露出笑容,笑盈盈的吩咐鲍博道:“去吧,记得让他们打的久一些,混乱一点,最好多死点人。”

  鲍老哈哈一笑道:“您就看好吧”,接着就身姿一展,如苍鹰一般飞了过去。

  婆毗魔站在场子的中央,感受着随着自己的越来越拔高的气息和越来越缠绕在周身浓厚的如墨汁般的黑雾,昂头看着天上翻滚着的劫云,

  他仰望了一会,才底下头来,瞧着面前这个依然不肯后退的静慈,带着不解神情的问道:“你本来可以退走的,为何不退?”

  静慈也在感受着这天劫的力量,她觉得天地间的一切似乎都活跃了起来,

  仿佛万物中既有一股毁灭的气息在酝酿,又有一股生机在孕育。

  似乎这天道之下,总是在保持一种平衡,既不会把一切都毁灭,也不会让一切都繁盛起来。

  她见妖魔发问,面容平静,低低一宣佛号,坚毅的道:“如果能亲眼看见你的灭亡,老衲就是粉身碎骨又如何。”

  婆毗魔哈哈大笑道:“你觉得这天劫能把我摧毁?”

  静慈摇了摇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婆毗魔又问道:“既然这天劫都不能把我摧毁,那你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呢?”

  静慈道:“天劫之后就是你最虚弱的时候,要把你抹去的话,那就是最好的机会。”

  婆毗魔抚掌赞叹道:“可是这天劫不但对我有伤害,对你也同样有伤害。”

  “你们的大阵在天劫之下很快也将变成灰飞,没了大阵的帮助,等天劫过后,到底是你杀我,还是我杀你呢?”

  静慈又低低念了声佛号道:“出家之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妖魔你既然引动了天劫,那就是自取灭亡。”

  “今天就是杀你的最好时机,你指望三言两语,惑乱人心,就想把我骗走,恐怕还是早点息了这心思吧。”

  说完,不再答它,开始盘膝坐下,全力准备应对天劫。

  虽说这天劫是妖魔引动下来,大部分都将由妖魔承受,但是静慈与妖魔离的太近,也将受到不小的压力。

  婆毗魔心中一叹,它也没想到这秃驴这么烦人,竟然连天劫都吓不退她,还是把它死死的缠着。

  自从它和静慈交手以来,就已经发现自己处处受到了克制。

  静慈的布置都很有针对性,以至于它进入阵法以后,处处感觉到了针对。

  她甚至在功法选择上都做足了功夫,专挑和大阵配合度高的,以至于虽然它实力比静慈更为强大,但还是觉得处处被克制。

  这也是妖魔不惜引动天劫的原因,静慈布置的这个大阵,简直就是一个放大器和后援站,

  自己在大阵里面,所有的能力都会被压制,而反过来,静慈在里面所有的能力都会被放大。这还不算,关键是,很多大威力的招式,自己限于这具身体施展不出来,但静慈因为有更为海量的灵气的供应,所以很多大威力的功法都能被她随手施展,

  再加上这阵法还隐隐带有一丝空间法则的意味,让自己遁入虚空也变得不可能,简直就是处处束手束脚。

  再这么打下去,只能是对手越打越强,自己越打越弱,

  这也是婆毗魔为什么趁着自己能力还够的时候,抢先发动天劫,宁愿自己受伤,也要把这大阵破坏。

  其实他虽然引动了天劫,看着似乎非常吓人,但是他极有分寸,一直把天劫控制在将引未引的边缘,如果静慈就此退走,他甚至可以把可以搅动的风云撤下,

  这样一来,静慈这些人就将面对它的追杀,

  没了大阵的加持,婆毗魔根本就不相信这些人能逃脱自己的掌心。

  可惜的是,静慈竟然打破了他的如意算盘,死战不退,这样一来,只能假戏真做了。

  它也是果决之人,见静慈盘膝坐下,开始做抗击天劫的准备,自己也收敜了别的心思,一心一意的真的把天劫发动起来。

  ----------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