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八十二 魂链

章八十二 魂链

  千云生无暇思考为什么龟管事突然有了这么强的能力,这简直就像自己在面对一个新的恶魔一般。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正是因为婆毗魔的分身被被魔女代替,才造成了看似一样的妖魔展示出不一样的能力来,所以千云生的情报其实已经过时。

  “嘭、嘭、嘭”

  连续几下险而又险的交手,千云生躲过龟管事疾风暴雨般的攻击,稍稍拉开点距离。

  他现在也知道吐槽妖魔为什么产生了意料不到的变化根本没有什么用,这样的吐槽对自己面对的状况也没有什么改善,因此他沉下心来,脑子急速转动,急思良策。

  而龟管事那边却不会给他思考的机会,

  它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整个洞窟中所有的空气都以它的手心为中心流了过来,它的手心就仿佛如一个黑洞般,牢牢的吸住千云生,让千云生每一次移动都要付出加倍的努力。

  它的手掌黝黑,就连黑暗的洞窟中都掩盖不住它漆黑的大手,一双大手仿佛如两柄流星般绕着千云生飞舞,寻找他的空隙。

  又挡了几下,千云生就觉得大为吃力,身子被龟管事古怪的气流锁住,随时随地产生可怕的向它扑跌的感觉,

  他只能把摄魂幡则死死的护在身前,但是被龟管事这么在摄魂幡上连敲几下,又让他心疼的仿佛要滴血,

  要知道摄魂幡上还有两条大裂,根本没有修好,再这么被敲几下,搞不好又要被敲出新的裂痕来。

  因此他迅速变招,猛的一点摄魂幡,把里面剩下的魂魄都聚在幡面,百多个魂魄贴在幡面上一齐鬼嚎,这波声势浩大的声浪一下把龟管事也震的连退两步。

  千云生看到有戏,抓住时机,干脆不退,一边继续挥舞摄魂幡攻了上去,一边继续保持鬼嚎之势,向龟管事压去,顺手还把放出去的魂魄陆续召回,加强鬼啸的力度。

  一时间两人极力出手,整个空间里都阴气荡漾起来。

  龟管事也只退了几步就稳住身形,它见自己被鬼啸压住,也极为凶戾的猛哼一声,把自己的两个耳膜震碎,两道鲜血从耳膜中流了出来,这么一来它虽然失去了听觉,但也彻底从鬼嚎之中解放出来,再一次扑上。

  千云生心中一叹,可惜魂幡里只有数百魂魄,如果有数千或者数万魂魄的话,就算它震破耳膜也没有用。

  不过刚才一阵猛攻也算是给自己赢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千云生趁着这个时机,打出两道金刚符出来,把妖魔困住,自己则飘然向后退,重整旗鼓。

  这也是千云生准备的后手之一,他是为了防止万一妖魔逃跑的时候,自己可以用金刚符把它困住,

  但现在自从看到妖魔可以随时遁入虚空之后,千云生也知道自己准备的这道后手没了用处,因此提前丢了出来,给自己稳住阵脚留出时间。

  果然,这金刚符也只困住了妖魔两息,就被妖魔轻轻一闪,遁了出来。

  这时千云生也把所有的魂魄重新收了回来,

  从这些被收回的魂魄中他也得到了不少的信息,这洞看着挺大,但实际上并不算多深,除了洞的最深处有一处被阵法守护的东西外,其它地方倒也没了别的什么陷阱。

  因此,利用刚刚放出的魂魄探明了洞内情况的千云生,悄然把洞口堵住,一插魂幡,站在当口,他可不知道那大阵里面是否还有妖魔的后手,因此,不敢把后背露给大阵,干脆正面面对妖魔和那个神秘的大阵。

  龟管事则不管这么多,魔女走后在它身体里留下的信息是杀光所有进洞的人,因此它刚一闪出金刚符,就如野兽般的怒吼一声,朝千云生冲去。

  千云生也冷冷一笑,刚才的一番交手已经让他想好怎么对付眼前的妖魔。

  他看着龟管事冲了过来,双手一起点在摄魂幡上,快速的念决,

  就在龟管事快要冲过来的时候,只听得千云生轻喝道:“灵魂锁链”,接着摄魂幡里所有的魂魄都呼啸着冲了出来,

  每一个魂魄都和另一个魂魄手拉着手的连在一起,从龟管事的眼里看过来,就仿佛从摄魂幡里生出一道道灰色的锁链来。

  这些锁链从摄魂幡里一齐冲了出来,就在千云生的指挥下,往龟管事身上扑去。

  金色的天劫之下,妖魔的身体龟裂开来,远远的望去,仿佛就像是一大块龟裂的黑色山峰。

  静慈则好了很多,身上一丝不乱,自己的的本命法宝佛珠正死死的抵在头顶,助她渡劫。

  不过如果你透过表像,看到的真实情况是,虽然妖魔身上破烂不堪,但是它的气势却在一步步上扬,以至于越来越多的金色闪电都开始向它打来。

  而静慈的气息开始萎靡了下去,显示她在这样天劫的压力下,受到了超出其能力的压力。

  “完美渡劫”,

  躲在远处的沐雪晴脑海中闪现出来这几个词,

  由于人类身体的孱弱,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完美渡劫这样的词了,大部分渡劫对于人类来说,都要需要各种手段来削弱天劫的威力才行。

  没想到,妖魔的身体如此的强,它竟然真的在完美渡劫。

  沐雪晴看着妖魔的表现,暗暗心惊。

  她不知道的是,在魔界,一直以来都是弱肉强食般的存在,因此,魔界从来没有削弱天劫的说法,所有的妖魔渡劫的时候,都是遵循着完美渡劫的原则,那些无法渡劫的最后就会死在天劫之下,这在魔界看来极为正常。

  如果在天劫下都没办法生存的魔,是没有资格在存在的,这也是它们魔界极为特殊的规则之一,

  因此像婆毗魔这样的,它们已经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渡劫方式。

  而这样一来,对静慈来说就不利了,毕竟人类对于渡劫往往都是做好充足的准备,尽量把天劫削弱到可以承受的地步再来渡劫。

  像妖魔这样的几乎就是靠自己身体硬抗的基本没有,因此,妖魔突然渡劫,导致静慈在天劫之下准备不够充分,也是她现在萎靡不振的重要原因。

  趁着天劫的间隙,婆毗魔回头看了静慈一眼,大笑道:“没想到吧,竟然这天劫的数量还增多了!”

  “恐怕等一下不用我动手,再来几道天劫,你就直接被天劫劈成了飞灰。”

  “当时让你退你不退,现在你想退也晚了。”

  妖魔不停的奚落着,抓紧一切机会用言语攻击静慈,其实他的状态也不好,因为他承受的天劫更多,受的伤也更重,真的要是被静慈扛过天劫了,再打起来,倒底鹿死谁手还不好说。

  因此它现在趁着一切的机会,猛烈的打击静慈的信心,要在静慈的心底种下一棵失败的种子。

  这颗种子现在虽然看着小,一旦被它埋进了静慈的心里,到了最后的生死关头的时候,失败的种子成长起来,就能摧毁一切。

  “轰”

  又一道金色的天劫打了下来,

  大部分打在妖魔的身上,而小部分被静慈承受,

  沐雪晴刚想为师叔呼一口气,庆祝她又扛过一道天劫,谁知道就在这时“咔”的一声,她面前的本命佛珠终于坚持不住天劫的洗礼,出现了第一道裂痕。

  ----------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