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八十六 为难

章八十六 为难

  “主人,那个小鬼修来了。”

  鲍老站在密室门,低声跟魔女禀告。

  “哦?”

  她这会脚下正摊着一大堆碎掉的零件,鼻子被她放在了脚边,耳朵则和手指摆在一起,中间的椎骨、肋骨、臂骨搭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新的奇怪妖异的形状,细长的肠子白花花的摆在密室里绕了好大一圈。

  身体里所有白色、黄色、红色的液体,就仿佛分门别类的装在了几个罐子里,飞舞在半空缓缓旋转。

  恐怕唯一还能体现出零落在地下的这么多零件还依然有生命力的,就是转动的眼珠、跳动的心脏和一张半张开的嘴发出的压抑着的叫声和混合着断断续续的念经声音。

  魔女正像一个虔诚修女般,慢慢的、一个个的把这些零件重新组装在一起,鲍老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她正把一根肋骨抽出来,搭在另外一根主椎骨之上,仿佛像是在重新搭建出一件生命品。

  鲍老看着眼神微搐,这个已经零碎的不能称之为人的竟然还没有死,她的意识依然清醒,从她断断续续的念出的经文里,还能听出她依然没有在这样的折磨下崩溃。

  她的感官应该也依然存在,只要魔女的手势稍微大上那么一点,就能听到她隐忍的闷哼声。

  魔女手上不停,露出好看的侧脸问道:“他来做什么?”

  她现在也不得不佩服佛修的坚韧来,在自己这样搜天绝地的手法下,静慈竟然还能坚持两天而不崩溃,

  要知道哪怕是一般的魔,在自己这样的手法下,最多半天就崩溃了,而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竟然已经两天了还依然能够坚持。

  她娇笑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知道你们峨山派给你种了魂灯,你只要一死,魂灯就会灭掉,到时候峨山派知道你死了,必然会重新派人下来查探究竟。”

  “我可不愿意给自己找事”,

  她轻轻的拈起一颗眼睛,悠悠的盯着它,仿佛要对方把自己也看个清楚,笑道:“因此,我会一直保持你的魂火不灭的。”

  鲍老等她说完这句,稍稍的歇手后,恭敬的道:“他拿了一堆祭台上的东西,正来想要找我们抵账。”

  “哦?”魔女有些意外,

  她擦了擦手,又拿起一段骨头自顾自的搭了起来,

  开口道:“没想到那小子还有点能力,我在那边留的分身不弱,竟然这么快就被他杀了。”

  接着转头问道:“他去了有多长时间?”

  鲍老恭敬的道:“应该有六个时辰。”

  “有意思”魔女笑着道,我以为他要花很长的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鲍老笑道:“能力越强,回头主人收服了以后,帮助不是更大。”

  魔女露出一个招牌式的笑容道:“既然如此,那你一会再为难为难他,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是”

  鲍老讨好的点头,

  笑着道:“他逃不出主人的手心的”,

  等鲍老上去以后,魔女重新拿起一颗眼睛,

  那颗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

  “你到底是谁,要干什么?”静慈的声音从地上那个默默念经的口里传了出来。

  “终于忍不住开口啦。”魔女笑得更开心了,

  她的注意力根本不在静慈的问题上,而是满意于这个被抓住以后死硬的就像一块臭石头一样佛修终于第一次主动开口起来。

  “你放心,我会一直留着你说话的能力,直到你求着要我,要告诉我你们峨山派的一切。”

  魔女长身而起,修长紧致的长腿跨过修罗般房间里各种零碎的部件,退后了几步欣赏自己的半成品杰作。

  “你要知道,沐雪晴还在我的手上,如果你不肯说的话,我会不介意让她开口的。”

  密室的上面,隔着一层薄薄的地板,千云生正坐在茶桌边不紧不慢的喝着老掌柜新沏的茶,

  据说这茶有清心明目的作用,千云生轻轻一吸之下,一道热泉涌了进去,在身体里转了一圈,仿佛把所有毛孔都打开。

  现在,他面前一溜排的码放着好几样东西,火麟片、空灵石、珊瑚芽、摩尼珠

  这些东西都是他从祭台上得到的,除了噬魂草被他收了起来以外,剩下的则都被他拿来给老掌柜估价。

  他在溜回城的时候,意外的护城大阵竟然解除了,这让他还准备费点口舌回到城里,立刻就变得容易了许多。

  “现在噬魂草也拿到了,随时都可以溜了”,他一边抱着茶杯吹开上面的浮叶,一边愉快的想。

  “当然最好是再等几天,等幽冥草的那笔上千块灵石到手,自己就可以拍拍屁股远走高飞了。”

  他现在毕竟还是穷的伤心,上千块灵石对他还是极有诱惑力的。

  想到这,千云生越发觉得得意,他暗想道:“稽下城这一趟算是来对了,虽然中间也算有不少的波折,但起码最后的结局让人满意。”

  再想到既然护城大阵解除了,说明妖魔的危机肯定已经解除了。

  “我离开的时候,天劫才刚刚开始,莫非是后来妖魔在天劫下灰飞烟灭了?”千云生摇了摇头,放弃了这种想法,那妖魔看着就如此强悍的样子,是不会轻易就毁灭在天劫之下的。

  “那就是后来静慈胜了”千云生想了想,也只有这个理由了。

  既然峨山派胜了,而自己又把那个不知真假的龟管事杀了,看来短期之内,这稽下城倒是足够安全。

  自己只要拿到噬魂草那笔钱,再干净利落的擦除一切痕迹,就可以静等着风声过去,重新上路了。

  想到这里,捧着茶杯的千云生,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来。

  “呵呵,老朽刚才算了算,公子这些东西按市价来说,能有一千六百多灵石。”

  “但是按照行规,公子要拿东西抵债的话,我只能给您到七成,再加上你这些东西似乎不全是公子你的吧”说到这老掌柜故意停了停,诡异的笑了笑。

  千云生刚想出口,老掌柜又摆了摆手道:“老朽无意探听公子的私密,只是这东西看来颇为驳杂,公子放在老朽这发卖也需要时间,要不这样,我就做主,按五成跟您算吧。”

  说完,笑着把茶杯端了起来,眯起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光。

  “真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啊”,千云生对于鲍老的砍价水平大开眼睛,不动声色间就砍掉了一半。

  要知道放在祭台上的这些东西,千云生一眼就认出肯定是龟管事这些天里陆续收集来的,至于怎么收集的,他用脚肚子都能想到。

  因此他根本就不敢随意拿出去分卖,就怕万一有明显标记的事物被他卖了出去,露出破绽。

  但如果被老掌柜这里一次性吃下则不同,本来他还想欺负老掌柜不明白这些东西来路,按行价跟他计算,

  没想到这老狐狸一眼就看出了出处,狠狠的压价,这么一来,千云生不但赚不到灵石,还要倒找百来颗灵石给他。

  但是这老狐狸既然认出了这批东西来路不正,也有一重好处,那就是不会随意发卖,从而他因发卖这些东西,被泄露出来的机会大大的缩小。

  以后时间长了再泄露出去,千云生也不怕了,那会他恐怕早就离开稽下城好久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

  想了想,千云生的脸上浮现出了真诚的笑容,笑着道:“这也太低了点,要不您老再加点?”

  ----------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