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八十七 宴会

章八十七 宴会

  “佛主保佑”,

  城主府内最大的一个大厅里,

  巨大展开的长长宴席的最上首,

  胖胖的城主大人站起来,举着杯,虽然他努力的想要保持一个肃穆的表情,但是他胖胖的身躯随着他的说话颤动着,远远看去就好像城主大人正在为这次围剿妖魔的胜利而激动的在发抖。

  他一旦开始讲起话来,这是他的拿手好戏,

  他简直就像是一个最虔诚的佛教徒,吟诵着最标准的经句,源源不绝的赞美般的词句像不要钱一般的挥洒出来,

  如果他面前正好有一个水缸的话,想来这些如流水般的词句瞬间就可以把水缸装满。

  千云生也有幸加入宴席内,随着众人一起站起身来,微笑的举杯,每个人脸上都浮现着最真诚最激动最热烈的笑容,听着城主大人在那里吟诵着最无聊最冗长最重复的话语。

  他偷眼瞧着城主的左手边最重要的位置,沐雪晴也举着杯一脸微笑的站在那里。

  她今天似乎重新梳洗过,嘴唇上点了点若有若无的胭脂蜜,本来就细挑的眉毛轻轻的一扫,就更加显得脸上立体起来,再加上素色的脸蛋和毫无装饰的一身素色的衣服,

  平平无奇的东西被她这么一搭,一下就生出不一样的风韵来。

  “平时她也这么穿的,今天还更素净点,怎么之前就没觉得她这么好看呢?”实在是城主大人的讲话冗长的没有新意,千云生开始对宴席上的每个人品评起来,

  而第一个焦点自然是沐雪晴。

  沐雪晴似乎也发现了自己注视着她,她微微转过头来,笑着盯着自己,好看的眉毛轻轻一扬,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透露出无数的信息。

  千云生连忙低下头来,不敢跟她对视,

  “自己今天也没穿得多么特别啊,怎么之前在城外还对自己冷言冷语,今天就不一样起来了呢。”

  虽然千云生知道刚刚她并是真的对着自己,只是习惯性的扫视了全场,但是在千云生的感觉里,觉得她就像专门看了下自己,不由自主的就被她刚刚的扫视带的浮想联翩。

  千云生正想着,城主大人终于说完了他冗长的讲话。

  “现在,我们请沐姑娘说几句。”

  在众人真诚的鼓掌声中,城主大人终于结束了他冗长的讲话。

  城主一边笑了笑压了压手让大家安静,好给沐雪晴留出发言的机会,

  另一边则暗自揣摩:“刚才这番的演讲可算是把肚子所有能想到的赞美的词都说了出来,也不知这不要钱的口水,能帮着自己给峨山派少交多少灵石。”

  见城主大人终于讲完,大家纷纷趁机悄悄的把已经站麻的脚换了一只。

  千云生一边摸着自己已经笑僵的脸,一边惊叹的看着众人极为娴熟的转换脸上的表情。

  “诸位,妖魔被诛,敝人的静慈师叔已经回峨山派报喜了。”

  沐雪晴刚一开口,就仿佛温暖的熨斗烫过漂亮的长衫,把众人因为刚刚被城主大人冗长的讲话而泛起的灵魂上难过的褶皱都一下子妥帖的熨平。

  甚至有几个刚才还被城主大人的说话,弄得胃部开始恶心的想要找一个角落,呕出自己刚刚进入宴席前塞进去的几个糕点,

  也被沐雪晴这不动声色,但极为顺耳的声音治愈的瞬间,身体里的某个器官就不争气的“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虽然众人都极文雅的没有四处张望,但这几位不争气的肚子的主人还是羞红了脸的低下了头,

  还好沐雪晴的第二句话救了他们,

  “这第一杯,让我们先敬城主大人,要不是他领导有方,我们也不会取得这次的胜利。”

  说完,沐雪晴以茶代酒,轻轻的抿下,

  场中的气氛被她这句终于说得活泛起来,众人也不再那么拘束的交头接耳。

  城主大人似乎也很高兴,他圆圆的脸上一脸红润,在众人的敬酒中还不停的频频微笑点头,

  心下则在一边滴血一边哀叹:“话越漂亮,到时候要掏的灵石就越多啊。”

  “其次,还要敬在场的诸位,要不是诸位同心同德,我们也不可能有这场大胜。”

  沐雪晴又以茶代酒,轻轻的抿下。

  她虽然没有喝酒,但不知是不是场中气氛热烈的原因,她的嘴唇更加红艳起来,双颊微微桃色,甚至连声音也比平时软糯,充满了好听的色彩。

  她的声音里,就像蝴蝶扇出的翅膀,吐出的每一个音符都在众人的耳朵间打转,往往每一字都能比平时多停留好几倍的时间才在众人的耳朵里袅袅的散去。

  众人的思绪都不由自主的被她带动起来,

  就仿佛一场极为绚烂的舞蹈,当舞者一出场时,举手投足间的那种魅力,就立刻吸引住众人的注意。

  接着,舞者开始翩翩起舞起来,她先是好看的沉下腰,轻轻的一咬唇,接着在众人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中,缓缓的伸出玉葱般的手指。

  这手指是如此的好看,落在众人眼中,觉得就算天上的仙女也不过如此,

  舞者开始轻轻的动了起来,她身体极有韵律的动着,众人的目光都被她的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忽张忽合,忽婉转又忽狐媚的姿态牵引住。

  场中安静极了,甚至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仿佛哪怕发出一点点声响都是对舞者的大不敬。

  舞者开始拍起节拍来,众人在她的节拍下不由自主的也跟着鼓掌,

  很快的,全场都就像一丝丝的涓涓溪流最后汇成了一个夏日的池塘一般,每一只虫、每片荷叶和每一声蛙叫都那么的和谐完美,就像你散步到一个池塘边的平常夜晚,那里带给你的一切都那么的闲适和完美。

  随着众人的有节奏的鼓掌声,舞者开始激烈的舞动起来,

  就像舞蹈到了**舞者和观众的互动,每一个完美的舞蹈都不是舞者一个人完成的,而是舞者用自己的身体、姿态和完美的表现征服了观众以后的一场多重奏的共鸣。

  随着观众的参与,舞者越舞越快,越舞身姿越像一道青烟般摇动,

  甚至场下的观众都看不清楚场上的舞者在跳什么了,但是他们越发疯狂起来,甚至有人开始高呼、吹哨,每个人都已经被这绝世的舞蹈迷住了,生出膜拜的心思。

  千云生皱起了眉,他看着宴席中的众人在沐雪晴浅笑低颦中的声音中越发专注和沉迷。

  “不对啊,沐雪晴是佛修,什么时候会了魔音惑众之术?”

  他心中突然一个机灵,冷冷打了颤,仿佛从最热的夏天突然掉进了最冷的冰窟里。

  他有了一个极其胆大但是又挥之不去的想法,这想法是这么的惊世骇俗,以至于紧紧的抓着他的心,让他心都差点紧张的失去了跳动。

  “因此,过几天城外围剿妖魔的行动,还要诸位多多支持。”沐雪晴总结性的说完,好看的弯下腰,浅笑的脸从千云生惊骇的眼神中划过,根本没露出一丝破绽。

  众人这时候仿佛突然被按下开关似的,一下都清醒过来,毫无异状的开始鼓掌和敬酒。

  这一刻,也随着众人一起鼓掌的千云生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傻瓜,当时自己拿了噬魂草就该远走高飞,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脚踩进泥潭里。

  ----------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