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九十三 新生

章九十三 新生

  千云生手势不停,又拿出一个兽魂符来,把里面的妖兽精魄生生的捏出。

  如果在之前,千云生肯定会对这种败家的行为痛心疾首,要知道一个兽魂符的相当于上百灵石,

  如果摄魂幡要靠这样的方法来摄取精魄的话,那就意味着它每摄入一百个精魄就要上万枚灵石,

  这简直是可怕的浪费。

  之前千云生在获得了五千枚灵石奖励的时候,还将之转化成了摄魂幡里的五百多精魄,

  而现在,如果要用这样的方法的话,摄魂幡里如果要再增加五百个精魄,则将近要数万灵石才行,

  这种消耗,简直是之前的十倍还多。

  当然,这些能制成兽魂符的符箓,本身选取的精魄的实力就比千云生买的那些炮灰要强,

  如果用这样的方法来帮助摄魂幡补充进一百多精魄的话,只会比之前五千灵石所获得的那五百多的精魄的战斗力还要强。

  之前千云生的摄魂幡里的精魄质量因为灵石的关系,不得已走了炮灰路线,因此质量很差。

  比如他与龟管事一场的争斗,就生生打掉了他两百多精魄,导致现在里面比较精品的精魄只剩下了几十个,炮灰级的精魄也只有两百多个。

  这样的实力,甚至比他刚来东海还差,那时候他摄魂幡里起码还有两百来个精品的精魄。

  不过现在情况特殊,事可从经,亦可从权,现在对于他来说,重要的是抓紧一切时间赶紧修复摄魂幡。

  虽然千云生也明白,这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毕竟这些好不容易制成的兽魂符,如果在平时,作为修士们的实力的一部分用出来的话,取得的效果也比拿来给他当了摄魂幡的食物要有用的多。

  但是千云生却不能这么算帐。

  这些兽魂符都是他以布阵的名义要来的,只有把这些符箓花掉了才能算是自己的,如果花不掉,可没什么能好处落到自己手上。

  毕竟这些兽魂符可以轻易的看出是不是用掉了,如果完好的兽魂符自己贪污个一两张可能城主大人不会那么在意,但是如果贪污的多了,比如几百张,恐怕再大度的主人也不会同意。

  但如果用掉就好办了很多,毕竟谁也不可能想到自己有摄魂幡这种吃魂魄的大户。

  而在平时的布阵中,出现那么一丝丝的错误和浪费,

  虽然稍微多了些,但在这样一个紧急的时刻,只要能拿出一个合适的、合理的理由,给我们可敬的城主大人足够的面子和台阶,想来轻易过关还是很容易的,

  至于以后会不会找后账之类的事情,还是先能扛过这一波再说吧。

  因此,对于牢牢把握住城主大人现在心理的千云生来说,立刻十分合理的提出了布置几个万兽大阵的方案来,

  因为,对于城主府来说,确实现在布置这样的阵法是不多的可行性方案之一。

  对于城主大人来说,如果现在告诉他,能用钱把对方砸死,想来城主大人绝对不会介意把密库里的灵石都搬出来。

  而这种万兽大阵的特点,就正好是其威力的强弱,全看魂兽符的多少,只要魂兽符够多,就可以发挥出极强的威力,可以说完美的符合了城主的土豪气质,真真正正的算是拿灵石砸人。

  这也是他密库里的诸多收藏里面,为数不多的立刻能转化为即战力的东西。这一点甚至连城主府的心腹们也不得不承认。

  当然,对于千云生来说,提出这么多好的建议,又自告奋勇的出人出力的搭建阵法,收取一些小小的酬劳实在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了。

  再说,这几个大阵也只是炮灰性质的,只要自己布置出来,谁又会真的在意是早一刻被攻破,还是晚一刻被攻破呢。

  所以虽然浪费了一些,千云生还是心安理得的继续着一张又一张的捏碎手中的兽魂符。

  他已经想好了,要借着这次机会,一鼓作气的把摄魂幡修好。

  也只有真的把摄魂幡修好,才能把他一身的战力发挥出来。

  随着千云生面无表情的一张又一张的把兽魂符捏碎,数百张之后,摄魂幡终于发出“咔、咔、咔”的轻响来,

  摄魂幡这会变了模样,

  就仿佛像是远古的祭台重新苏醒,或者是邪恶的灵魂重新汇聚,摄魂幡甚至飞离了千云生的手,独自飞舞到空中,就像是一个新生的人一般,越来越大力的想要拼命的呼吸周围的空气。

  千云生想了想不放心,从储物袋里又拿出一张隔绝符打在了之前已经设好的隔绝阵法之外。

  为了借口不让别人发现这里的一切,防止泄密,他早早的就已经搭建好了隔绝阵法,

  但眼看着摄魂幡的动静越来越大,千云生还是小心谨慎的又打出一张,这样一来他在里面闹出再大的动静也不怕了。

  他朝摄魂幡看去,这会幡面上的两道大裂里,都泛出黑色的光彩来。

  幡面扑簌簌的抖动着,就好像两块裂开的大地,被一种绝大的力量正在往中间用力的往一起挤,就像两块已经长久的分开的大地,各自产生了自己的意志,正痛苦的呻吟、挣扎、抗拒着这样一种合并,

  这种感觉就像母亲阵痛的分娩,似乎一切新生的孕育,都要用这种痛苦和呻吟的来作为一种注脚,似乎不如此就不足以证明这一场新生的艰难和伟大。

  千云生一边用一只手遥遥的控制住摄魂幡,源源不断的灵气维护住自己与它的联系,保持住自己对于它的绝对控制,

  另外一边则继续一张又一张的捏碎兽魂符,把里面的精魄一只只的喂给摄魂幡。

  而摄魂幡也在千云生这几乎不惜代价的喂养下,终于开始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变化。

  似布非布、似帛非帛的幡面上,一种气息越发的开始变得沧桑起来,本来一股外放的死亡气息反而被它开始收敜起来,更加有若实质的出现在幡面上。

  幡面上本来已经异常模糊的一张张鬼怪的脸庞变得重新清晰起来,甚至这些脸庞还诡异的在幡面上流转,就仿佛如活了过来。

  千云生不敢怠慢,忙了数个时辰,终于到了修复摄魂幡的关键的时候,他继续加大灵力的输出,还打出数个辅助符箓,帮他一起,稳稳的把局面控制住。

  ----------

  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