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九十七 鲍老

章九十七 鲍老

  城主府外,一道灰色的身影偷偷的溜了出去,

  他身如鬼魅,行动和跳跃之间就像一道淡淡的烟雾。如果不是有人仔细看的话,只会觉得仅仅是一道微风从身边拂过。

  这道微风先是从城主府西边的花园里吹了出来,接着朝院子里一个目光很难触及的夹角刮去,然后顺着院墙根刮到院墙顶,最后又刮了出来。

  出来以后,这道影子似乎对这附近的地形极为熟悉,直接就朝府外的一条小水沟里扑了进去。

  鲍老站在远处的一间屋子的屋顶,静静的看着城主府外发生的这一切,

  等到千云生的身影快要消失的时候,他才站起身来活动了活动关节,小声嘀咕道:“老了就是老了,才吹了一个晚上的风,竟然都觉得关节不那么灵活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身形已经轻轻一闪,身体表现出与自身绝不相符的灵活来,连续的几次跳跃后,现场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他这么一个人一般彻底的消失干净了。

  千云生顺着地下密如蛛网般的地道悄悄朝温泉的方向潜去,把城主送走以后,又花了数个时辰,他总算把大阵搭建出雏形来。

  不过他还是小小的留了一手,没有跟城主大人说实话,那就是所谓的三个添加灵石的阵法核心,只有两个是真的,还有一个则是一个小型的空间传送阵,

  所有的添加进那个洞口的灵石,都会传送到千云生现在将要去布设的位置。

  也就是说,一旦阵法真的开始启用以后,城主大人安排的心腹们为了保证大阵的运转而傻傻的往大阵里丢进去的灵石,至少有三分之一将要传送到千云生马上要去准备的那个地方来。

  到那个时候,不管战斗打成什么样子,不管是胜是败,只要那个接收阵法的位置不被摧毁,

  千云生一旦到了安全的位置,再重新搭设一个接收阵法出来,就能轻松把这些灵石再一次的全都传送到自己手里。

  因此,关键就是,千云生必须要找到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搭建一个中转的阵法,来接收、保存和未来再一次的传送这些灵石。

  而这个地方,千云生早就考虑好了,就是稽下城内的温泉下方。

  首先就是温泉下方的地热本身,经过这么多万年的演化,早就把下方的地形掏的如蛛网般复杂,各种岩浆和溶洞冲出的弯弯绕绕的岔路数不胜数。

  自己只要深入其中,找到一处近期不会被地热冲击到的、足够隐蔽的位置,就可以布设下阵法然后把出口处堵住,就自然变成了一个足够隐秘的位置。

  千云生选择这处也是有充分考虑的,因为有地热的关系,地热的下方极为的炎热,除了炼气士有特殊的防护手段以外,一般的凡人根本没有可能能深入到千云生布设阵法的位置。

  这么一来,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不太可能有人会轻易下来,这也大大减少了暴露的可能。

  千云生一边迅速的前进,一边把自己的计划想了一遍,内心一阵火热,

  他甚至都能想到,几乎没有人会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从城主府里套出灵石的。

  大战开始以后,只要自己布设的那几个阵法发挥作用,城主府的那些人为了自己的小命,也会拼了命的往里面塞灵石,

  这样一来,自己根本没有过手,就可以顺利实现赚取灵石的计划。也不知最后能给自己带来多少灵石?是一万还是十万?想想千云生都觉得无比的激动,

  他悄悄的从怀里把一颗火红的石头拿了出来,这是火炎石,也是千云生从城主府领出来的宝物之一。有了它,自己就可以借着这件宝物的保护,尽可能的深入到地火的内部。

  当然,这样的东西想要贪污下来是不可能的了,自己领出来的东西太多,因此城主府的管事们盯着自己很紧。

  但是稍稍借用一会还是没什么问题,反正最后可以解释说没用上,然后还回去就好了。因此,对于千云生来说,必须要快去快回,还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这也是为什么千云生直到后半夜,才把阵法一封,打开那个自己亲手设的玄阴幻阵,假装自己还在阵内,然后才悄悄溜了出来。

  他所作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隐蔽。

  “谁?”

  千云生虽然跑的飞快,但一路上他还是把警觉提到最高,没想到神识里突然发现了异常,

  他迅速的停身,连忙把掏出的火炎石塞了回去,站定脚步,一只手搭上储物袋,冷静的轻喝出来。

  远处的黑暗深处如水波般的晃动了一下,从根本没有人的位置上,闪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保养极佳,脸上仅有的几条皱纹和略微花白的头发赋予了他一种阴沉的气质。

  “鲍掌柜?”

  千云生眼神一缩,对方的障眼法极为高明,竟然在这么近的地方才微微的让自己的神识里有了点异样,看来对方的身手也很了得。

  千云生心中微微评估了一下对方,

  再想到之前和对方打了两次交道,自己也没有发现对方的任何异样,对方还成功的卖过给自己看似“捡漏”的卷轴,

  这些与对方打交道的经历一瞬间都从千云生心头划过,顿时让他有一股凉意涌了上来,仿佛自己都像是被别人整个看透了般的感觉。

  更何况这么晚了,对方特意堵在这里,怎么看也不像是偶遇。

  千云生虽然心中微惊,眼神中还隐蔽的四处巡梭寻找着撤退的路径。但他的嘴上也不闲着,还颇为潇洒的呵呵一笑道:“这稽下城里果然藏龙卧虎,没想到掌柜的竟然也真人不露相,倒是千某眼拙了。”

  鲍老姿态从容,掸了惮衣服,千云生的速度不慢,他看似追的轻松,其实也让他大为惊讶。

  他缓缓地点起一根烟干,深深的吸了口,才用一种古怪之极的声音说道:“看千小友这路线不像是出城的路线,你到现在还不出城逃走,莫非你还有什么依仗,能扛得住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千云生内心一颤,老家伙们果然都不好惹,之前城主大人如此,眼前这个也如此。他皱眉问道:“我怎么听不明白掌柜的意思?”

  鲍老仿佛看透了他一般的笑了笑,吐出一道道烟圈道:“也许沐雪晴的玄天姹阴魔音大法能骗过城主府里的那些笨蛋,但我知道,肯定骗不过你。”

  “我好奇的是,你既然已经知道沐雪晴不是真的沐雪晴了,怎么会还敢呆在稽下城里呢,莫非还有什么依仗不成?”

  千云生心中一凛,对方既然敢于大大咧咧的在他面前现身,还敢大大咧咧的把话挑明,看来今天肯定是无法善了,

  想明白这些,他干脆手一抓,储物袋里的摄魂幡立刻就被他招了出来,立在身前。

  随着摄魂幡被千云生招出,一时间,整个地下的空间里,突然就如掉进了一个冰窟一般,就连鲍老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千云生的周围迅速异化,周身的空间里就如幽幽泣泣的藏着数不尽的暗灵。如果精神脆弱点的,就会觉得自己像是正身处夜晚的坟地。

  空间里的阴影处也都活了过来,各处的幽影里似乎有什么妖魔鬼怪要从中间探出头来。

  第一次,完全修复好的摄魂幡被千云生擎在手上,高高的扬起。

  一瞬间,随着摄魂幡被他祭出,场中的气氛一霎那就变得异常的诡异。

  千云生摇动着摄魂幡,

  空间中立即就像炸了锅一般沸腾起来,激荡的阴气在摄魂幡刚刚被千云生从储物袋里招出来的一瞬间就充斥着他的周身。无数的阴火在阴气中幽幽的冒出头,开始燃烧,就仿佛他身边的空气都被他摩擦的噼里啪啦的点燃。

  千云生浑身魔炎环绕,看上去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的幽鬼,这些魔炎都黑的发亮,如漆如墨似的。而那些燃起的幽幽阴火则围绕在魔炎周围,更添阴森。

  千云生周身的黑炎一吞一吐,无数的魂魄排列在他的周围,在摄魂幡的带领下,所有的魂魄都仿佛有心跳似的,一伸一缩的跳动着,那些魔炎带着法宝的特有的恐怖压力释放出来,一圈圈的波纹晃动着,一齐往鲍老处冲去。

  千云生把摄魂幡抓在手上,一时间信心大增。

  他从牙齿缝里发出冷的仿佛如冰块般的声音问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