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九十八 伸量

章九十八 伸量

  “咦?”

  鲍老不禁叫了出声。

  在他的情报里,摄魂幡应该还是一柄破破烂烂的法宝才对,没想到他竟然看到千云生拿出了一柄完整的摄魂幡。

  见到这柄幡,鲍老眼前一亮。他并不急着回答千云生的问题,反而见猎心喜的有意掂量起他的斤两来。

  他的眼神微眯,轻轻吹一口气,“呼”的一声,把之前喷出的道道烟圈猛地朝千云生那边吹过去。

  这些烟圈极为古怪,不但聚而不散,反而越扩越大。

  千云生见鲍老出手,也手一挥,身边的魂魄悉数往前一指。没想到这些飞出的魂魄纷纷被这些古怪的烟圈落下罩住,一时间竟然无法摆脱。

  “簌”,

  鲍老欺身而上,一阵风声袭来。千云生也一点脚下的青鲨靴,身子飘荡荡的朝后退去。

  一杆还带着星星点点的火星烟丝的烟杆头从虚空中鬼魅的露了出来,敲在千云生原来站立的地方,点在空处。

  鲍老来的极快,瞬息之间就飞过不短的距离,如果千云生这一下不及时后退的话,被滚烫的烟杆头这么点上一下,铁定就要受伤了。

  千云生退后一步,大声念诵道:“生长于地狱的魔灵啊,请听从我的指示,成为我的臂膀”

  还没等他念完,又被鲍老狂攻上来的烟杆强行打断,只能狼狈的后退。

  鲍老一边打,一边还啧啧有声的评道:“咦,这招不错咦,这下挺有新意”,搞得就像千云生在和他喂招一般。

  虽说他嘴上说个不停,手上却丝毫不放松。一根烟杆围着千云生一下重过一下的敲着,处处不离他周身的险要。

  这烟杆也不知用的是什么材质,仅凭着它,就把已经祭出摄魂幡的千云生压到了下风。

  而更让千云生尴尬的是,自己刚刚放出的魂魄统统被鲍老困住。

  那些魂魄虽然还能在他的指挥下左冲右突,但就是冲不破烟圈的环绕,这让千云生本来因为修复摄魂幡后高涨的自信一下被打击掉了大半。

  而且更为吊诡的是,千云生越打越觉得对方对自己的功法极为的熟悉,处处都打在自己最难受的地方:比如刚才的念咒,每一次对方都能在自己快要完成的前一刻把自己打断。

  这导致自己现在只能凭着自己这柄摄魂幡的本体硬抗对方的烟杆,而摄魂幡的种种妙用几乎都发挥不出来。

  要不是自己彻底的把摄魂幡修复了,还利用魔龙之指大大提高了强度,让摄魂幡变得更加坚硬,他还真没有自信仅凭着这幡就能硬抗住对方的攻击。

  千云生心中大急,看对方游刃有余的样子,他知道现在已经落了下风,如果再没什么奇招的话,落败恐怕就是早晚的事情。

  而且从刚才对方透露出的只言片语的信息,鲍老很可能就是整件事的幕后黑手之一,

  再想到妖魔的诡异手段,千云生不禁打了个寒颤:自己就算是死,也不能落到对方的手上。

  千云生越想越觉得恐怖,他心中生出一股凶戾之气,决定奋力一搏。

  他一抖手,丢出几十颗种子来。这些种子一飞出来,都在千云生有意的灵力控制之下,“蓬”的变成了各种藤蔓:有毒的、有坚韧的、还有巨大的尖刺的,一起朝鲍老飞去。

  结果鲍老根本不去看这些飞来的藤蔓,手一抖,烟杆里抖出一粒火星来。

  这粒火星绕着鲍老转了一圈,千云生打出的那些藤蔓就像是遇到了克星一般,只要稍稍沾上一点,就都化成了灰烬。而鲍老则继续如影随形的贴着千云生,不给他一丝拉开距离的机会。

  千云生看着轻易就被摧毁的藤蔓,心中一叹,自己的这些木修手段在更高的争斗中是越来越没有什么用处了。

  从船上到临海城再到稽下城,给自己的帮助已经越来越小。看起来如果能度过这一劫,以后真的需要准备更多掩护身份的手段才行。

  看来自己的立身根本还必须是鬼道的功法才行啊!其他的,只能是掩护,掩护!

  想完这些,千云生眼神转厉,又伸出手往储物袋里摸去。

  对于他来说,这样的近身缠斗最为吃亏。因为他的法宝是摄魂幡,最好的办法肯定是通过摄魂幡的种种神通,和自己的魂魄配合与对手纠缠。

  就像对之前龟管事一样,关键还是要把对方纳入自己的节奏,

  为此他还特别练出了魅影步配合摄魂幡。

  而现在的情况则特别劣势,自己被对方一直压着,根本没办法脱身。放出的魂魄也被他的烟圈缠住,发挥不出作用。

  对于千云生来说,就是最憋屈的打法了,几乎处处都是在用自己的短处打在敌人的长处上。

  这也让他暗暗的发誓,未来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加强自己的近战的能力,不能一近战就被对方压住,几乎没有了还手之力。

  这些心思,其实都是千云生一瞬间电光火石间的想法。他见鲍老的一根烟杆神出鬼没的又攻了上来,终于忍不住的又从储物袋里一掏,

  一张金灿灿的保命符箓就被他拿了出来。

  他总算看明白了,对方的实力比自己强大太多。刚才之所以还能支撑这么多招,应该是对方要抱着活捉自己的心思。如果对方真的用尽全力,恐怕用不了几招自己就得吃亏。

  因此,趁着他还能拼命的时候,千云生把城主大人送的保命符箓都拿了出来。这还是城主大人发给众人,以备万一大阵不济,众人拼命用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用上了。

  “不错不错。”鲍老看千云生拿出那张符箓,反而气势一收,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压迫上来,不让自己顺利的发出符箓,反而是赞许了两句退了回去。

  就在这时,刚才鲍老用烟圈框住的众魂魄们,也因为烟圈终于绷不住了,“忽”地崩散,全部冲了出来,千云生乘机把那些魂魄也收了回来,绕在自己周围。

  有了这么多魂魄在身,千云生心神大定。不过他还是很清楚自己与对方的差距,干脆一手擎着摄魂幡一手举着那张符箓,做好了随时拼命的架势,死死的盯着对方。

  鲍老退回去后,先是猛烈的咳嗽了两声,又“吧嗒吧嗒”的吸了两口烟才恢复过来。嘴里嘟囔着:“老了老了,真是不中用了。”

  接着才朝千云生看了过来,看他紧张的样子,咧开嘴一笑,开口道:“你小子,看着一身本事,似乎是万鬼宗一脉的吧?”

  千云生皱了皱眉,他看出对方似乎并不是真的那么的有敌意,想了想回复道:“鲍掌柜慧眼如炬,连晚辈的跟脚也瞒不过前辈。”

  鲍老点了点头道:“要不是你刚刚使出那些招式,我还真没认出来。”

  接着又微嘲道:“你隐藏的还真够深的,也难怪,咱们鬼道这么多年下来,胆子大的都死了。能留下来的,恐怕也都是你这种胆小的了。”

  虽然说了几句,他见千云生还是紧张地盯着自己,根本没有放下戒备。

  他摇了摇头,吧嗒两下烟杆,发现很难用三言两语让对方放下防备。

  他想了想,干脆把浑身的气势毫无保留的猛放出来。一股绝大的凶戾之气根本无视千云生布下的重重阻碍,一瞬息间就冲到了千云生的面前。

  千云生就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头洪荒恶兽盯住了,就如一条巨龙叼住了食物般,不但一个指头都动不了,甚至连灵魂都在打颤。

  他心中大急,绝对的实力差距下,之前所有的准备都变成了无用。

  他现在除了两个眼珠能不停的晃动来显示他内心的焦急和急速开动的大脑外,甚至连捏在手上的金色符箓都打不出去。

  摄魂幡里的那些魂魄更加没了什么用处,纷纷被对方的凶戾气势压制的缩了回去。

  正当千云生以为位自己陷入了从来有过的重大危机时,只听得对方淡淡的开口道:

  “行了,千小友,把东西收起来吧,我们谈谈。”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