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零一 缘分止

百零一 缘分止

  见鲍老没有出声,千云生识趣的也没再多问。

  对方既然不想说,想来自己多问也是无意义,

  于是他郑重的说道“前辈对晚辈的大恩大德,晚辈没齿难忘。晚辈这次若能侥幸逃出生天,定然不负前辈的托付,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说完还用鬼道的天道誓言又念了一遍,念完的一瞬间,千云生就觉得自己似乎在冥冥中就和鲍老有了某种联系。

  鲍老满意的点了点头,手一抖,一道灵气打进千云生的额头,千云生立马就觉得有了一张清晰的地图印在了脑子里。

  鲍老笑道“这地图被我用鬼道功法特别处理过了,如果你被抓住或者搜魂,这地图立马就会被破碎掉。”

  “现在你也不用急着强记,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只要默默回想,这地图自然就能重新浮现出来,等你观想三次以后,这地图就会彻底消失。”

  “凭着炼气士的记忆,想来这三次也足够你用了。”

  千云生本来还想立刻就去观想那张地图,被鲍老这么一说竟然还有三次的限制,暂时忍下,干脆不急着去想。

  他又问了一个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前辈为什么要如此帮我?”

  鲍老笑了笑,悠悠的说道“我多希望曾经的自己能有你这样的机会,能没有门派、长辈、家族、仇恨的负担。”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丝可能性,这丝可能性是曾经的我可望而不可求的。”

  “未来的路上,你一定会经历更多的艰险、困难、阻碍,甚至无限的接近死亡。但你也要记住,你也一定会遇到我这样的帮助。因为对于我们这些已经陷入绝望深渊的人来说,希望就是一粒最宝贵的种子。”

  千云生隐隐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又觉得似乎什么都没抓住。

  他皱着眉又问道“晚辈怎么听不明白?”

  鲍老伸手止住他继续问下去,说道“多想无益,到时候你自然就会明白了。”

  “现在我来讲讲你们的处境吧。”

  “其实你们的心思我也明白,你们恐怕还是想等着峨山派的支援吧?”鲍老问道。

  千云生神情微动道“难不成连峨山派也没了指望?”

  鲍老道“我不能说出它们的名字,也不能说的太详细,否则很容易被它们感应到。你只要知道,这涉及大能间的隐秘就行了,现在峨山派已经自身难保,那些大能们也不会轻易就让他们影响整个东海的形势。”

  “你一定要明白一点,只有不影响整个东海的形势,你才能有希望逃脱。而如果你们能成功把峨山派引到稽下城来的话,就破坏了大能们的意图,这样想你也应该能明白,你们的想法是绝对不可能实现。”

  千云生倒吸一口凉气,终于把握住了大局。

  他苦笑道“打也不能打,逃也不能逃,您老说的生机到底在哪里呢?”

  “我不知你怎么想的,如此死局下竟然还不逃。不过也还好你没逃,否则我也没办法,只能把你抓回去了。”鲍老说完如此矛盾的话,自己也笑着摇头。

  千云生更加想不明白了,心中仔仔细细的想了一圈,也没想到生路在哪里,他望着鲍老,干脆摊手问道“您老说的生机到底在哪里,我怎么感觉简直就是一个必死之局呢?”

  鲍老道“虽然我不能给你指一条明确的路径,但是我可以给你指一条明路。”

  “你回到城主府以后一定要细心观察。他们张家统治这稽下城已经数百年之久了,除了这几代越来越不行,都是凡人外,最早的几代还曾经出现过大能修士。”

  “因此他们定然有保命的底牌,而这,就是你能躲过这次灾祸的唯一机会。”鲍老说完,又重新吧嗒起烟杆来。

  千云生眼前一亮,猛的站起身来,来来回回的走了几步。

  接着他又颓然的坐下道“城主府数百年经营,您老想我在数天内能就找到关窍,是否太高看小子了?”

  鲍老冷然道“假设生命是一条迅急湍流的河流,而那些比你更富有、强大、资源更多、资质更好的人则就是比你位置更好的鱼。如果你不努力前进,就会被身后的万丈深渊吞没。这时候你还有机会抱怨什么吗?你是抱怨命运的不公,还是抱怨别人比你的位置更好”

  “你会发现抱怨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因为你根本没有抱怨的时间,只能奋勇前进,努力一个又一个的超过他们。因为你自己也知道,如果你做不到,你无法前进,那么就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被深渊吞没。”

  千云生心中一凛,自从见到鲍老后,自己果然生出了依靠之心。他诚心诚意的拱手向鲍老道“前辈说的对,小子受教了。”

  鲍老点了点头,还算孺子可教。

  他看出千云生生出了一丝沮丧之心,这丝沮丧之心现在可能还不觉得有什么,但一旦种下,到了关键时候,就能被催发出来,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此他才出言点醒。

  接着又仿佛想起什么的叹气道“相信我,如果你没有逃走,以后发生的事情,绝对是你根本不想经历的。”

  千云生点了点头,心中生出一股强大的动力来。既然没了退路,他反而放下了一切的包袱,就算是死,也要轰轰烈烈一番。

  鲍老上下打量了一番千云生,看他爆出绝大的信心后,赞许的点头道“本来还有一物,我正犹豫着要不要交给你,要知道这个东西虽然是一件保命的利器,但也很容易让你生出依靠的想法来,反而会阻碍你置之于死地而后生了。”

  “不过看你刚才的表现,我还是给你给你吧。”

  接着一丢手,一件红通通软绵绵的东西丢到千云生面前,被他一把接住。

  只听得鲍老续道“这叫凝血宝甲,已经是一件准法宝了。这宝甲你炼化以后,他会藏在你身体的表面,和皮肤融为一体,只有当你受到攻击的时候,会自动浮出护主,和你别的防御都可以叠加使用,也算是血炼宗一件宝物了。”

  鲍老一丢手,又丢过来一张卷轴道“至于未来怎么把它升级成法宝,办法都在里面了。”

  千云生拿着凝血宝甲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心中窃喜,有了这层防御,一下保命的机会就要大了很多。

  连忙诚心实意的再次朝鲍老拜去。

  鲍老并不受他的礼,而是长身而起,叹息道“能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就要看你的了。”

  好了,你我缘分就止于此,未来就算相见,我也不会留手,只会痛下杀手。

  接着用两个眼睛炯炯的盯着千云生道“你记住,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想办法活下去。”

  说完这句,他不由得想到那个用千云生的气息做的魔女,最后又会跟他生出什么样的瓜葛来呢?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