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零二 勾心斗

百零二 勾心斗

  千云生悄然潜回城主府。

  鲍老的话像一颗种子般般狠狠地扎进了他的里,

  生命、过往、未来。。。这些平时无比模糊的问题像蔓藤一般全都缠绕在他的心头,让他忍不住的想要长啸出来。

  他干脆走出阵法道:“快去禀告,我要见城主大人。”

  当他再一次见到城主大人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城主大人脸上的两个深深的黑眼圈已经出卖了他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的事实。

  他的脸色很差,走进房间前,千云生还听到城主大人在那里责备下人。

  不过等他走进去以后,城主大人又换回了一副和气的脸庞。

  “这么晚了,千仙师这么急的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城主大人一如既往的和气。

  千云生低下头,缓缓开口道:“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大人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杀死了沐雪晴,那么峨山派会怎么对我们?”

  城主大人愣住了,他不明白千云生怎么会突然跑过来问自己这么一个看起来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

  他心中有些不快,几天没有好好的休息已经让他身为一个凡人的身体觉得开始不堪重负了起来。越来越多的琐碎的事情都需要他来决定,也让他感受到了压力。

  但一想到千云生暂时还有用,他还是按住耐心的仔细想了想,

  然后皱眉道:“自然是对我们大加赞赏了,毕竟是我们挫败了妖魔的阴谋,还救了稽下城里所有的百姓。”

  千云生摇了摇头,叹道:“可是沐雪晴已经死了,甚至如果大人用了光明琉璃焰的话,那么很可能她就会连渣都烧得不剩,那到时候我们又怎么能证明沐雪晴入魔了呢?”

  城主大人先是一愣,然后瞬间明白了过来:“你是说我们还要想办法留下她入魔的证据?”

  千云生用力的点了点头,

  他前面已经不着痕迹的趁着城主大人思考的时候,隐蔽的丢下了好几颗种子,这些细小的种子一落到地面上就都咕溜溜的滚到了地板的缝隙里。

  然后他一边说话一边开始控制这些种子朝几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移去,

  他开口道:“我想城主大人也不愿意冒着一个可能要担起杀死峨山派弟子恶名的风险吧?”

  城主大人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下道:“千仙师说的也有道理,虽然我们有足够的把握能确认那个女人已经被妖魔占据了,但是如果能拿到确切的证据我们还是应该尽量拿到证据。”

  千云生笑了笑,落在城主眼里就像是在赞扬他的从谏如流,实际上则是他看着自己偷偷洒出的那些种子都已经成功隐蔽。

  “大人英明,我也是刚刚想到这件重要的事情。又怕大人已经对于怎么围杀沐雪晴的方案准备齐全了,因此才急着见你,希望不要在如此紧张的时候,还让大家重复工作。”千云生解释道。

  城主大人叫来身边的一个管事,当着千云生的面又重新安排了一下,接着对千云生说道:“千仙师考虑的是,我让他们在之前的方案上稍稍改动一下就好了,倒是不影响什么进度。”

  千云生看着自己洒下的种子在自己的灵力的催动下,已经悄悄地扎根到砖石的缝隙里去,慢慢的生长出来了,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城主笑道:“这种小事,其实千仙师不用这么辛苦专门下来一趟。你只要告诉身边的管事,让他们带话下来就行。”

  千云生摇头道:“法不传六耳,事关整个事情大局,我还是专门下来和城主大人沟通最保险。”

  说完才抱拳告辞。

  回到地面,千云生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

  他重新坐回到大阵里,开始专心盘膝坐下。

  他丢在密室里的种子有好几个种类,有专收音的、也有专门记录图像的、还有一种能随时随地的监视密室里的灵气浓度的,对于厉害的宝物都有特别的敏感度。

  整个密室的防御十分齐全,包裹着厚厚的吸灵石,可以彻底挡住任何从外部的窥探。

  但是这却难不倒千云生,他刚刚丢出的种子最大可以记录一整天的时间,他只要在这个时间内,找个借口再重新进入密室,然后把种子换过来就行。

  这么一来,相信密室里所发生的一切,都逃不出他的监视了。

  “如果真如鲍老所说,他们要是有什么后手的话,相信不可能一点马脚都不露。”千云生把自己的计划又想了一遍。

  他之前没有想过监视城主大人,也是因为对于自己和城主大人商量的这套办法太过自信,或者说是对于峨山派太过自信。

  现在千云生发现,当争斗的层次已经远远超出了峨山派所能触及的范围时,那他们这些人还在拿峨山派作为筹划的砝码,简直就是件愚蠢的事情。

  “还是知道的太少啊,而且城主大人肯定也有所保留。”千云生微微一叹。

  搞不好对方也是拿自己炮灰一般看待的心思,只是借用自己多拖延点时间罢了。

  想到这里,千云生呼了一口气,现在有了鲍老的情报,那到底最后谁是螳螂谁是黄雀,倒真的就说不定了。

  千云生捏了捏手,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又燃起了一股争斗的雄心。

  他一翻手,把鲍老赠送的那件凝血宝甲拿了出来。

  自己本来就有一件二阶的灵具护身,但是随着争斗等级的越来越高,明显在防御上已经不够用了,因此鲍老送来这件凝血宝甲,真是太及时了。

  而且这件宝甲已经到了准宝甲的级别,还有自动护主的能力,千云生翻来覆去的拿在手上看了半天,各种爱不释手。心下暗道:“这绝对是一件保命的利器啊。”

  “看鲍老给的说明上,这宝甲原来是血炼宗的核心弟子才能拥有的精品防具,只是可惜随着鬼道零落,这血炼宗也成了历史,唯一能留下来的就只有这祭炼宝甲的方法。不知道什么机缘被鲍老得了去,随手练了这么一件,没想到最后便宜了我。”

  他把鲍老给的卷轴看完,呼了口气,心下暗喜。

  这下他再不犹豫,猛的掐诀,就要把这凝血宝甲炼化进身体里面去。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