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零三 山雨来

百零三 山雨来

  终于到了关键的最后一天。

  城主大人胸有成竹的站在高台上,看着府里布置好的一切。

  广场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灭魔阵,只要沐雪晴一踏入其中,大家就有足够的信心可以把她炼成飞灰,变得万劫不覆。

  当然,原来的计划是沐雪晴一踏入其中,就要第一时间把她置于死地,但在千云生的提醒下,大阵稍稍做了改动,在第一波攻击中略微的减轻了那么一点威力,

  在城主大人左边的厢房里,隐匿着的是清一色的木修,而右边厢房里则隐匿的都是火修,别的几个位置则分别隐匿着火修、水修和土修。

  这是第二重保险,如果真的当大阵也困不住沐雪晴的话,这些修士们就会纷涌而出,绕着广场的外围,组成一道五行大阵。

  虽然在千云生的眼里看,这些修士单个来说还是太弱了点,但是这么多数量的修士一起出手,就算他已经炼化了凝血宝甲,也不愿意真的去感受一番。

  千云生站在城主大人的身边,疑惑的问道“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没看到张公子参加?”

  “呵呵。”

  城主大人笑了笑,为了掩盖自己的黑眼圈,他脸上甚至还薄薄的涂了一层粉,这让站在他近处的千云生下意识的别过头去。

  “小儿今天突然身体有点不适,所以我就让他暂时在密室里休息了。”城主人略略一解释,脸上的粉就簌簌簌的往下掉。

  “原来如此。”千云生点头,仿佛一点都没有感觉不对,和城主大人对视一笑,两个人都露出一模一样的狡猾笑容来。

  城主大人不愿深谈,而是转移话题问道“千仙师准备的那几样阵法,回头使用的时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千云生躬身道“请大人放心,我这两日反复确认过了,如果妖魔真的攻了过来,绝对能让他们大吃一惊。”

  城主大人点了点头,正准备再问,突然府外传来高亢的声音“峨山派沐雪晴到。”

  城主和千云生均都精神一震,准备了这么久,最重要的时刻终于要到了。

  魔女站在西山上,远远的遥望着城主府今天特别的样子,转过头笑盈盈地问身边的鲍老“没想到千云生竟然能有这般厉害,就连鲍老你出手,竟然也没有把他留下。”

  鲍老苦笑道“属下没用,没想到他手上还有一张保命符箓,一时不查,竟然被他逃回了城主府里,属下办事不利,还请主人责罚。”

  魔女并不急着回答鲍老,而是远远的看着沐雪晴走进了城主府里,才歪过头来笑着盯着鲍老道“您老说笑了,这么多年下来,您老办的事情,哪一样主人不满意。”

  “只是可惜啊,只是可惜啊,这养人有时候就跟养狗一样,就算喂再多肉骨头,也都是喂不熟的。”

  鲍老心里一惊,还在猜测是不是自己哪里暴露了。刚想说话,突然就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再动一根手指,哪怕连转一下眼珠也变得困难。

  魔女轻声叹道“主人也知道,你们人类终究就是人类,不可能真的忠心于我们魔族,但他也没想到你会在这种时候选择背叛他。”

  “你们这种最低贱的种族啊,欲望最强、死亡最快。如此弱小的躯体竟然因为荒荡乱欲所以能生产出最多的个体,更何况,你们还有着最贪婪无耻、狡诈癫狂的性格。哦,对了,你们还喜欢背叛。”

  魔女提高声量道“但主人还是选择了你,他觉得你与他们都不相同,因为你对人类有着最恶的仇恨和最深的复仇之心。”

  魔女一边说着,鲍老一边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越来越痒起来。那种痒是触及到骨骼和灵魂的,就仿佛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上面爬。

  “可是最后,当你成功复仇以后,你还是放弃了主人赐予你的尊荣。”

  魔女死死地盯着鲍老的脸,看着他的皮肤下钻出一条又一条的小虫。

  她轻蔑一笑,舔了舔嘴唇说道“本来如果你表现的足够好,主人是不介意耗费神力给你做魔气灌顶的,到时候你就可以真正成为我们伟大魔族的一员了。”

  “可是你放弃了。你选择背叛一个如此高贵的伟大的存在,而愿意和一群肮脏、渺小、卑鄙、无耻的存在呆在一起。”

  “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愿吧。”

  魔女说完,头也不回的朝鲍老相反的方向走去。

  “哗”的一声,鲍老的身躯里渗出了无数的虫子,一下子从每一寸发肤中冲了出来。这些虫子爬出来后,仿佛朝拜一般,朝着魔女的方向围成了一个圈。

  “有时候就连这虫子都比你们人类忠心啊。”

  魔女看着它们叹息道,说完直接挥了挥手。

  “去吧,给我把他们都吃干净。”

  虫子们仿佛听懂了魔女的命令,一个个吱吱叫着纷纷钻进了土里。

  “蓬、蓬、蓬”

  同一时间,城主府的上空,三束礼花一跃而上,姹紫嫣红的,煞是好看,

  这是迎接贵宾或者城主出城时才能有的盛大典礼。

  顺着这三声传遍全城的礼花声,沐雪晴袅袅的走进了城主府里。

  沐雪晴今天打扮的十分素净,唯一特别的地方只是把本来盘着的长发全部都放了下来。无数的青丝随着她的移动随风飘逸着,仿佛像是跳舞般的在肩头飞扬着,摇曳着。

  城主大人眯着眼盯着沐雪晴一步步的踏进广场里来,他的眼神炽烈,眼看着对方一步步的就要踏进自己的陷阱。

  沐雪晴身姿妙曼,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她正好在走到大阵边缘的时候停了下来。

  她仰头笑着朝高台上的众人大声道“城主大人,时辰快到了,我们赶紧出城吧。”

  她的声音在今天仿佛异常的好听,虽然说话的音量不高,却清晰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城主大人一愣,眼看着对方就要入局,没想到竟然停了下来。

  只好耐住性子的哈哈道“沐姑娘说的对,老夫正要请姑娘来到这高台上来,一同检阅完队伍,就一齐出发。”

  沐雪晴抿嘴一笑,那身姿就像她就只站在原地,轻轻的一抬手,却有着摄人心魄的美妙来,似乎她的一颦一笑都有着绝大的魅力。

  广场上静的像是可以掉进一根针,每个人都望着沐雪晴一个人在那里说话、表演。

  沐雪晴笑道“大人莫非忘了我是佛修,您这些繁文俗礼可不是我们出家人所欣喜的,依我看来,这些劳师动众、繁文缛节的并没有什么必要,我们还是尽早出发吧。”

  城主大人也是颇有城府,见沐雪晴竟然不愿上当,依然笑眯眯的道“沐姑娘说的是,那要不你就早点上来,我们立刻一起出发。”

  正当暮雪晴还待再说什么的时候,千云生突然在城主身边大吼道

  “不对,赶快动手,她在拖延时间。”

  说完猛的纵身一跃,按下一个早就给城主大人准备好的传讯阵法。

  “蓬”,

  一道巨大的血红色烟火升上了天空,这是动手的信号。

  “嗡”的一身,随着这道血红色烟火一起的,是一道水幕般的护城大阵也随着升起的烟火一起,缓缓的打开。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