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零六 异象生

百零六 异象生

  魔女优雅站在城楼顶上,陶醉的看着稽下城发生的一切。

  她眺望着因为护城大阵变得血红而开始惊慌失措、四处奔走的人群,仿佛看到了无数的蚂蚱想要逃出顽童布成的陷阱,却一个个被守在洞口的孩童好奇的捏死。

  她的一只如柔荑般的玉手正轻轻柔柔的按在护城大阵上,另外一只则捏着一个喉咙里冒着血,只剩下“嗬嗬嗬”的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士兵,他身上的鲜血则不由自主的往大阵里涌去。

  直到这个士兵彻底咽气以后,她才撇了撇嘴把他丢下。

  她那细长的眼眸轻轻一抬,望着剩下来的一群躲在墙角,死死的捏着手中的武器犹豫着要不要冲上来的士兵们,抿着嘴妩媚地笑道

  “你们人类最没用的就是理智和勇气,前者告诉你们不要送死,能多苟活一会就多苟活一会;后者又告诉你们最好现在就来送死,总要好过过一会你们会被我像一群过街的老鼠一般窝囊的捏死。”

  她笑着捂住嘴,轻声叹息道“所以你们到底是会冲过来,还是赶紧逃走呢?我真的好奇你们这群臭虫一样的东西到底会怎么选?”

  “来吧,把你们人类最自私最黑暗的一面展现给我看吧。”

  说完,轻轻一弹,一个躲在人群中的年轻士兵,被魔女这么轻轻的一下,“啊”的一声,就死死的捂着潺潺冒出鲜血的脖子,眼睛睁的大大的,不甘的倒了下去。

  奇怪的是,这个倒下的尸体里冒出的血竟然蜿蜒匍匐着朝大阵处流去。

  魔女的这个动作就像给众人已经紧绷的神经上加上了一块重重的砝码,直接让所有人失控。

  “兄弟们,冲啊!”,

  一个领头模样的军士彻底崩溃了,他挥舞着手中的刀,带头扑了上去。他已经受够了这种被死亡折磨的感觉,有时候这种等死的折磨甚至比死亡本身还要可怕。

  魔女笑眯眯的望着他们往上冲,啧啧道“你们人类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当彻底的失去希望以后,你们甚至连最后的挣扎的希望都会放弃,只会排着队上来送死,你还真是脆弱啊。”

  魔女一边扬手,一边轻轻叹息。

  “嘭”的一声,

  众人甚至都没有看清魔女是怎么出手的,冲过来的人里就倒下了一大片。

  “我真的好喜欢看你们死亡的样子”魔女一边叹息着,一边站了起来,

  她缓缓地伸出了脚,踩在了刚刚那个带头冲出的男子头上。

  男子的全身是一套最低阶的灵具,已经是这群人里最好的了,显然是这一群人的首领。

  不过现在他的的情况却是异常的凄惨,他的刀也碎了,盔甲也炸碎开,不知刚刚被魔女的挥手导致他受了什么样的伤,让他的身体拼命的颤抖着,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魔女的脚下微微的用力,把他的灵具头盔像玩具一般的踩碎。

  她下脚很有分寸,把头盔踩碎后,轻轻地踩在了那个军士的额头上,并不急于用力,而是俯下身来微笑着望着他道

  “刚才那一下是不是很痛?哦,真的抱歉,我忘记了你们人类最痛苦的时候,不是叫出声来,而是根本连声音都叫不出了。”

  “我能感觉到你现在内脏都已经破裂,碎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了。甚至鲜血都堵塞住了你的嗓子眼,让你发不出声来,而且应该很快就要流出来了。”

  魔女的笑容肆无忌惮的在嘴角荡漾开来,她一边说着,一边狂妄的大笑起来“你求我啊,你求我让你去死啊,你求我结束你的这些痛苦呀。你求的让我能开心,我也许会考虑更早一点让你去死呢。”

  她随后轻轻的手一捻,施了一个小法术,洒进男子的身体里。

  男子“噢”的一声,终于嚎叫了出来。

  魔女妖媚地盯着他道“只要你求我,我就终结你的生命。否则的话,我可以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让你活着,还能清晰的感受到这种痛苦的煎熬。”

  男人痛的脸完全扭曲了,“求,求你。。。”他拼尽全力的用一个蚊子般的声音说出来,大口大口的鲜血顺着他的张开的嘴巴仿佛像一条小溪般流了出来。

  “咚~”

  魔女张狂的笑着,仿佛玩够了一个好玩的玩具般把他踢到了墙角,任由他在那个墙角里低低的惨叫着,鲜血四溢,凄惨的哀嚎声像是想要把整个灵魂都要嚎叫出来。

  魔女根本不去管他,而是盈盈地朝着剩下的那些还留着气的、躺在地下的士兵们走了过去,她继续一边肆意的笑着,一边踩着另外一个士兵的脸道“求我啊,求我杀了你啊。”

  城主府里,所有人都看到了天空的异象,城主大人的脸色也变得仿佛像锅底的黑炭色。

  “不能再等了,看样子护城大阵已经出事了。”千云生凑近道“速战速决吧。”

  城主大人点了点头,现在人群已经骚动起来,一旦士气彻底的崩溃了,就连他也没办法再禁制住众人。

  他咬了咬牙,把那个琉璃般的圆球掏了出来,心中暗叹,这东西其实他是不想用的,只是为了在千云生面前作为合作的砝码才亮了出来。

  要知道这种东西作为一个家族的底牌,可能很多代才能积累一张,没想到这次魔劫一下子就要把他们家族的老底都要掏空了。

  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狠狠心,朝后面一递,一个站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人走了出来。

  在千云生看来,他面容修长,脸色沉静,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脸上也没有什么变化。

  见城主大人掏出那个圆球来,他毫不犹豫的就把球接了过去,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朝外面走去。

  城主大人的眼中仿佛闪着什么光,把球递出后,他轻轻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才下定决心望着那个马上就要走出去的背影道“好好去吧,你做的好,我就给你们一家都脱去奴籍,还把她们都送到中州去。”

  只见那个挺直的背影轻微一颤,停了一息,微微的点了点头,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城主大人望着那个走出去人影,仿佛长出了一口气,不自觉的抹了一把脸,感觉到手心里都是油腻腻的。

  翻手一看,原来是自己之前抹的粉,现在混合着汗水全部都粘在了一起。

  他摇了摇头,自己还是失态了啊。今天准备的一切似乎全部都落在了空处,以至于现在有一种处处受制的感觉。

  “大人,身体可还撑的住?”千云生凑到近前,关心的问道。

  城主掏出手帕擦了擦汗,摇了摇头自嘲道“我原以为就算我不修仙,凭着我继承下来的东西也绝不会比你们修仙者差。到了这一刻我才知道我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千云生安慰道“城主大人的想法也不算错,就像现在一样,我们也依然没有输。只要能杀死沐雪晴,我们再退回到大阵里,谁赢谁输,还真的不一定呢。”

  一边说,一边借着周围人忙乱的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悄悄地将一颗种子弹进了城主大人的衣服褶皱里。

  他自从知道城主大人有千幻珠防身后,查了很多资料,终于发现了可以隐蔽的躲过千幻珠的方法,那就是他对城主大人做的任何事情都必须要对他完全无害。

  因此,知道了千幻珠的这个特点以后,千云生弹出的这颗种子并没有别的用处,

  唯一的能做的就是可以在关键的时候,让千云生可以轻易的感受到城主大人的位置。这对于准备的还算充分的千云生来说,也算是又上了一道保险了。

  做完这一切以后,千云生才安下心来。

  突然,一滴雨水毫无征兆的落到千云生的脸上,滑腻腻的仿佛还带着点腥味。

  千云生轻轻的一抹脸,一抹嫣红的色彩赫然出现在他的手心。

  他和大多数人一样,一起愕然的往天空中望去,

  围拢在整个城市上空的大阵中,竟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血雨来。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