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十一 天道誓

百十一 天道誓

  就在千云生这边节节胜利的时候,远处零星抵抗的动手声和惨烈的呼叫声涓滴不漏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这让千云生突然觉得,就算自己这里最终赢了,但是对于整个大势来说,要想拯救稽下城,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要知道他个人的命运现在早就紧紧的和稽下城联系在了一起,不到最后一刻,千云生内心里还是希望稽下城能渡过这次魔灾,而不是去走那条飘渺的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逃生的秘径。

  “但是没有用啊!”,

  千云生看着巨大的旋风把妖魔包裹住,一边暗叹。

  他内心并不想接受其实早已明晰的答案,就是对于整个稽下城来说,自己这么点渺小的力量,甚至连延缓死亡的速度都做不到,最终还是会眼睁睁地看着整座城市被魔灾吞没。

  “既然救不了更多的人,那你还继续无意义的坚持在这里做什么呢?”一个声音像是在千云生的耳朵边嘲笑着。

  “你做的这些事情,甚至都没有办法改变任何一点点的结果。”那个声音像是一柄重锤从他的耳朵边传了进来,敲打在千云生的心里。

  他猛然吸气,摄魂幡仿佛也像是侦知了他心意,扑簌簌的抖着,把已经包裹住妖魔的巨大的旋风更加急切的旋转起来。

  半空中,那些星星点点的小白虫子在惊恐的尖叫声中,被千云生当成了武器也一齐朝着妖魔的那尖锐狰狞的盔甲上撞去,就像是一朵朵白花绚烂的印在妖魔的盔甲上。

  “既然天要亡稽下,那现在的我确实没办法救的了稽下;但是我却可以继续提升实力,提升到有一天有足够能力的时候,我去找天去为稽下城里的无辜生灵讨要一个说法!”

  千云生挥舞着巨大的旋风,越来越多的魂魄飘过来,投入到他的摄魂幡里。他仿佛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应那个耳朵边的呢喃,

  “既然那么多冥冥中的强大存在:那么多神州的统治者、那么多能管而不管事的神明们、大能们,眼睁睁的看着稽下城成为地狱。”

  “就算如此,我也要从地狱中杀出来,带着稽下城里这么多屈死的生灵们向他们这些袖手旁观的神明们讨要一个公平!”

  “为什么!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这一刻,千云生捏着摄魂幡,越发感觉到自己的眼神无比清明起来。

  一瞬间,无数向他扑来的魂魄们都呜咽的惨叫着,仿佛向着老天咆哮这莫大的不公。

  千云生也跟着他们一起怒吼起来,摄魂幡也随着他的心意。巨大的旋风猛烈的旋转着,把妖魔打得哀叫连连,甚至连巨大的头顶都被摄魂幡幻化出的旋风绞杀的隐隐有了些裂痕。

  千云生又一掐诀,还待再动,

  “嘭~”,

  远处仿佛地动山摇一般,整个稽下城似乎都跳了一跳。城主府方向,巨大的白光甚至瞬间让人的眼里都染成了一片白色。

  “光明琉璃焰!!”千云生双眼微眯,等了这么久,看来城主大人终于得手了。

  这一道白光仿佛像是一道指令,千云生知道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把摄魂幡死死地捏在手了上。

  他正准备再有所动作,一道极细的声音突然传到了千云生的耳边。

  “杀死我赶快杀死我”

  千云生捏着摄魂幡的手一顿,一阵愕然。

  “静慈大师?”千云生试探的问道。

  “是是快快杀死我。”

  静慈大师用一个极其微弱的声音在千云生的耳朵边喊叫这。

  “你在哪?”千云生环顾着四周,小心的发问。

  他这么问一方面是他自己心里有鬼,因为作为一个鬼修,最害怕之一恐怕就是静慈大师了。

  另外一方面,静慈对于现在的稽下城来说,也算是最为重要的一道助力。如果有了她的话,恐怕还真的能挽救目前几乎已经崩坏的局面。

  所以千云生的心情异常的矛盾,继续谨慎的发问。

  “我在妖魔的身体里。”

  “你杀死妖魔就能杀死我。”

  千云生心中一惊,他狐疑的看着眼前的妖魔,根本没办法把这么丑陋的怪物和静慈大师联系到一起。

  “快快我快牵制不住它了。”

  静慈似乎已经是拼尽了全力,声音越来越微弱。

  千云生眼神一厉,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静慈在妖魔的身体里,但现在显然是杀死妖魔的最好时机。

  他眼神一挑,形式逼着他不得不迅速的下了决定,把手一招,将所有摄魂幡里放出的魂魄都“忽”的往幡里收去。

  他猛的一握摄魂幡的本体,把摄魂幡嗖然变大,外面裹挟着无数的魂魄,一齐狠狠地朝着妖魔砸去。

  无数的凄厉的鬼声一起咆哮起来,现在绝对是重创它的好时机!

  就在千云生的摄魂幡以势如破竹般的速度和力量向妖魔砸下去的时候,虚空中一只洁白的素手伸了出来。

  她把摄魂幡轻轻的一托,千云生就觉得一股大力袭来,自己就像是要捏不住摄魂幡一般的飞了出去。

  “让我来看看。”伴随着一阵妖媚的笑声,先是一条修长紧致的长腿,接着是漂亮的红唇和细细的眉毛,再加上好看的眼睛和永远仿佛像是一湾深潭的浅笑,魔女施施然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她擦了擦手,仿佛刚才那惊天动地的一托,只是她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

  她一边细致的擦着手,就像摄魂幡上罪恶的灵魂让她的手变得不那么洁净一般,一边继续娇笑着说道:

  “我道是谁抢了我那么多魂魄,还打死了我那么多的宝贝,竟然连我这坐骑也不准备放过,原来是你这个小鬼东西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上依然带着美的不可名状的娇媚笑容,但眼神却已经锐利地仿佛可以杀死任何的生灵。

  “你”

  千云生刚想说话,突然冥冥中感觉到对方竟然与自己有一种奇怪的联系,似乎对方对自己的一切都特别的熟悉。

  这种感觉让他如坠冰窟,浑身颤抖,就仿佛一种已经绝迹很久,但突然而来的森然恶意,让他的每个毛孔都透着寒意。

  “你没有机会了,怎么还不投降?”

  魔女越笑越张狂,带着审视着的眼神看着千云生,就像是剧毒的美人蛇盯上了一只青蛙。

  千云生就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猛烈的跳了跳,眼前的美女刚才那轻轻一托,所展现出来的的实力,早已彻底打破了他任何想要战胜她的幻想。

  更何况,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让他努力的去想也一时半会想不不明白。

  甫一与对方照面,为什么就会给他带来这样的感觉,这种奇怪的异常也让他更加暗暗心惊。

  就在这时,仿佛是感受到了千云生的奇怪状态,一股暖意从摄魂幡里传了出来,让捏着摄魂幡的千云生心神微微的一震。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