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十二 异变起

百十二 异变起

  “不管那么多了,这也不是现在能考虑的。”

  千云生把心一横,虽然刚才那种奇怪的感觉依然萦绕在他的心头,但是对方无比强悍的实力还是让千云生产生了绝大的危机感,因此他先集中精神,应付眼前的危机。

  没了千云生的狂舞着的旋风的牵制,巨大的妖魔也站了起来,朝着他咆哮着,仿佛像是为刚才那一下让它吃了不小的亏而愤懑不平。

  “乖~”

  魔女微微一笑,甜腻的声线轻轻地安抚住巨大的妖魔,就像唤着自家的宠物,

  她轻松的在空中连踩了几步,极为舒服的坐到了妖魔的眉心处,那一举一动都媚态横生。而在妖魔的眉心处正好有个凹陷,就像是一个天生的宝座。

  千云生不自觉的抿了抿唇,紧张地望着她的一举一动,觉得嘴巴都有点干了。他的喉结不自觉的动了动,这一切都被魔女看在眼里,妖娆的坐在宝座上放肆的笑着。

  她扬了扬细细的弯眉,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千云生,笑着道:

  “有趣的小东西,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会给这无聊的世界带来无尽的如乐趣般的灾祸。”

  “而你,只要跟随着我,就可以有数不尽的灵魂收割。到时候,也许就凭着这杆摄魂幡,你就能成为这一界的主宰也不一定。”

  千云生盯着她好看的檀口,觉得她的嘴巴柔柔嫩嫩的。但不知为什么,从这漂亮的嘴巴里蹦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柄磨刀般磨砺着他的心。

  “对不起”

  他觉得自己的牙很痛,仿佛蹦出来的每一个拒绝的字眼都无比的艰难。

  “虽然你提出的建议有足够的诱惑,但是我还是喜欢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千云生摇着头道。

  “如果说变强的代价是牺牲自由的话,那我宁愿不要变强。”千云生重重的吸了口气,就像是这样的拒绝选择让他感觉到了无比的摇摆和痛苦。

  但实际上,仅仅是刚才那短短的几句交锋,要不是变得强大的多的摄魂幡源源不断地有暖流支援过来,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挡的住魔女这带有极大诱惑的魔音。

  千云生默默低下头去,似乎像是在为自己痛苦的抉择而失去了什么感到惋惜,其实他已经悄悄地把城主大人给的那张保命符箓死死的捏在了手心。

  有了鲍老的教训,他现在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托大。

  更何况刚才那一下较量已经让千云生看出来,对方显然比鲍老还要强大。

  “哦?真是可惜啊。”

  魔女依然淡淡的笑着,与别的强者不同的是,她仿佛根本没有因为被千云生的拒绝而惹怒。

  她反而娇嗔着说道:“你们人类真是奇怪啊,有些人恨不得匍匐在我的脚边亲吻我的脚尖,而另一些人则又清高的仿佛像是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入他们的眼。”

  “但是没有关系,”魔女的嘴角轻轻往上一勾,一丝嗜血的笑容随着她翘起的殷红嘴唇慢慢荡漾开来。

  “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是真的拒绝我也好,还是假意拒绝想要要得更多也好。”她一个字一个字的不紧不慢的说着,

  “就算你真的是那种清高的人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统统的会匍匐在我的脚下,哭着喊着让我给予你们怜悯。”

  魔女仿佛感叹般的说完,轻轻的一拍手掌,身下的妖魔就像是收到了什么指令似的,朝着千云生咆哮着,如一颗巨大的炮弹载着魔女猛然朝着千云生冲去。

  看魔女一言不合就出手,千云生早就神经紧绷,他也猛然把摄魂幡一指,无数的魂魄在他面前布下了重重的屏障,就像是一张张开的蜘蛛的巨网。

  与此同时,他把另一只藏在手心的符箓一丢,当头朝着魔女抛去。

  瞬息间,一柄黄澄澄的木鱼从虚空中跳了出来,伴随着响彻云霄的宏大佛经的声音一起朝着魔女撞去。

  就在木鱼飞出来的瞬间,伴随着宏大的佛音,就连魔女都微微一愣,就仿佛突然有上千张嘴大合念猛的把她包围这,充塞于天地。

  千云生面色一喜,这是峨山派三十四代长老亲手绘制的“菩萨涅心咒”,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不过仅仅一瞬间,千云生就失望了。

  魔女也仅仅是微微摇了摇,马上像没事人一般恢复过来。她修长秀美的手轻轻的那么一点,“咔嚓”一声,已经冲到她身前的那柄木鱼就被魔女一指而断。

  就连宏大的念经声,也被魔女这么一指之下,嘎然而止。

  “有意思。”魔女缓了过来,又咧开了嘴。

  这时候千云生的层层的蛛网已经跟妖魔撞在了一起,妖魔的身上红光璀璨,就像一头黝黑的盯着红光的大号苍蝇在蛛网中翻腾。

  魔女把“菩萨涅心咒”伸手破开之后,并不急着破开千云生的重重防御,还饶有兴致的望着千云生道:“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能撼动我的东西,真是给我带来惊喜啊。”

  接着随手一挥,千云生布下的蛛网就像突然从中间被划开了一般,无数组成蛛网的魂魄哭泣着、哀嚎着的被这么轻轻一划就彻底抹去,甚至划口处的整齐平滑的切口就像被切开的布匹般往两边散落去。

  没想到竟然连保命符箓都仅仅只坚持了一瞬,千云顿时毫无斗志,他本来就准备用符箓牵制住而妖女逃跑。

  这一下,他甚至连放出的魂魄都还来不及收回,就被魔女在虚空中轻轻一捏,就像掉进了琥珀的虫子般,连做一个最细微的动作也没了可能。

  魔女遥遥的捏住千云生,叹息道:“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有些卑劣的虫子就是这么的下贱,他们喜欢皮鞭更胜过香醇的美酒和甜蜜的记忆。”

  千云生心中大急,他没有想到自己与对方的实力差距如此之大,甚至现在他连身体的一个动作和一个反应都做不出来,就连他捏在手上的摄魂幡也彻底的和自己断了联系。

  “你你快走”

  就在这时,当魔女出现后就消失的静慈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千云生就像是抓住稻草的溺水者,他很想问对方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脱困,但可惜的是却根本说不出任何话来。

  不过也仅仅这么一小句,静慈又没了声音,这让千云生的心再度沉了下去。

  魔女微笑着伸出手来,刚想再进一步的有什么动作,突然身下托着她的妖魔有了异动。

  妖魔的眼睛突然从血红变得雪白,从中间似乎有道道佛光飞出。它的两只大手一齐猛然地朝自己的眉心合拢,双手合并的想要把魔女压死。

  “哼~”

  魔女飘然而起,见对方想要破坏了自己的好事,脸色陡然一变。

  “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这么不老实。”

  她沉下脸来,柳眉倒竖的飞离了妖魔的眉心。这一下变故也大出她的所料,没想到自己亲手搭出的妖魔竟然还能反抗自己。

  她不得不把千云生那边一松,双掌一翻,两个柔弱白皙的手掌用一种和妖魔巨大手掌绝不相称的比例对撞在一起。

  “轰~”

  巨大的声响声中,千云生就觉得自己身上一轻,被这股威力极大的波动狼狈地撞向了远处。

  “走快走不要管我”

  静慈急切的声音在千云生的耳边划过,越来越小。

  他的心中微动,没想到最后时刻对方竟然宁愿牺牲性命也要救他这个鬼修,佛家的大爱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奇怪。

  不过这也不是他现在能考虑的,他抱着摄魂幡,猛的使力。这时候的摄魂幡就如一道划出的黑色流星,凭借着刚才那巨大冲撞的力量,狼狈地朝着远处窜去。

  现在,千云生再无任何侥幸,头也不回的朝着城主府里逃去。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