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十三 东海事

百十三 东海事

  宏大高昂的声音一阶一阶自上而下的传递下来,毫无遗漏地传递到每一个峨山派弟子的耳朵里。弟子们都盘膝而坐,每一个人都听得如痴如醉。

  妙广天尊的巨大投影具现在山顶,他的身边异彩连连,通天彻地般的莲花铺陈在他的脚下,左右两边各有两道天龙喷出云雨,搭出一条天虹在他的脑后。

  而他的周围则环绕着香花颂乐,百鸟齐鸣更是数不胜数,一时间把整个峨山派变得仿佛是人间仙境。

  包括掌门及众长老们在内,人人都面容安详静谧、调和美好。妙广天尊每说一句法,大家都如奉纶音般点头称是。众人或赞、或叹、或皱眉冥思、或虔诚合十,好一派堂皇气象。

  “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妙广的投影声声玄妙,就像是与众人心心相印一般,睁开眼来,微笑着看着众人。

  众人则都被妙广这绝妙的说法彻底的吸引住了,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的心里仿佛被洗涤过一般,越发的纯净无染,无欲无贪,坦然自得,乐观自信。

  大家都浑然没有注意到,供奉着本命灯火的禅堂内,代表着沐雪晴的一盏小小的魂灯“嗖”的熄灭了。

  峨山派的掌门,沐雪晴的师傅也听得仿佛被拨动了某种道心,甚至连瓶颈也隐隐有些松动了。

  她代表众人心悦诚服的拜谢道:“也不知我峨山派得了什么机缘,竟然有幸得妙广天尊降下尊身,办这场水陆大会,甚至还有东海诸位同道旁听,真是令我等感激涕零。”

  说完,带头拜下。不仅峨山派众人,就连周围交好的东海同道大能们也纷纷拜谢而下。

  “无妨”,妙广的投影坐在当首,他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撇了一眼那间小小的禅堂,微笑着望着众人,眼神中正平和,开口犹如檀音道:“我本佛主坐下青灯,也是与你这小小尼姑颇有缘份,才降下分身。”

  “你等善念不绝,日日苦颂供奉,才有今日这一场缘法。须知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兰因絮果,必有来因,你等也不用妄自菲薄。”

  众人尽皆称善,再一次拜谢下去。

  妙广天尊待众人再抬起头来,笑着道:“本次四十九日的水陆法会已经过半,之前我略述了成为天尊前的种种体悟,不知对大家有多少裨益。”

  “虽说我灵界与人间两不相同,但大道万千,其理不变,至于能吸收多少就全看诸位的造化了。”

  接着趁着众人不注意,悄悄的把灵觉整个覆盖住了峨山,好掩住这整处的天机。脸上则不着行迹的笑着道:“普照一切、含藏万法,下面我再来讲讲成为天尊后的种种心得。”

  随着妙广天尊的话音落下,“铛”的一声,众人纷纷都觉得一种至为静谧、美好、调和、安详的心态涌了出来。

  临海城下,一声又一声急切的鼓声敲了起来。

  城中的众人都急切的奔跑着,大家的脸色上都纷纷带着紧张而肃穆的表情。

  不过也许是常年的征战的关系,众人还都是有条不紊的把数不清的物资往城楼上送去。甚至还有土行的修士在细致的检查地面的每一个洞口、水井、涵洞等等,生怕被善于钻地的妖兽钻了空子,攻了进来。

  二公子带着安伯也站在城楼顶,他领着四大家族的人站在一起,皱着眉的望着远处汹涌而来的东海妖兽的兽潮。

  他小声的朝着安伯问道:“往年这兽潮还要数月才来,今年怎么提早了这么多?”

  安伯也担忧的望着远处兽潮缓缓的压了上来,看来这些妖兽只要小半日就能开始攻城。

  他苦着脸小声道:“我已经安排人同时向稽下和周边的几个城市求援,我们的阴河水还在峨山派的手上,也不知道这次还赶不赶的及。”

  二公子沉吟了一下道:“多想无益,老祖应该是到了关键的时候,还没法出关。现在重要的是我们要稳住四大家族的人共同御敌,这时候千万不能露怯。”

  安伯点了点头,他明白轻重,当下也不再言语。

  二公子和安伯悄悄说完,深深吸了口气,展眉向着众人道:“诸位,妖兽攻城,生灵涂炭,我等既身为一方之主,此时此刻,唯有奋勇向前,死中求生了!”

  他这慷慨激昂的一番话说完,结果并没有等来众人的热烈回应,反而是各家的眼神闪烁中一个保养的极好的中年女人首先迈步而出,二公子定睛一看,竟然是四大家族的甄余氏。

  她先是极有礼数的朝着比自己小了许多的二公子盈盈一拜,才抬起身来,

  用不弱于二公子的锐利目光迎着他的眼神道:“敢问二公子,前些日子,城中魔灾突起,就连峨山派也惊动了,不知道二公子与峨山派众人聊了什么?”

  二公子皱了皱眉,不满她的突然发难,冷然道:“甄余氏,此事与今日大家携手抗敌并无关系吧?”

  甄余氏笑了笑,她眼神坚定,并不退缩,继续咄咄逼问:“二公子见谅,也不要怪我等多想。这妖兽攻城的时机太过诡异,否则怎么前脚峨山派刚走,后脚妖潮就来了?”

  “大家可都知道,正常来说这妖潮可要数月才来,而且这次妖潮如此之大是往次的数倍,说句不好听的,若是没有外援,大家就是全都战死也不一定。”

  “老身也是为大家着想,二公子要是与峨山派有了什么计划,或者什么退路方案,可要早点说出来才好。老身可不愿意,到时候大家都与这稽下城玉碎了,就你家抱了峨山派的大腿,找好了退路。”

  二公子脸色气得脸色一白,他知道这时候妖潮就近在眼前,如果大家再不团结,可能根本拖不到援兵到来。

  因此还是忍住气,指了指楼顶道:“甄当家是多虑了吧,我家老祖还在楼顶闭关,你觉得我们能退到哪里去?”

  甄余氏冷哼一声,不依不饶的问道:“老祖闭关快要一年了,是生是死谁又知道?”

  “你”二公子被她气的一句话堵住了嘴。

  就在这时,一声悠长的吟啸声传了出来,就像是一条被压抑住的巨龙昂然低吼。

  大家只听见悠长的吼音越转越强,仿佛就犹如鱼跃龙门,化蛟成龙,又仿佛是潜伏在海底的巨兽要飞上九天,露出狰狞的爪牙。

  一时间就连临海城里,人人都被这异象惊的停下了手中的事情,仰起头来朝着临海城最高的那个楼顶望去。

  听到这长啸之声,二公子面色一喜,甄余氏则脸色一变。

  “天佑临海,老祖出关了!”

  二公子抬着头仰望着那小小的楼阁,闪烁的眼神还是暴露了他的不平静的内心,振奋的说道。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