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十四 城主府

百十四 城主府

  城主府内,现场一片狼藉,无数滩泼溅出的猩红鲜血像是把城主府的地面都洗刷过了一遍。

  碎的不成人形的尸骨和鲜血里夹杂着的碎掉的肉块以及盔甲武器,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在半个时辰前都还是鲜活的生命。

  沐雪晴魔化成的妖怪的尸骨也只剩为数不多的一点灰渍还留在场地上,那些被焦化的尸体的残余就像无数遍被车轮碾压过一般,被揉捏地无比的稀烂和粉碎。

  尸骨的周围,还有很多城主府的里修士们的尸体。这些尸骨凌乱的散落在那边,没有人收拾。偶尔几个还能看到完好的头颅上凝固的不甘的眼神,这些人显然都是为了最后惨烈的胜利贡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剩下不多的一些修士则被苦着脸的管事大声分派着任务,朝着府内守护阵法的几个关键位置冲去,加强防御。

  之前城主大人的豪言壮语已经如风般飘逝,周围已经开始有越来越多的魔虫涌了过来,现在大家都清晰的认识到,能守住城主府已是万幸。

  城主大人悲叹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自认为自己已经把一切能做的都做了,就看峨山派的反应了。

  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慈不掌兵、情不立事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更何况他早已估计到现在的结局,只是没想到真正发生的时候,竟然比他预想的还要惨烈。

  苦着脸的管事凑了过来,低声道:“大人,该进密室里去了。”

  城主大人知道他在劝什么,摇了摇头道:“我若在这里,这城主府还没这么容易被攻破;我一旦消失了,恐怕城主府立刻就守不住了。”

  “可是”苦着脸的管事急切的说道:“大人实在不必亲身犯险啊。”

  城主大人露出悲凉的一笑,就像末路的英雄:“你懂什么是亲身犯险吗?我的祖先到这里的时候,除了妖兽,还什么都没有。是他们筚路蓝缕,一块砖一块石的把这偌大的稽下城立起来,那才叫亲身犯险。”

  “当时整个东海大分封的时候,是我的祖先们带头冲杀,灭妖无数,获得众人的敬佩,才在众人的推举下做了这稽下之主,那才叫亲身犯险。”

  “我的祖先们纵横捭阖,联络四方,把这稽下城越做越大,那才叫亲身犯险。”

  “而我”城主大人苦笑的摇了摇头,一脸的豪情都被眼前这城主府的凄厉状态化成了苦涩:“我只是一只丧家之犬罢了,眼看着家族的基业都快要不能保全!”

  城主大人闭上了眼。

  “开门,快开门!”,

  苦着脸的管事还待再劝,突然一道熟悉而急迫的声音传了进来。

  城主大人和管事一齐愕然望去,外面如此可怖的情况下,竟然还有人可以活着回来。

  他们抬眼望去,发现竟然是千云生站在阵外。他浑身浴血,手上挥舞着两根巨大的长藤。这长藤在他手上有如长了眼睛一般,漫天飞舞,把周围遁空而出的虫子都抽的纷纷倒飞出去。

  “快,快放进来。”城主大人连忙吩咐道。

  守门的修士赶紧接应,一时间漫天法术飞舞,大家打开阵法,把千云生放了进来。

  城主大人见他进来,根本来不及跟他客套,迎了上去急切的问道:“外面怎么样了?”

  千云生不着痕迹的一瞥城主大人,见自己丢出的种子还在,心下微微安心,摇着头道:“情况很差,外面有无数的魔虫,连我也差点就杀不回来了。”

  他早就把摄魂幡收了起来,而全身的血气也是一路斩杀魔虫沾上的,为了掩饰的更像一些。

  城主大人听了千云生的话,脸色更差了。

  千云生看他迟迟不说话,知道他还抱有一丝幻想,再想到外面魔女的强大,随时都会追过来,焦急的劝道:

  “大人,事已至此,你要做最坏的打算了。”苦着脸的管事也在边上点头。

  城主大人没有千云生预料中的慌张起来,带着大家忙不择路的就要往里退。他这会反而平静下来,恢复了一丝冷静和睿智。他盯着千云生的眼睛,沉声问道:

  “如果你是稽下城主,如果这稽下城有你家族的一切,辉煌、荣誉、甚至还有财富。你告诉我,你会放弃它吗?”城主大人声音不带有一丝波动,仿佛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你也知道外面是怎么样的一个混乱肮脏的世界,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人,甚至互相倾轧也只是家常便饭。看到好处了,一窝蜂的跑来想要分利,遇到难处了根本走的比脸都干净。”城主大人的眼睛里开始有了愤怒的光芒:

  “像我们这些凡人,就算我是稽下城主,如果离开了稽下城的庇护,就算能侥幸逃得性命,又有什么用呢?那些看似是我们同族的人类,只会比妖魔更凶狠十倍的朝你扑上来,要把你吃干抹净!”

  城主大人冷冷的笑着,就像是早就看透了这一切,继续说道:

  “遇到所谓的名门正派,也许还会顾及点名门正派的面子慢慢的零敲碎打的收割我们。如果遇到凶残的,恐怕上来就直接把你抢干净。你们都劝我退,你们觉得我能退到哪里去?”

  城主大人越说声音越冷,当问出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就像是连牙齿缝里都有了寒气。

  他边上的苦着脸的管事跟着低下头来,恐怕城主大人的这番话让他更加的深有感触。

  千云生其实何尝不明白城主大人说的这些道理,要知道他身为一个鬼修,所经历过的甚至比这个更恶劣。

  但是一想到随时就会赶过来的魔女,想到还不知道能给自己拖延多少时间的静慈师太,再想到很有可能就握在城主大人手上的唯一的退路。他只好装作不明白这一切的狠心劝道:

  “大人说的都不错,可一切都比不上活着啊。活着就代表了希望,如果死了,那真的就一切都没了。”

  他一边说一边注意着城主大人的表情,要是城主大人下决心与稽下城共存亡,那说不得那只有直接出手把城主大人制住这个下策了。

  城主大人听了千云生的话,仿佛瞬间像是一下泄了气。似乎千云生的话就像一柄尖利的长剑,一下刺穿了他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

  千云生心中冷冷一笑,他发现自己的话还是有了些用处,暗道果然如此,谁不怕死呢?更何况是他们这种常年养尊处优的人,到了关键时候反而鼓不起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城主大人抬起头,颇为留恋的最后望了一眼稽下城,收回目光的时候,声音已经恢复了冷漠。他垂着头道:

  “走吧,唉我也是痴念了。就算我们这些人能保住性命,看来稽下城必然是保不住了。”

  “只要大人还在,稽下城就在”苦着脸的管事连忙上前搀扶住城主大人,安慰道。

  “是啊,只要我们能守住城主府的核心,待着峨山派一来,我们就能反杀出去。”千云生也安慰道。

  “再说,外面虽然魔灾汹涌,但稽下城有这么多人。依我看,只要峨山派来的及时,还是能保下不少人的。”千云生最后不动声色的又宽慰了一句。

  城主大人点了点头,眼睛里又慢慢地重新有了活力和威势,带着众人一齐朝着密室走去。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