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十五 最烟火

百十五 最烟火

  见过尸山血海的人绝不会为了几具小小的尸骨就觉得恐惧,就如品尝过绝色美女的味道后,也会让男人们觉得和庸脂俗粉再呆在一起而感到痛苦。

  已经和魔女交过手的千云生,觉得自己应该已经有了心理承受能力。但他发现自己错了,当魔女那肆无忌惮的笑声以及妖魔那怒吼的声音传进来的时候,还是让他的内心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噩梦,是一种强者对于弱者实力碾压下极致的压制,深深地刻入灵魂。

  魔女似乎是有意识的要把外面腥风血雨、那些绝望和死亡的恐惧的状态,通过无法遮挡的声音维妙唯俏地传进城主府里来。

  这就如人在临死边缘,已经提前开始感受地狱的折磨,带着你参观那些鲜血淋漓的仿佛择人而噬的刑具时,你心理所承受的那种痛苦和煎熬。

  “快!用清心咒!”

  每个人身上都贴着一张清心符,但这样还不够,七八的修士站在一起,一刻不停的念着清心咒,拼命的抵挡着外面源源不绝传来的声音。

  就算如此,还是没办法彻底抵挡住从魔女那传来的凄厉残酷的声音,每个人脸上都极为沉重,甚至有几个人跪了下来,默默祷祝。

  就仿佛这一刻一切的外力和努力都失去了效果,只有人内心的坚强才能抵抗灾祸。

  魔女坐着妖魔轰隆隆的走了过来,静慈大师的抵抗看来已经被彻底镇压了下去了。就像是在巨大的灾祸下,个人的牺牲变成了一种微不足道的小事。甚至淹没进了死亡大合唱中,也翻不起一道浪花。

  天空中,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相继死亡,越来越多的鲜血被魔女诡异地改变了的护城大阵吸收掉,越来越多的血雨落了下来。

  当这些血雨少的时候,人们还感觉不到什么;当血雨越来越多起来以后,整个稽下城里都仿佛被光怪陆离的雾气笼罩住。

  雾气中,一层又一层的霞光被蒸腾了出来,在几乎被血染一般的稽下城里,反倒显示出一种妖异的美景来。

  当这些沾满鲜血的雨水越来越厚实时,越来越强的毒性也显露了出来。

  这种浓厚还在加强,当已经粘稠的血雨滴落到青石板街道时,都能把坚硬的青石板烧出一个个小洞来。

  城里,那些本来躲在地下、缝隙、残垣断壁中的人们,纷纷被这些带有强腐蚀性的血雨灼烧的藏不住身,只能绝望地从躲避处冲了出来,被那些早就等候在一旁的虫子们吃掉。

  魔女娇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端坐在妖魔的眉心处,那欣喜的表情就如她给这世间施予的种种灾祸、苦难和毁灭都是一种仁慈的表现。

  就像是她在为这些凡尘中苦苦挣扎求生的人们、在无情岁月中饱受着爱憎、生老、病死、欲求折磨的人们、在这个仿佛看似多姿多彩但又苦痛大于欢乐的人世间,不如彻底舍弃这副臭皮囊而想要早日超生的人来说,给他们拨开迷茫、早登极乐。

  “多精彩的一幕啊!”

  魔女望着周围的一切感慨道“真舍不得这么早就结束了。”

  她望着身前的城主府,这里恐怕是整个城里最后的顽抗之地了。

  “似乎沐雪晴的气息消失了。”

  魔女闭上了眼感受了一番,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她拍了拍身下那狰狞的巨兽,笑着问道“你一定很羡慕吧?”

  可惜在妖魔的核心深处,静慈大师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回应她的能力。

  “真是便宜她了。”

  魔女撇了撇嘴,接着又娇笑着道“你放心,我可舍不得让你就这么轻易的死去。”

  魔女仿佛如银铃般的笑声里,传出的却是毫无欣喜的冷漠之意,就仿佛像是亲手带给别人的最深最痛的痛苦和恐惧的时候,那展现出的恶魔般的笑脸,冷酷甚至都不带有一丝温度。

  而回应她的,则是身下的妖魔听话的地下头来,怒吼一声,双手抱拳的朝着城主府的大阵上砸去。

  城主府内剩下的修士们惊恐的望着阵外的这一切,在他们浅薄的见识里,根本不曾见过比城里最高的楼还要高大的妖兽。更何况眼前这个更凶残,更可怖,更活生生的甚至都不知道叫什么的东西。

  但是人类的可贵也正在于此,就算是亘古以来的传说中,人类始终都是最弱小的那一方。

  那些巨大的神灵、巨人、蛮荒中比现在最危险的妖兽还要危险万分的洪荒异种们,还有无数的数也数不清的巨大的灾难,洪水、山崩、地裂但是笑到最后的,永远都是看似最孱弱的人类。

  这是因为人类哪怕在彻底的失去希望以后,依然还会有那么一小撮人守护着光明。

  随着妖魔连续几下的敲击,城主府匆忙改造的大阵就像鸡蛋破壳般开始出现裂痕。

  这还是城主府里的众人这些天不眠不休改造的结果,才终于把城主府的大阵和护城大阵分开,否则最开始恐怕就会被魔女侵入。

  但就算这样,在妖魔的蛮力下,还有那些涌过来的密密麻麻的虫潮的啃食下,大阵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

  阵法里,所有还活着的修士都聚集了起来。

  在这种仿若末世的环境下,大家的脸上反而松弛了下来。每个人都互相握手,相互鼓劲,甚至到了最后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大家还一起大声的歌唱起来,那感觉就像是他们在打了胜仗归来后的庆功宴激情澎湃的歌唱。

  当城主府的大阵终于被最后一口魔虫的啃食下不堪重负的倒了下来时,无边无际的魔虫们欢快地向着自己的食物们冲过来。

  就在那一刻,这些人仿佛如侦知了自己的命运。他们没有失望也没有绝望,甚至就连死亡也不能把他们身上那属于人类特有的东西拿走。

  “天佑稽下!”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大喊出声,接着每个人都一齐呐喊了起来。那声浪,甚至比巨大妖魔发出的怒吼还要嘹亮。

  随着众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猛地一按,整个城主府仿佛就像是沐浴在火海的凤凰一般,凄厉而美丽。

  而那些冲进来的魔虫们,被这些特别为它们准备的礼物瞬息间就笼罩住了,猛然地往天上冲去。这些藐视人类的、把人类当成粮食的虫子们就像是最脆弱最单薄的东西,哀嚎着被熊熊的烈火吞没。

  这些在烈火中哀嚎着的魔虫们,和那些一样在微笑呐喊中被烈火吞没的人们,仿佛像是一齐成为了稽下城最后的注脚。

  这一刻,大地在颤抖,喷薄而出的巨大烟火既像是代表了死亡,又何尝不像是一场重生?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