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十九 坏消息

百十九 坏消息

  随着巨大的山峰展开,就连对面越飞越近的金龙也露出惊讶的表情。

  他周围的妖兽们自动的让开,就像迎接着王者。金龙逐渐的飞近了临海城,他面带困惑的看着眼前的巨大的山峰,疑惑的声音传遍了战场,轰隆隆的声音就像打雷般问道:

  “这是...仙器?”

  最高的阁楼中,一道长笑勃然而出,仿佛像是带着巨大的自信,也隐隐的安抚住众人接二连三被打击的心。

  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翩然从阁楼中冲出,落到巨大的山峰上,看模样正是乐家的老祖。

  他大笑道:“这仙器名叫万重峰,其重一万三千五百斤,真要待我这一峰下去,到时候你的这些手下可就都尽成了齑粉。我看你们一个个修行不易,识相的话还是早早退去吧。”

  金龙自有其身为东海王族的骄傲,它脸色一沉,霸气的道:“就算是仙器又如何?死物一件而已,也敢叫本王后退?”

  完,大吼一声,金色的龙鳞就犹如万丈波涛般“唰唰唰”的一齐作响,它的五个金色的爪子一齐张开,带着绝大的气势朝着万重峰冲去。

  乐家的老祖见吓不退对方,心中也是暗暗叫苦。但现在如果不撑住,恐怕他这里就算挡住,下面的气势也要就崩溃了。

  因此,他也只好大叫一声:“来的好!”但他还是不敢过于离开地脉的支持,而是贴着护城大阵布防,指挥着万重峰轰然朝着金龙飞来的巨大龙爪撞去。

  一时间,空上异彩纷呈,你来我往,打得流光溢彩。

  五爪金龙虽然身躯强大,爪风凌厉。但万重峰毕竟也不是易与,它本身自有神韵,再加上峰峦沉重,简直就如一个巨大的乌龟壳一般让金龙难以下口。

  更何况它本体巨大,本就不惧与金龙正面对撞。乐家老祖也坐在峰顶,嘴中念念有词,指挥着万重峰与金龙对撞,身边的一对法器也配合万重峰盯着金龙的弱处不断的出击。

  二公子看了一会,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看来这万重峰在地脉养的时间足够长,短时间内还露不出颓势。

  他正仰头密切盯着战局,安伯带着一个风尘仆仆的修士冲了进来。

  进来的安伯并不急着禀告,反而是严厉的扫了一眼周围,向二公子示了下意,二公子皱着眉把众人都支了出去。

  “怎么回事?”见众人已经离去,二公子手一抖,又布下了一层隔音罩问道。

  “大人,不好了!稽下城毁了,什么都毁了!”

  那个风尘仆仆的修士见到二公子,哭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一边大哭一边道。

  “你什么?”二公子的身子险险的摇了摇,安伯早就站在一旁注意着他的情况,连忙扶住。

  恍惚间,二公子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那个修士边哭边道:“按照安老的吩咐,我一出城就驾着咱们城中最快的青鹏毫不停歇的向着稽下城去求援。”

  “我马不停蹄的连飞了一一夜才飞到了稽下,但是等我飞到近前,才发现那边已经成了一片鬼域。”修士边边回忆道。

  “我见稽下城如此大的变故,根本不敢靠的太近,而是远远的瞧着。”他边,眼中还射出了深刻的恐惧,显然他看到的情况极其的血腥。

  “我远远的看到稽下城里面的情况,简直就像是一个修罗场一般。”

  “无数的硕大的魔虫在里面出没,惨嚎声不绝于耳,护城大阵也从正常的湛蓝色变成了血红色。”修士越声音越颤,仿佛就像是看到了极其恐怖的灾难情景。

  “我观察了许久,在这期间,里面甚至连一个活人都没有逃出来!”到这,修士甚至连吸了几口气,才堪堪稳住,可以想见他受了多大的刺激。

  “我没有办法,赶紧驾着青鹏又飞了回来。大人,稽下毁了,咱们临海也要早做打算啊!”修士边哭边。

  “你是稽下城毁在了魔灾手里?”二公子不死心,再一次颤声问道。

  “千真万确!”那个风尘仆仆的修士道。

  二公子眼中一片灰暗,他现在已经从刚才的震惊中冷静了下来,这会他的心情是既震惊又庆幸,既难过又高兴。

  难过的是,少了稽下城这个最有可能、最快速度的强援,别的几座城池要来援助就更慢了。

  现在城外已经出现了五爪金龙,还不知道临海城能顶到几时。而且自己的阴河水也肯定失陷在稽下城了,这一下想要仅凭着临海城独立托也成了奢望。

  他庆幸的是,还好峨山派的静慈和沐雪晴带着阴河水去了稽下城,否则的话遭殃的应该就是临海了。

  不过这种复杂的情绪也仅仅只过了一瞬,就被他通通抛到了脑后。他转过头来,朝着安伯问出了一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峨山派那边有消息了吗?”

  ............

  稽下城内,密室里已经数不清到底过了多少个时辰。暗无日的这些日子里,每一秒都仿佛是一种折磨。要不是有一个沙漏的提醒,他们甚至都分不清楚已经过了几。

  千云生微微一叹,手中的阵盘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磨着光芒,这明外面的大阵已经岌岌可危了。

  “三了啊!”千云生盯了眼沙漏。

  这三,众人已经从最开始的紧张,慢慢开始变得麻木,到现在已经开始有点绝望起来。

  千云生明白他们绝望着什么,如果峨山派真的来支援的话,根本不可能三都还没有任何消息。

  “看来鲍老是对了。”千云生暗叹,

  虽然他早早就接受了鲍老的消息,但千云生还是为这些人有些难过。毕竟在如此长时间的期盼下,最后迎来的依然是绝望,恐怕没有人能真的不生出一点愤懑之心。

  千云生也明白,现在密室里的气氛已经被压抑到了极点,巨大的疑问横贯在每个饶心头。每一个人都想问出那句话来,但又怕残忍的事实让他们心底最后的那一丝幻想都破灭。

  “我们会有援军吗?”

  这个问题千云生也想问,不过很快的他就摇了摇头。答案既然早就已经知晓,何必再徒增烦恼呢?

  他站了起来,把阵盘递到边上的那个修士接手。这三的时间里,就是这么靠着众人不停手的接力,才创造了坚守如此之久的奇迹。

  这一点甚至连千云生都有些惊讶,外面的魔女竟然能暴风骤雨般的连续攻击三都完全不停止。这简直就如同不知疲累的机器一般,要不是这样,恐怕大阵还能再顶的久一点。

  现在,应该就快要到了最后的时刻了。而他,也要去做最重要的事情了。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