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二三 死气升

百二三 死气升

  当最后的密室终于被魔虫们翻挖出来的时候,魔女早就已经恢复了冷静。

  她站在妖魔硕大平滑的头顶,俯视着下面的阵法,仿佛像是要把里面的一切都看穿。

  她看着魔虫蜂拥着的涌了上去,又看到密室上那些冒出的火光雷电正在做最后的最无用的挣扎。

  “我不知道谁给了你们对抗神明的勇气。”她清冽的声音就像能穿透一切似的向下面传音道。

  “你们难道不知道死亡对于你们来说,恰恰不但不是最坏的结果,反而是一种善意的解脱吗?”魔女的声音带着一种磁性,她进一步的冷哼道

  “看来是这个世界已经太久没有感受到神明的力量了,或者说你们已经失去了对于神明的敬畏之心了。”魔女淡淡的开口,就仿佛像是在阐述一个真理。

  “我只能说,惹动神明的怒火,恐怕就是你们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了。”魔女的声音越来越冷。

  “如果我给你们的怜悯让你们不屑一顾的话,那你们就等着接受最残酷的命运吧。”

  说完,她脚下轻轻一点,漂浮在了半空中,姣好的脸庞漠然的望着下面血与火、死亡与哀嚎般的世界。

  就仿佛像是之前的种种已经耗尽了她的耐心般,她身下妖魔也在她轻轻的一点之下怒吼着的冲了下去。

  “快!”众人继续死守着位置,把魔虫们挡在了外面。

  魔女的声音涓滴不剩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这种鬼魅的魔音在众人的脸上刻印出了不同的痕迹有人面色坚毅,仿佛根本就不为所动;有人则在这样的重压下彻底奔溃了,被发现不对的千云生利落的一下打晕,丢到了一边。

  众人的表现其实在他看来一点都不奇怪,如果你仔细观察将要被押上刑场的犯人时,你也会发如此,有人平时耀武扬威、口若悬河,但真到了要死亡的时候,反而脚软的根本迈不开步。

  只有为数不多的人,才能真正的坦然面对死亡。

  阵外的妖魔在魔女的脚轻轻一点之下也狂暴的冲到了大阵上,它浑身黝黑的铠甲和尖利的倒刺闪着凶狠的光芒,把大阵上几个威力最大的阵法都统统的接下。

  它的左手一张,就变成一面巨大的盾牌,把巨大的雷鞭彻底的挡住。它的右手则变成了一柄尖利的快刀,把阵法上不停冒出的滚滚巨石纷纷切碎。

  它的口中则喷出无数粘稠的血雨,把大阵上喷出的滚滚火焰压住。甚至它还挺起胸膛,仅凭着坚厚的盔甲就死死的顶住暴虐的狂风。

  魔女似乎也不耐烦于魔虫这样慢吞吞的啃食了,这一切已经消耗尽了她所有的耐心。

  她飞到空中,恶狠狠的伸出一只手来,像是向着天空召唤着什么,嘴中则念着奇怪的咒语“无尽无垠的幽灵啊,当你看到这死亡的召唤的时候,就是你们解脱之时。不要犹豫,随着我的指引而来吧,我将带着你们去达到另一片安详之地。”

  她一边念着,稽下城里无数的死气就飞扬起来,朝着她的手上汇集而来。

  无数的死气呈现着一种灰黑的样子,就像是肉眼不可见的小虫般,积聚在一起以后,铺天盖地、争先恐后的朝着魔女的手上奔涌而来。

  这些死气越聚越大,一开始仅仅是一个小球,接着就开始越滚越大,仿佛像是膨胀的要没有止尽一般。

  那些已经死亡的稽下城的人们,腐烂的、啃坏的、僵直的、甚至身体上已经带着幽幽磷光般的尸体,也都统统的站了起来。

  它们在魔女的召唤下,推开沉重的木头、砖块、门板,从城市的各个角落走了出来,一齐朝着魔女汇集而来。

  魔女脚下的魔虫们,也发出了一阵欢呼。它们极有秩序的朝着魔女头顶撑着的大球飞去,每一只魔虫从灰黑色的大球里钻出的时候,身体都膨大了数倍。

  这些魔虫从白白胖胖的状态,也变成了一种黑灰色的魔虫,这些魔虫除了更硕大以外,身体也肉眼可见的更坚实,更凶戾、更强悍。

  魔女冷冷的笑着,她看着远处的尸体被她的召唤都逐渐的汇聚过来,她看着那些魔虫们变成更加的成熟、更加的凶悍。

  这些魔虫一从灰色的圆球雾气中冲出来以后,立刻的朝着密室的阵法上冲去,这让整个阵法的压力更大了。

  本来阵法上,一次剧烈的冲击,就可以毁掉一批魔虫,但这样的情形越来越难以出现。甚至随着变异着魔虫的增多,还出现了连续几次冲击都杀不死一只魔虫的情况。

  阵法里彻底没了声音,大家都已经做到了能力的极限,眼看着之前也许还能支撑几天的阵法,在这样魔虫的变异下,已经变得岌岌可危。

  众人都朝着城主大人望去,想看看他还有什么办法,甚至还有几个人悄悄的把脚步往着城主大人的方向挪去,现在已经没有忠诚和忠实可言,每个人都是在为自己的小命做着最后的挣扎。

  看到事情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城主大人默默地朝着自己的儿子示意。

  “诸位!”

  张公子举着一个卷轴站了起来,他挺身而出的站在父亲的身前。经过城主大人这些天的加强,这时候他,身上已经没有了柔弱的气质,反而隐隐有了一丝坚强的色彩来。

  他捧着的卷轴吸引住了众人的注意力以后,特别的往前走了几步,把众人的目光都纷纷的吸引到他的手上来,

  他大声道“诸位都不要怕,我这里还有一卷老祖宗留下的保命符箓,这保命符箓甚至威力巨大到连护城大阵都能打穿!”

  “密室外的阵法看来还能坚持一段时间,晚点等阵法真的被打破的时候,我就拉开卷轴。然后我会把这卷轴里封印的这道威力最大的法术打出,到那个时候,也就是我们突围的最好机会。”

  “各位可以趁现在赶紧养精蓄锐,就如我父亲所说,密室里的东西也可以由诸位任取。”

  “等到密室被破的时候,我们就借着这威力巨大的法术的机会,一齐冲出去。到那个时候,想来护城大阵也会被打破了,到时就是我们逃出生天的机会了。”

  “而这也是我们最后能逃出去的唯一希望了。大家到时候千万不要犹豫,紧紧的跟在我周围随着我一起冲出,到时候是生是死,就全凭运气了!”

  张公子这番话颇为掷地有声,众人也被平时看起来颇为柔弱的他的极为反差的表现震惊了一下。

  本来大家已经彻底的绝望了,没想到竟然还能有生的机会。一时间,众人的眼睛里都重新燃起了希望的光。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