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二四 祖先泽

百二四 祖先泽

  千云生也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张公子和城主大人。

  人心果然是最为奇怪的东西,前一刻大家还如丧考妣般的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没想到很快的,随着张公子的话音落下,就又重新焕发了活力。

  虽然对于城主大人来说,如果密室被破是不可避免将要发生的事情的话,那么打开大库振奋人心绝对是最正确的事情。

  但实际上,就正如腐朽的老人还是死死的抱住财富一样,不到最后一刻,想要做出这样的决定还是需要足够的智慧。

  不过打开大库的决定效果出奇的好,所有人的眼里都重新焕发了光芒,趁着阵法还能坚持,就连那几个被千云生临时打晕的也重新唤醒,都一齐进入大库做最后的准备。

  但其实在千云生看来,人心就是如此奇怪的东西,也许前一刻因为没有了生的希望,大家还能勉强的团结在一起的话。

  现在仅仅是有了一丝生的曙光,每个人自私自利的一面就展现了出来,把本来看似团结的一切打的支离破碎。

  千云生是从大库里第一个走出来的,他早就知道既然要逃跑,城主大人怎么可能不把好东西带在身上,在加上大库里早就已经乱哄哄的吵成了一片,因此仅仅虚应了一下就走了出来。

  “云生哥,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里面的东西没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吗?”张公子站在城主大人根本无意制止这种乱纷纷的场面,不过看到千云生走了出来,还是好奇的问道。

  千云生摇了摇头道“里面东西确实不少,也许平时拿出来一些以后都能当个富家翁了,不过对于我来说,还是更看重逃命的东西。”

  “怎么,千仙师是在担忧什么吗?”城主大人也适时的插话问道。

  千云生望着城主大人笑着道“大人的睿智和果断都是让我欣赏的,说实话,我对于逃出去还是很有信心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千云生的表情很真诚,是那种带着诚挚的强大信心的一种表现。

  当然,这样的表情落在城主大人的眼里,则变成了另外一种意味。

  他似乎也被千云生这种乐观的情绪感染了,笑着道“看到千仙师有这样的信心我就更放心了,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要拜托千仙师。”

  “哦?”千云生虽然心中奇怪,但还是没有出声,继续听着。

  城主大人继续和蔼的道“我想让千仙师等小儿拉开卷轴的时候,就站在他的身边。”

  “你知道,毕竟他是一个凡人。而当他拉开卷轴的时候,阵法已经破了,我很害怕他万一受到什么样奇怪的不明的伤害,毕竟这是我们唯一逃出的机会,一定要保护好。”说完这句,城主大人的脸上适时的展示出一丝忧虑。

  “看来是害怕我死的不够快,挡了他的路啊。”千云生这么想着。,

  扬起的脸上却浮现出真诚的笑容来“那是当然,既然城主大人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了,到时候我就站在张公子身后吧,想来有了我的保护,一定不会让他受到别的什么的干扰。”

  “太好了!”城主大人仿佛放下了最后一个心事,叹息道“要不是这个卷轴一定需要我们张家血脉的人才可以打开,否则的话,还不如交给各位仙师自行打开,也不用让小儿亲身历险了。”

  城主大人就像一个喜欢唠叨的老人随意的拉着家常,但谁都明白,这其实是他在暗示着,这个卷轴你们不要想着抢,抢也没有用,因为不是他们张家的人根本打不开。

  千云生则微笑的看着城主大人,好奇的问道“不知道我这个问题是不是太冒昧了,这卷卷轴到底里面封存着的是什么法术,竟然能一举把护城大阵都破开?”

  “哦,我这么问并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只是想着,如果能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法术的话,也许等会逃跑的时候能配合的更完美一些。”他微笑着继续说道

  “我们现在这么孤注一掷的逃跑,其实说白了就是打外面的妖魔们一个出奇不易。”

  “因此,给我们能争取到的时间肯定很短暂。我在想,如果能做好一切的准备,哪怕多一秒也是好的。”千云生看似说的很诚恳,实际上他在通过这个问话的时候分散众人注意力的同时,手中已经开始暗暗的施法了。

  他的问题显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大家这会都已经从大库里出来了,纷纷围了过来。

  其实千云生这么早的从大库里出来也是有原因的,实在是大库大部分值钱的东西早就已经搬空了,譬如灵石这些,绝大多数都已经在连续这么多天的争斗中彻底的用掉了。

  而别的高端的东西千云生也知道早就被城主大人收走,因此摆在明面上的几件灵具和灵器,比起他自己的摄魂幡,也并不怎么看的上,所以就没有和众人争抢。

  剩下的一些里面大部分是和稽下城有着明确关系的,比如打着烙印的盔甲、护具、刀剑等,这些东西装备军队可能还有点用处,对于千云生来说,是绝对不会碰的。

  就算能卖出钱来,但是对于未来的逃亡来说,能露出马脚的东西,还是少碰为好。

  至于符箓什么的,大部分其实都已经被千云生布阵的时候用了。剩下来的少部分大家分了一些,不过这些东西千云生布阵的时候都没看上,显然档次也不是很高。

  剩下的就是材料和珍玩类的,千云生挑了一些没有明显标记的收了点,这些材料和珍玩的档次也偏低了一些,恐怕好的早就被城主府收走。

  对于他来说,自从摄魂幡里的魂魄大涨以后,眼光也上去了很多,他只挑了一些比较贵重的就住了手。

  其他一些太便宜的倒不是千云生看不上,实这些东西就算收了,未来发卖也是一个困难。

  因为除了他收的这些精品的东西店铺可能会回收换些灵石外,普通一些的东西店铺大部分都不收。

  如果这些都要靠自己慢慢发卖才行,还要他摆地摊一个灵石一个灵石的计较,显然可见的未来,他又不可能有这么多时间。

  唯一的惊喜是千云生收了几件鬼道的材料,这是他早就瞄好的。

  这些材料比较偏门,也只有城主府这样有足够时间和财力的势力才能收到。

  这些东西对于千云生未来的修炼都有大用,本来他还在想着回头用什么办法带走,没想到城主大人为了让大家安心送死,竟然故作大方的打开了大库,这一下千云生就却之不恭了。

  大家进了大库以后,首先眼光还是盯在那些灵具和灵器上,毕竟这些是能直接增加战力的。

  次一些的也会收些珍玩和材料,甚至还有一两个贪心的,连库里的最笨重的盔甲武器也不放过。要知道那些东西主要是装备凡人的,也不知道这些人拿了有什么用处。

  城主大人看着众人纷纷从大库出来,明白大家也关心这个问题,沉思了一下说道

  “其实千仙师不问我也准备说的,这道卷轴里面封存的是一柄绝世的剑意,还是我们第一代老祖封存的。”

  “你们都知道,我们第一代老祖是一位厉害的剑修,也是他,才有了我们稽下城。因此,这卷轴里封存在就是他最强的一招。”

  接着叹了口气道“这一招也算是我们张家老祖给我们的最后的遗泽了,可惜子孙不孝,不但没有守住家业,就连老祖的遗泽都要用完了。”

  城主大人说道这里,故意顿了顿,才沉痛的望着众人道“所以,请大家放心,有了这道绝世剑意,就算再强大的妖魔也会被枭首。只要到时候大家注意保护好小儿,等他把这道剑意放出,我们就一起冲出稽下城去!”

  说完这些,城主大人一个个的朝着周围的这些人的脸上看去。他现在感觉,众人心中的那股希望之火,被自己终于点燃了。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