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二八 天道子

百二八 天道子

  千云生第一个挑中的,是那个毫无灵气的金钗。这金钗看着就如凡人物品一般,但表面却极为精美,一看就像是炼制灵具的手笔。

  金钗上面的璎珞飞舞,就如繁花点缀般香馨灵动。特别是城主大人珍而重之的单独存放在一处,因此让千云生第一件就拿起了它来。

  不过很快他就失望了,不管他用什么方法,或者是最正规的手法老老实实的施展点唤,还是千云生使用的鬼道的旁门方法,最后都让千云生颓然的得出一个事实,这个就是一枚最普普通通的金钗。

  其实千云生不知道的是,这个金钗正是城主大人的夫人,张公子母亲的遗物,所以才会被城主大人一直如此的珍而视之的带在身边。

  无奈的放下金钗之后,千云生又拿起了第二件物品。这是一个不起眼的牌子,这个牌子灰扑扑的,但是上面却又有一丝极淡的灵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间太久了的原因,这灵气若有若无的,若不赶紧补充,就像马上要消散似的。

  千云生既然有心试探,但还是翻手拿出一枚灵石做好补充的准备。另外一边才抄手把牌子继续捏在手心,开始不停的把灵气灌输到牌子里去。

  随着这个灰扑扑的牌子越来吸取的灵气越多,让千云生哭笑不得的是,这个牌子里竟然冒出了一串串特别奇怪的数字印进了千云生的脑海里。

  千云生仔细琢磨了一番,发现这些数字竟然就像是一本帐薄一般,也不知道他们张家专门用这种特别的手段存储这样的数字有什么用。

  把这个牌子放下,千云生又拿起了第三个小东西,这是一个他看不透的一个奇怪的傀儡。

  这傀儡并没有面貌,衣饰和帽子等雕的也极为普通,根本看不出到底雕的是什么人物。

  而且这傀儡好像有损坏的样子,上面一只手一只脚都没有了,只剩下另外一半的手脚,看来这傀儡破破烂烂的显然被多次使用过。

  启动傀儡的方法无非就那么几种,千云生鼓捣了半天,竟然惊讶的发现这傀儡启动的方法都不在那几种方法之内,这让他来了兴趣,开始仔细研究起来。

  终于,半个时辰以后,咔嗒一声,竟然就如民间机关术一般,在千云生极其复杂的几扭之下,一个奇怪的洞口从傀儡的胸口打开。

  千云生把神识朝里面探去,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城主府竟然还有鬼道之物。

  再想到之前张公子那个卷轴中,发出的诡异的红光,让千云生对张家的身份有了一丝遐想。

  “莫非这张家也曾经出过鬼修?”千云生摸着下巴想了想,不过很快的他就把这点心思抛诸脑后,现在根本不是研究这个时候,关键还是早点脱困而出才是正理。

  这么想着,千云生手一招,从摄魂幡里召出几个魂魄丢了进去。很快的,傀儡在吸收了这几缕魂魄就开始有了动静。不一会儿,这傀儡就咔咔咔的仿佛活了过来。

  要知道按照千云生的认识,能用如此手段隐蔽下傀儡启动方法的,再加上需要的魂魄数量不少,无不代表着这必然是一件品级不低的鬼道之物。

  就在千云生惊喜的看着这个傀儡的时候,没想到他兴奋的表情刚刚浮现出来,傀儡就猛的开始颤动起来。

  在他惊骇莫名的神色中,“轰”的一声,竟然整个傀儡剧烈的爆炸开来。

  还好千云生的摄魂幡强大,再加上他也一直提着一份小心,因此发现不对,就连忙把摄魂幡招到手上挡在身前,这才躲过了这次劫难。

  不过这一次震动还是离千云生太近,侥幸躲过自爆的千云生捂着胸口,不由得破口大骂起来。

  本来他的伤口就因为遁入三界缝隙而已经重新被撕开,这一下巨大的震动彻底把伤口震裂,之前稳固住的伤势又开始有丝丝空间的气息漏了出来。

  千云生一边大骂这傀儡的阴损,这明显就是一件鬼道的陷阱,而且还是专门给同道下的畔子。

  要是上古的鬼修绝对不会上这个当,千云生也是独自一人修炼久了,忘记了同道的阴损了,因此才着了道。

  一脸郁闷的千云生,只好先停了手。还好他储物袋里东西足够,因此连忙挑出一些来,忙了大半天,才终于再一次把伤势稳住。

  不过这么一来,他身上的妖尸化就更严重了,这也让他不由得苦笑。看来如果能出去的话,第一件事就是要彻底的解决伤势的问题。

  忙完这些,千云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尝试,不过他这次谨慎了很多,干脆也不珍惜灵石了,好好布置下几道阵法,才继续拿起一个古拙的盒子开始尝试。

  这盒子千云生印象深刻,乃是放在传送阵法之上,是后来被城主大人单独收起。因此,要说哪个更有可能对现在的困境有帮助,千云生觉得最大的可能性还是这个盒子。

  因此,连续的几次失败以后,千云生深吸一口气,决定试试这个。

  在做好充足的准备以后,千云生才挑开上面贴着的封条,打开了盒子。

  “嗡”的一声,

  就算千云生做足了准备,盒子里一道青色的光芒还以在他意料以外的速度激射而出,瞬间撞破两道防御。

  千云生只来得及看清楚好像是一颗青蒙蒙的种子,这道青光就要撞破第三道防御彻底飞出了。

  他这一下大急,看这种子能轻易的撞破自己防御的样子,恐怕就算外面的阵法也会被他一透而过。

  这东西失掉了倒没有什么关系,千云生最在乎的是,这可能会造成极大的动静,不但有违他的低调的本意,还有可能引来意料不到的敌人。

  不过就在他心中惶急之时,一幕让他惊讶的画面出现了。他的摄魂幡竟然也同时脱去了他的控制,就在青芒飞出的瞬间,幡面一展,激射而出,正好把那颗种子卷住。

  不过更为诡异的是,那颗种子被摄魂幡这么卷住以后,就这样消失在了摄魂幡里。

  摄魂幡一吞下那颗种子,千云生马上就重新恢复了对摄魂幡的控制。他心里一惊,也连忙飞身而起,把摄魂幡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

  这摄魂幡可以算是他最为倚重的法宝,自己也是历经千辛万苦才把它修好,千云生可舍不得它有什么损失。

  千云生研究了半天,甚至每一个法术、每一个细节都试了试、推敲了一番,也没有发现摄魂幡有什么异样,唯一的变化就是之前好不容易喂饱的那个魂魄似乎失去回应的沉睡了下去。

  他见摄魂幡并没有其他什么异样,心里放下了一颗大石头。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正是他这无心的举动,让一众大能们彻底的失去了天道种子的气息!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