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二九 欲魔恨

百二九 欲魔恨

  欲魔觉得自己无比的生气,这感觉多久没有过了?是一千年还是两千年?

  上一次让自己如此生气的时候还是天道种子丢失时,无耻的人类鬼修竟然偷走了自己最为看重的东西。没想到这一次生气竟然还是因为天道种子,竟然还是因为鬼修!

  欲魔觉得自己都要抓狂了,他竭尽所能的折磨自己所能看到、能接触到的一切,甚至那些痛苦的呻吟、腐朽的哀嚎、神圣的倒塌和在淫威之下的小心翼翼都不能减轻他愤怒的千分之一。

  他现在就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一般,受到众位大能的耻笑。他们仿佛像是站在笼子外面,一个个拿着漂亮的酒杯,欣赏一个呆在笼子里,与那些野蛮的怪兽搏斗的角士一般,似乎怪兽的每一次精彩的划破角士的身体,都能引起他们的阵阵欢呼。

  而角士哪怕死亡,也不能引起他们的任何一丝怜悯,就仿佛像是一滩烂泥一般摔倒在路边,就连路过的时候,他们都会皱着眉的绕路,而不会怜悯的看上一眼。

  “哼!”

  不知道是发泄够了还是想到那些冷酷的眼神让欲魔终于冷静了一些,他打了个响指,本来已经被他砸的稀烂的大殿就瞬间恢复了原样。

  欲魔也恢复了冷酷高傲的样子,带着一尊神坻般的冷漠眼神看着面前一面水波般浮现出来的镜子。

  “主人。”,

  魔女妖娆的跪在他的面前,她身后是恍若地狱般的稽下城,无数的死气升腾起来,那些死去的尸体们也在废墟中翻找着残余的人类,就仿佛像是在她身后组成了一只大军。

  欲魔冷冷的看着水镜中跪着的魔女,并不说话。

  魔女也不敢说话,只能跪着,甚至不可能出汗的她竟然觉得有一滴冷汗从额头冒了出来。

  直到过了许久,就在魔女觉得自己的生命就仿佛要在这种毫无意义的时间流逝中彻底的被吸干净的时候,欲魔终于说话了。

  他的声音就仿佛像是地府中穿过的风,也许一个回答不好,他强忍着的怒意就会马上如火山般喷发出来。

  “天道种子在你面前丢了,说说看你准备怎么弥补吧。”长久的等待后,欲魔终于张开了闭上的眼睛,深深的看了魔女一眼,让她觉得灵魂都仿佛都在颤抖。

  “你应该知道天道种子对于我们这些存在的意义,有了它,我们就能补全仙躯;有了它,我们就能扫清感悟天道的障碍!”欲魔这些话说的声音并不重,但在魔女这里,觉得每一个字都像是如重鼓一般敲在心头。

  “主人,”魔女低下头来,颤抖的开口,她知道她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对自己未来的命运产生巨大的影响。

  “这天道种子不仅仅是对您,对妙广天尊或者别的大能也都有莫大的吸引力。”魔女老老实实的陈述着,甚至连变一下音调也不敢。

  “之前这天道种子被血河那老贼用阵法遮蔽住了,我们才没有感应到这种子的位置。现在种子一出世,想来所有的大能都感应到这颗种子了。”魔女继续低着头分析道。

  “但是奇怪的是,就如您感应到的一样,这天道种子的气息,在出现了半天之后,很快的就消失了气息,我想来无非有两种情况。”魔女根本不敢抬头的把自己打好的腹稿一股脑的说出。

  “哪两种情况?”欲魔眼睛半睁的问道。

  “第一,这天道种子重新被遮蔽了下去,既然血河老鬼能在这边设置一个遮蔽天道种子的阵法,那么在传送的那边再设置一个也不一定就不行。”魔女声音清丽,分析的颇有条理。

  欲魔“嗯”了一声,示意她继续。

  “这第二种情况,就是这天道种子被得手之后,立刻就用了,所以才会很快的消失掉了气息。”魔女继续分析道。

  “但是我认为这第二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极小,首先他并不一定能认识这天道种子,这天道种子早就脱出三界,不在五行之中,也只有像主人你这样的大能才能对这天道种子有所了解,在他的层次上想要明白这天道种子的用处,可能性极小。”

  “其次,这天道种子使用也极为苛刻,我想这短短半天时间里,这小鬼修哪怕想找到合适的使用这天道种子的用法,似乎也并不容易。”

  魔女说到这里,才敢微微抬头道:“所以我认为,这天道种子很有可能是被他重新遮蔽了下来。”

  “那要是血河那厮其实早就准备好了使用之物和说明呢?”欲魔咬着牙,就仿佛像是牙齿里有什么被碾碎了一般的突然问道。

  魔女心中一凛,她明白主人只是暂时压住了怒火,连忙拿出一个血红色的珠子,高举过头顶,里面有一丝残魂在里面若隐若现,颤声道:“主人明鉴,这珠子里是血河老鬼的残魂,被属下拿了关在这珠子内。”

  她接着都不敢过于喘气的道:“属下早已问过,这血河老鬼当年偷出主人的天道种子后,其实早就已经重伤,所以他不得已只能匆忙安排下稽下城这个后手后就很快的死去。”

  “不过他死后这么多年来,每一年他的子孙都会重新献祭,把他的残魂唤醒,并提供血食供他的残魂壮大,因此每一年家族的情况他都有了解,并有所指点。”魔女一边娓娓的道来,一边浑身法力涌出,开始在祭坛前献祭这枚珠子。

  “可惜的是,就算有他的指点,他的子孙也不敢修血河的鬼道功法,怕被我们发现,所以导致实力越来越弱。而且他们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去找,怕是我们设下的陷阱,只敢偷偷摸摸的进行。因此,他们一直没有收集到合适的使用天道种子的东西。”随着魔女的献祭,她手上的珠子也开始发出了光。

  “直到一百多年前,这个祭祀突然就彻底断了,从此之后,血河老鬼才正式和家族断了联系。我查了一下,那个时间正好是稽下城出现了一场大的妖潮,他们张家的所有修士全部战死,只能让凡人做了城主,所以也就再没有了祭祀的能力。”魔女一边说着,一边整个祭台都在魔女的祭祀下摇动起来。

  “而且血河老鬼生性谨慎,再加上有血祭这个联络的手段,因此就连天道种子是什么都没有告诉子孙。”欲魔那边,也有一个祭台的虚影露了出来,显然两边开始建立了联系。

  “因此,这百多年来,虽然血河老鬼和张家断了联系,不知道张家最近的发展。但是依属下判断,显然他们不可能正好找到合适天道种子的用法,甚至都不一定知道这种子是什么。”魔女见空间通道稳固,开始把圆球塞进通道内。

  “他们家族只是世世代代相传,这是唤醒老祖的希望,所以才一直保留至今,而血河老鬼也确实是想借用这个天道的种子重新复生,甚至还设计过一个复杂的血祭的方法。”魔女把自己查探到的消息一股脑的说完,这时候她手上一轻,装着血河老祖的残魂的圆珠就被她献祭去了异界。

  魔女说完,见欲魔终于点了点头,她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

  她只见欲魔一把抓住献祭过来的血河的残魂珠子,本来低垂的眉毛扬了起来,仔细的看着在里面挣扎着的血河的残魂,脸上流露出残忍的表情道:“很好,我会好好招呼他的。”

  接着他又往魔女看了过去,冷哼道:“既然这样,天道种子是从你手上丢失的,那我就再给你一个将功折过的机会,我最后模糊感应到的这天道种子出现的地方是西方,你就去那边把天道种子给我找回来吧。”

  “主人明鉴。”魔女连忙拜了下去道:“现在只有我们知道到底是谁拿了这天道种子,因此您的一举一动肯定早就落在那些有心的大能眼里,比如妙广依我之见,不如主人等这段风声过去,再悄悄的派我前往,想来定然能起到掩人耳目的作用,也让他们确认不了那个小鬼修的真正身份。”

  “毕竟现在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完,欲魔罕见的沉吟了一会,问道:“你是说现在去反而得不偿失,就算拿回来了,也有可能被别的大能截走?”

  魔女俯身道:“我听说主人有一件宝物,能遮蔽天机,不如到时就让我带在身边,想来几年以后,凭着主人的能力,肯定能瞒过那些大能的耳目,把我送过去。”

  “也好。”欲魔终于点了点头,他冷笑的看了眼魔女,就仿佛像是一个老道的父亲早就已经看清楚自家小孩的伎俩一般说道:“那你就先把既定的事情做完,然后再出发吧。”

  说完这句,欲魔冷哼一身,把魔女在这边震的节节后退,算是有所惩戒,接着就袖袍一展,彻底断了祭祀的联系,想来是去折磨血河去了。

  魔女长呼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她这会眼中已经布满了阴冷的目光,她冷哼一声命令道:“去给我把张家和所有与其有关系的魂魄全都抓来,我要一个个的审问。”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