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三十 三年后

百三十 三年后

  “老板,快把最好的装备拿出来,记住一定是那种最好的,要是敢拿差一点的破烂货忽悠小爷我,我就把你这小店给拆了。”

  一个长得极其年轻的修士,不知道是刚刚初出茅庐还是不知道江湖的险恶,又或者是受了那个同伴的闲气,正在把一个老旧的柜子敲的梆梆响。

  从柜子的缝隙里、角落中震出的陈年的灰尘让人不禁都怀疑再这么猛砸几下是不是就要连整个柜台都会被他敲塌了。

  “来了来了”一个小伙计模样的忙碌又快捷的捡了几样东西连忙冲了过去。

  他机灵的眼神和忙碌的微微有点发汗的脸庞形成了极好的一张画面,点头哈腰的道:“林少爷,您要的东西我哪敢怠慢,您看,我这不是一早就给您备下了”

  千云生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作为把这家店铺开在燎原沙漠边的东家,他清楚的知道这个时间正是附近的各大门派的年轻弟子们来燎原沙漠历练的时间。

  因此这些天内,时不时的就能看到的这样一些抓紧着最后时间想要补充些更好装备的弟子们。

  这也是每一年燎原沙漠边的这些店铺发财的机会,要知道同时遇到这么多花钱不眨眼的主,别的地方可不好找。

  而每次千云生看到这些年轻的、急切的想要冲进燎原沙漠建立功勋的稚嫩面庞,都不由得会感慨一句:“年轻真好啊。”

  身为一个东家,千云生早就已经历练的把每个人说话的语气、方式,所代表的感情、身份和每一个细微动作所代表的意义全都摸透。

  甚至他都可以从这个人说话中轻微的语气的变化、轻重、遣词造句中的习惯用法,来把这个人是刚强还是软弱、是精明还是大大咧咧全都弄得清清楚楚。

  这就像老道的铁匠一样,哪怕让他闭着眼睛,他也能对于每一个材料的特性、重量、所需要的淬火的温度和击打的力度、时间一般,了如指掌。

  果不其然,他刚刚传音给小伙计拿取的那几样东西,就正是那个林少爷需要的,他这会正惊喜的在那翻来覆去的看。

  这些都是千云生脱离密室后,为了方便发卖城主大人留下来的东西而开的小店,算来已经有三年了。

  在被困了半个多月后,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脱离那个密室的唯一办法竟然是需要把传送来的阵法拆开,然后才能露出真正的暗门来。

  这让千云生不得不感慨张家思维的巧妙,谁又能想到真正破开密室的办法,竟然就在自己的脚下。

  不过还好这份谨慎救了千云生,当他终于出来以后,才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一个巨大的沙漠中央,根本辨不清方向。

  还好自己是找到了关窍破阵而出,顺带着在传送阵法的底部发现了一张地图和一些账本和地契。如果是真的按照之前的想法蛮力破阵的话,自己万一走错了方向,越走越深,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因为当自己出来后才知道,据说这燎原沙漠的外围部分还比较安全,但是越往深里去,里面甚至有堪比大能般的存在。

  顺着地图的指示,千云生顺利的走出了沙漠,在他手上的账本和地契则就是张家留给自己的后手身份了。

  甚至那个灰扑扑的都快没有灵气的牌子,千云生也终于明白有什么用处了,原来那东西是和账簿一起,作为新的身份交接的信物。

  不过千云生想了想,还是没有用那个后手,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后手到底保密不保密千云生根本无从得知,如果自己贸贸然用了,搞不好反而弄巧成拙也不一定。

  因此出来后的千云生,还是先决定把鲍老给的遗泽拿到,再把伤势养好再说。

  千云生正这么想着,从外面飞进来一只白色的鹏鸟,这鹏鸟颇为神俊,也不怕人,落到他的肩头上顾盼神飞,还极为拟人化的还好奇的盯着众人,雄俊的就像是一个王者。

  千云生拍了拍肩头的鹏鸟,鹏鸟也颇为依恋的蹭了蹭他的手,讨要食物。

  这是西域一带凡人常用的一种通讯手段,千云生也时常用它传递消息。他见这鸟虽然是凡鸟,但颇通人性,有意识的多掏出几个种子来喂他吃下,才顺手把鸟腿上的卷轴拿出打开。

  不过当千云生看到纸上的几个字以后,脸色就沉了下来,他把鹏鸟交给伙计带下去照料,自己就转身朝内室走去。

  原来纸条上写的是一个暗号,虽然千云生没有用张家提供的那个后手,但是他却很早就安排人盯住了那几个地方,没想到这一个闲招竟然发挥了作用。

  就在十多天前,他的暗哨传来的消息,竟然有一处地方莫名的被灭门了!

  千云生冷哼一声,走回到房间里去。他的房间里供奉着一尊慈眉善目的观音雕像。

  这燎原沙漠属于中州和西域的交接之处,西域多信奉佛像,凡人里也极为盛行,因此连带着靠近西域的中州之地,也多有人家供奉佛像,千云生这么做一点都不出奇。

  但其实,千云生这么却有自己的深意,他拿到鲍老给他的遗泽之后,才知道,原来之前卖给他的《六祖坛记通感实录》实则是上卷。

  而且如果只修炼上卷而不知道下卷的化解之法的话,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会走火入魔,所以那上卷也可以认为是一个陷阱,只有上卷结合了下卷一起才是真正的密法。

  也就是说,如果千云生不幸身死,以后有人侥幸得到这《六祖坛记通感实录》上卷的话,就算练习,也得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这也体现出了鬼修的心思和一般人不同,他们可没有什么泽被旁人的想法,还恨不得别人得了出事才好。

  因此千云生暗暗庆幸,还好有了下卷,让他可以真正的开始尝试融合鬼修和佛修了,而这尊观音像就是千云生定制的观摩灵具。

  千云生坐回到主座上,皱着眉看着手上这个纸条。

  自己之所以拿到鲍老遗泽之后又回到了这里,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惊讶的发现,不同于南蛮和东海的是,中州和西域,绝大多数绝阴之地和九幽之地早就已经被佛修铲除干净了。

  “这佛修还真是赶净杀绝啊。”发现这一事实的千云生不由得一阵郁闷,而这也是为什么他身上的伤势被耽误的原因。

  不过还好天无绝人之路,经过他多打探,总算被他打听到,由于燎原沙漠有神秘莫测般的大能存在,所以沙漠深处很可能还有绝阴之地或九幽之地并没有给佛修铲除干净。

  这也是为什么千云生又只能重新回到燎原沙漠的原因,但也正是因为大能的存在,轻易的深入燎原沙漠的危险度却大大提升。

  所以依着千云生的谨慎性格,他干脆在沙漠边缘开了个小店,一边搜集情报,一边慢慢发卖城主大人的东西。

  “这些年来,我也算是深入了燎原沙漠几次了,大部分情况我都已经搞清楚,想来会出现绝阴之地或九幽之地的就是那几个地方。”

  千云生盯着眼前的纸条默默出神,

  在他的直觉中,这一次张家安排的后手被灭,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很有可能敌人已经顺着张家这条线找了过来,想到魔女的强大,千云生就打了个冷战。

  “说不好,不但找到九幽之地的计划要提前,恐怕就连这边都得放弃。”千云生把纸条点燃,心中默默筹划,长呼了一口气。

  接着闭目就仿佛自言自语一般:“正好,现在对于那道卷轴的理解也越来越吃力,看来我去西域的计划也要正式提上日程了”,

  千云生这么想着,眼睛睁开,神色复杂的一叹:“刚过了几年安稳的日子,又要开始颠沛留意了。”

  他自嘲的一笑:“难道自己就是一个劳碌命吗?”

  “怎么样,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说的话,我可有办法自己知道。”魔女鲜红的手指捏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的头顶上,那个老者被魔女冷漠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周围散落的全是他们族人的尸体。

  “大大人,你到底要知道什么,小老儿是真的不明白啊。”白发老者早就已经被眼前的死亡吓破了胆,浑身恶臭的瘫软在那里。

  “哼!”

  魔女根本就不跟老者废话,眼神一厉,就一道蛮横的魔气送了进去,把老者的脑子搅得稀烂,自己则闭上眼睛,开始搜索老者的记忆。

  “还真没有那个小鬼修的消息。”魔女丢下了老者的头颅,心中奇怪的道。

  她是对张家留在稽下城的人彻底的搜了魂,才终于发现了这么一个极其隐秘的线索,没想到还是扑了个空。

  “不管了,不是还有几家吗。先把那几家都问完再说,我就不相信发现不了蛛丝马迹。”魔女心中微有定计。

  “我该说你什么好呢,是该说你胆小还是该说你谨慎呢。”魔女轻哼,仰首望着天空思量:“自己可是欲魔大人搅乱了天机,偷偷送过来的,再加上只要在一定距离内我就能与你有感应,我就不相信你能逃的出我的手心。”

  这么想完,魔女把一挥手,整个大宅在她的挥手下瞬间就焚成了一片火海,魔女根本不去看眼前的一切,轻轻的一跺脚就直接消失在原地,只留下满地的尸骨。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