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三一 漠深处

百三一 漠深处

  十天后,千云生悄然踩着一件法宝在空中飞着。

  现在已经到了深夜,沙漠中开始吐出一天里被烈日炙烤的热浪,从空中细细的风里感受到的是越来越冰凉的温度。

  这些天来,他终于下定决心把店铺关闭,甚至那些伙计们也都被他送的很远,彻底抹除了一切他在那个沙漠边小店里的痕迹。

  其实这个决定既意外又正常。接连不停的两次鹏鸟带来的坏消息,终于促使了他的正式决定关闭小店。

  而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卖,城主大人的东西已经陆续被他卖的七七八八,剩下的要不就是自用,要不就是卖出去有可能会露出跟脚的。

  因此现在关闭小店正是时候,而他现在要去的,是沙漠深处几个他还没有探明的地方。

  深入沙漠以后,千云生才发现,这根本不是里面有大能存在,而是不知道什么时间之前有大能陨落在此,造成了沙漠的深处有繁密的道消天象,可以说里面裂痕处处、天崩地裂,每深入一寸都是步步惊心。

  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以后,大能陨落后的异象减轻了一些,但是每一个大能的陨落,从陨落开始到异象彻底的消除往往需要数千年的时间。

  因此,从这些道消除的异象中,千云生判断,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陨落的大能,很有可能距今已经有了上千年的时间。而整个燎原沙漠想要恢复正常,恐怕也还需要数千年时间才行。

  而正是因为这些奇怪的道消异像,才是真正挡住了千云生的原因。

  不过这些年来,千云生也没有闲着。自从获得了鲍老的遗泽和稽下城那一场大战从万兽大阵中“骗”来的数万枚的灵石,千云生彻底的把凝血宝甲升级为了法宝。

  再加上摄魂幡这些年来,也被千云生借着城主大人的雄厚财力,不停歇的喂了数千个的精品魂魄,终于把摄魂幡又提升了一个品级。

  可以说,哪怕就算在法宝中,摄魂幡也算是精品的存在了。

  而正是因为拥有了这些,才有了千云生敢于独自闯入沙漠深处的底气。

  当然,除此之外,千云生还借着自己数次探入的心得,准备了诸多后手。比如可以探知空间裂缝的玄空铃,只要一靠近空间裂缝就会提示。

  再比如为了抵消大能陨落的道消异象,千云生还特别重金求来一枚舍利子做成的法宝,用来届时护住自身。

  这也是鲍老遗泽的好处了,现在千云生明面上已经是一名佛修,拿手的法宝就是这枚舍利子。

  虽然这舍利子在真正争斗的时候其实偏弱,倒是在清心、启慧、入定等方面有种种的妙用。

  特别是对于大能的陨落之地来说,只要稍一深入,就会感受到这种大能陨落的悲愤之情。

  这个其实就是对于任何生灵都是极为不利的,甚至稍微定力不强的,时间久了就会在这种天地同悲的压力下失性发狂。

  这也是为什么沙漠深处人人谈之色变的根本原因。

  不过对于千云生来说,选择这枚舍利子练成的金刚珠作为法宝,本也并不是真的就要用它来争斗的,倒是看中它各种辅助的妙用。

  其实真要是遇到危险了,千云生在人多的时候最多就是用金刚珠做做样子,实在不行就脚底抹油。

  要是没有人的地方,或者趁别人落单了,他就可以直接就拿出摄魂幡,绝大多数人都根本挡不住。

  因此金刚珠本就不是千云生拿来争斗用的。

  这些年来,倒也是有几个不开眼的,想要算计千云生,最后无一例外的都成了千云生的幡内冤魂。

  世间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当你成为弱者的时候,老天爷往往还要让你经受更多的苦难,连现在仅有的也要从你手上拿走;而当你成为强者以后,哪怕你本来就已经拥有,老天爷还是会给予更多。

  就拿那几个想要打劫的人来说,就是因为看到千云生的法宝太弱,所以才起了歹念。哪里想到最后不但没有打劫成功,一身身家还都便宜了千云生。

  千云生心中冷哼,对于这样的人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成为他幡中的一员。

  他又从身上扯出来一个珠子,和他那个法宝金刚珠颇为相似。

  这个珠子就是城主大人身上的千幻珠,最后也成为了千云生的战利品。

  别看这珠子似乎品级不高,就连凡人都能使用,但是在千云生得到这么久以后,细心研究下来,发现竟然就连他还是没有彻底搞清楚这珠子的所有的作用。

  因此越研究,千云生对这枚珠子就越喜欢。这珠子不愧是千幻之名,虽然每一个用处都似乎看似冷门,但集合起来,让千云生根本不敢对它等闲视之。

  甚至有两次深入燎原沙漠,千云生竟然是靠着这千幻珠提前预警,才全身而退,否则的话很可能就要吃大亏。

  因此,随着快要深入沙漠的中心,千云生也把这珠子拿了出来,挂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随着千云生越飞越高,远处的沙漠也向着千云生露出了真容。

  不同于外围深暗的夜色,沙漠的中心部分,是常年不变的深黄色,就仿佛像是这一片的天空独立成为了一个空间一般。

  远远的望去,大地上,无数的黄沙被席卷起来,卷到天空中去,然后再从极高的位置往中心飘落。

  这些被卷起的黄沙这大能陨落的外围形成了一股沙墙的奇观,而这个沙墙也是人们口口相传的大多数人能到达的极限。

  每一个进入沙漠的人都会被谆谆叮嘱,一旦看到这沙墙,就一定要停步,千万不能再深入了。

  而这种奇怪的景象已经延续了上千的时间,无数的黄沙就这么被卷了进去,再往中间落下。

  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人能真正的进入战场的中心看一眼。千云生一直在想,如此之多,持续时间如此之久的黄沙被卷进了中心,那中心得堆出多么大一个沙丘啊。

  不过很快的千云生就笑了笑,大能的手段,岂是自己能窥视的?

  现在重要的还是要把伤疗好才是正经,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就是因为伤势的拖累,导致除了多学了些法术,一身灵气反而一直停滞不前,这已经成为了他极大的拖累了。

  想到这里,千云生眼神炙烈,他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这次一定要成功。因此他手中掐诀,就要加速飞去。

  突然,他“咦”了一声,停了下来,侧头听了听下面的声响。

  下面有几个人的争斗引起了他的注意,千云生嘴角一勾,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他感兴趣的事情。他把金刚珠一压,就从高空中悄然掩了过去。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