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三二 宫小月

百三二 宫小月

  宫小月心中很后悔,为了给师傅采一株燎原沙漠中特有的灵药,走远了一些,就被身后两个敌对门派的弟子辍上。结果交手之下不敌,只好往沙漠深处逃去。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远处的天空中,一道身影正悄悄的遁了过来。

  “没有用的,你逃不掉的。”身后的两个人依然在大呼小叫,他们大概是想要通过这样的喊方式,不停的打击宫小月逃跑的意志。

  “你以为你那死鬼师傅是怎么受的重伤?实话告诉你吧,就是我们青凝谷下的套。没了你那个死鬼师父,我看你们紫阳宗还怎么抵挡我们青凝谷的蚕食?”其中一个高个子远远的扬声道。

  “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们是不会给你有机会采到玄涎草的。”戏虐的声音通过沙漠的风,悠悠的传进宫小月的耳朵里。

  后面的一高一矮的两个追兵不知道是为了扰乱她的心神,还是觉得胜券在握,竟然大声把这样的隐秘之事都说了出来。

  千云生这时已遁到了附近,这青凝谷和紫阳宗他倒都听说过,都是附近的小门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龌龊,竟然弄到了互下死手的地步。

  不过这些都不是千云生所关心的,而是前面正在奔跑的女子身上,千云生感觉到了一丝极淡的鬼气。

  也许是这女子修炼不久,或者是所得的传承不够,她竟然还不懂得掩饰这一层的鬼气,所以被千云生堪知。

  这些年来,为了报答鲍老的恩情,千云生也一直在寻找可以继承鲍老衣钵的传人。

  也的确是让他找到了几颗种子,但本着考察的态度,千云生一人丢了一段自己所抄的入门心得给了他们,看看未来随着这些人发展,在其中能不能真的挑到好苗子。

  因此,今天在千云生意外之下,发现了这么一丝极淡的鬼气,所以心思一动,才遁来看看。

  不过他也并不急着出手,一个可以继承鲍老衣钵的,在千云生看来必须要心志、机变都得过关才行。尤其是鬼修,如果没一点手腕和灵活度的话,那被发现是很容易的事情。

  所以他遁过来以后,先是悄然掩到一边看着。如果他评估下来这个小姑娘真的值得他救的话,看在同为鬼修的份上千云生倒不介意帮上一把。尤其是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更加能看清楚一个人的品行。

  宫小月心中很急,她已经隐隐的能看到远处的黄沙天壁了。

  这边的人都把这天壁视为天堑,据说进去的人十死无生,因此对她来说,剩下来的这段路,如果还摆脱不了身后这两个人,就真的只能回身一战了。

  宫小月扭回头看了看追兵,她身后的两个人,高的叫解胜,矮的叫陈文海。

  他们都是青凝谷这一期过来试炼的核心弟子,单打独斗自己也许不怕他们,但是两个一起的话,自己就只有落荒而逃的份了。

  而且这一路过来,别看这两个人大呼小叫的样子,但是他们实际谨慎的很。

  自己中间卖了几次破绽想要把他们分开,但是他们就是紧紧的靠在一起,哪怕追慢一点也绝不分开,这让自己想要以伤换伤的先解决掉一个也变成了不可能。

  而且宫小月也看出来,对方似乎极有耐心,他们似乎并不急于追上自己,反而是极有耐心的驱赶着自己,好让她不多的耐力和体力消耗殆尽。

  “绝不能让他们得逞”,宫小月这么想着,服下一颗回气丹,这是她最后一颗回气丹了。

  她有点后悔,要不是为了给师傅采药自己把大部分灵石都拿去做采药的准备的话,自己再多准备一些回气丹,那么应付现在这个情况就要好的多。

  可惜一想到师父苍老的病倒在床塌上,本来作为门内的擎天一柱现在形销骨立,宫小月就觉得一阵心疼。

  “这一次一定要治好师傅,哪怕是用这个”,宫小月在怀里捏了捏,那是一头铁甲尸,是她背着师傅偷偷练出来的。

  宫小月知道这次来燎原沙漠的风险极高,自己又没有什么好的厉害手段,所以就偷偷练了这具铁甲尸,作为不到万不得已的后手。这也是她带着追兵越跑越深的原因,就是希望越少人看到越好。

  “师傅,希望你能原谅小月。”宫小月捏着那具铁甲尸,她甚至能想象的出师傅知道她偷偷修了鬼道功法是会如何的吃惊和愤怒。

  她本来只是一个小户农家的女子,那一年遍地饥荒,自己的父母为了省一口吃的,双双亡故,要是不师傅正好经过,救了宫小月,恐怕她也得死在那场饥荒下。

  从那以后,宫小月就把师傅当成了最亲的亲人。

  “为了给师傅治病,就算是身坠幽冥,粉身碎骨,万劫不覆,我也不悔。”宫小月默默念着,又逃了一会,她发现最后一颗回气丹的药效也在减退,干脆的猛然转身,准备应战,不再犹豫。

  “哈哈,逃啊,怎么不逃了?”这句话是从高个的解胜嘴里说出来,

  “哼,我看是没回气丹了吧。”不屑的话是从矮个的陈文海嘴里蹦出。

  不过他们嘴上虽然说着不屑的话,但是他们两个还是把一柄一阶灵具,一柄二阶灵具紧紧的抓在手上,显示出他们心里并不是如他们嘴上说的那么不屑。

  宫小月现在有点后悔,自己得到的只是一本很简单很粗浅的炼尸的法门,又没有师傅指导,所以这铁甲尸炼的其实乱七八糟。

  她现在也很担心,自己将这铁甲尸祭出来,能不能起到牵制一个人的作用,从而让自己快速的击杀另一个。

  要知道铁甲尸祭出以后,她就再也没有退路了,一定要把对方两个都杀死在这里才行。

  如果让他们两个逃了一个,或者被他们反杀死在这里的话,都会给师门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勾结鬼修的罪名压下来,恐怕自己那个本来就不大的门派就更加保不住了。

  不过宫小月依然不后悔,这次如果拿不回玄涎草回去,师傅一死,自己的门派也一样是完了。

  既然这样,还不如努力博一博,或许还能有生机,想到这里,她把心思一横,冷然看着面前的二人。

  对面两个见宫小月迟迟没有动作,还以为她怕了,反而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其中一个淫笑道:“师哥,我看这宫姑娘如花似玉的,死了倒是可惜,不如一会不要急着下杀手,把她掳了回去,与我们哥们两个双宿双栖如何?”

  另外一个则冷笑道:“我看你是猪油蒙了心了,这可是朵玫瑰,你可别小心扎了手,我们还是赶紧动手,长老还等着人头复命呢。”

  说完一舞手上一柄烈阳刀,就要攻了上来。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