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五三 焚天阵

百五三 焚天阵

  眼前的蜃气的异状引起了千云生的警觉。

  刚才短促的试探让他看出了一点点端倪,这也让他开始看着有若生命般的蜃气沉思起来。

  眼前的蜃气在千云生的眼中已经变了一个模样,刚才那一下蜃气突然伸出的獠牙虽然短暂而局促,但已经迫使千云生把它当成一个生命体开始考量起来。

  “或者这蜃气经过漫长岁月的演化出现了什么不知名的变化,又或者这很可能是当时这九十地蜃景大阵残阵本身就是有如茨灵智。”千云生沉思道。

  不过千云生还是倾向于后面一种情况。

  如果这残阵产生了什么变化或者拥有灵智的话,没道理如此长久的蛰伏不出。这么长的时间,足够它向外试探了。

  就像现在这样,随着阿古和千云生停止了攻击,这蜃气也逐渐平复,又重新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看来如果没人攻击的话,这残阵还能呆在这里很久。”千云生初步判断。

  “不过这阵法看来应该已经残破的厉害,除了最基本的几个能力,别的能力都已经消失了。”看着蜃气的反击情况,千云生越发觉得那个传言可能是真的。

  既然是这样的情况,千云生就不准备硬碰硬了。这片蜃气太广大,全部清除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看来要重新调整计划了。”千云生一伸手,一只幽蓝的有如活物般的火焰就从储物袋里被他掏了出来。

  阿古本来满不在乎的看着千云生在那里沉思,在看到这道火焰后也双眼一亮,搓着手飘了过来,盯着千云生手上的这团火焰道:“不错啊,好吃。”

  “你就知道吃啊,”千云生白了阿古一眼。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阿古已经吃掉了好几块魔晶,还有起码数千枚的灵石、百来张的符箓。

  虽然灵鬼吃饱了可以很久才需要进食,但是千云生看到这么一个大胃王,看到什么东西都会用好不好吃来衡量一下,还是感到深深的无力。

  “这地灵鬼虽然比别的灵鬼更强大一些,但看样子胃口也比别的灵鬼更好一些啊。”

  千云生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思维陷阱,他只注意到地灵鬼的强大,而没有注意到自己可怜的身家能否供养的起。

  不同于千云生的忧伤,阿古对于现在的生活倒是很满意。

  见可怜,这黄沙壁的资源实在是太少、太荒凉了,所以我们可怜的阿古从出生开始,就从来都没有吃饱过。

  所以,阿古只好用漫长睡眠的积攒和无边的死气来帮助着自己缓慢的成长。

  这也是为什么阿古这么长的时间里,甚至还连鬼将都没有转化成功的最根本原因。

  要知道在别的地方,如果阿古有足够多的资源给它掠夺的话,它恐怕很可能早就成了鬼王也不一定。

  当然对于黄沙壁来,里面显然更安全,而在外面则更危险。也许阿古在外面的话,还没成长起来,就被大能抹去了也不一定。

  因此阿古对于自己这个新朋友还是很满意的,起码终于感受到了吃饱是种怎样的感觉。

  “这次我们要不试一下不要把蜃气全部击散,而是在上面烧出一个洞来如何?”见之前的方法太耗费时间,千云生和阿古声地商量。

  “快是快了,但你不怕后路被截断吗?我可感觉到这里面不仅仅是蜃气这么简单。”阿古有点犹豫。

  “能不能想办法把里面的东西引出来?”千云生目光闪烁。

  “可以试试。”阿古雀跃起来,看来它实在不愿意在蜃气没有消失的情况下就贸然冲进去。

  千云生点零头,看到连阿古都这么慎重,他就更加紧张了。如果里面的东西连阿古都感到了棘手,那自己这水平,如果一不心,就很可能得把自己命都搭在里面。

  算了算时间还够,千云生干脆不怕麻烦,俯身开始布置起阵法来。特别是那一团蓝色的灵火,被它布置在了中央的位置。

  这一次千云生要布置的,是焚阵的升级版--大日焚阵,用的是那朵幽寒的冰蓝离火作为阵法的核心。

  之前在他的有意试探之下,发现焚阵对于蜃气的效果很好。因此他也没有犹豫,再一次布置起更加厉害的升级版大日焚阵来。

  千云生先是毫不犹豫的拿出白色的骨粉,厚厚的在虚空中布置出阵基来,然后在上面开始以手指代笔指指画画,画出一个个奇怪的符文。

  这还是他在东海实验成功了这个方法,这一次没想到临空布阵依然有用。

  而且千云生对这骨粉也有感情,一个是这骨粉够便宜,另外一个也是这骨粉,帮助它在东海逃过了妖魔的追杀。

  所以现在千云生出门,都会有意识的多带一些。

  把阵基布置好以后,他才一招手,拿出十二根画着密密麻麻符文的定元柱出来,布置到阵法的关键节点上。

  看到这些定元柱被自己钉了下去,他长出了一口气。

  这一套大日焚阵里如果要哪个最贵,恐怕就是这十二根定元柱了。

  这些定远柱相当于阵法威力的放大器,每多一根定元柱,则就可以把阵法的威力放大一倍。

  而且定元柱越多,这威力还可以叠加。因此就可以看出,这定元柱是如何的有用。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定元柱也无比的昂贵,单根都在十万枚灵石以上,要不是千云生打劫了城主大人,他手上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宝贝。

  要知道就连稽下城的底蕴,也一共只有这十二枚而已。

  虽然反过来,这些定元柱是吃灵石的大户,但好处是这些定元柱可以反复利用,因此也可以称之为家族的底蕴了。

  要不是张家这么多年积累,凭着千云生自己去弄,就算他有足够的灵石,恐怕三年过去了,一根定元柱也不一定弄的到。

  只不过千云生把定元柱弄在这里有点浪费,最正确的用法应该是布置在护城大阵或者家族大阵上才对。

  千云生则管不了这定元柱是否大才用了,是否是躺在储物袋里一直吃灰。

  对于他来,他现在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可没有心思考虑物尽其用的问题,只要这东西好用,对于千云生来就是最好的。

  把定元柱固定好以后,他又在每个柱子间堆好了足够的灵材,才信心十足的站了起来。

  “看这次还攻不破你”,千云生冷哼一声,招来阿古一起躲到烈火金刚阵之后,让阿古帮他护法,自己则开始掐诀。

  就在千云生打出法诀启动阵法以后,那朵幽蓝的灵火仿佛像是被浇了油,瞬间抽空了布置在它下面的一堆灵石,扶摇直上的变得庞大起来。

  本来这灵火极的时候还显得模样十分可爱,在灵气的迅速滋养下很快就变了样子,露出了它毁灭的本质。一道死亡的冰寒死亡的气息从阵法上升了起来,朝着蜃气扑去。

  这道死寒的冷气先是顺着阵法的纹路,绕着幽蓝的灵火升了起来。紧接着,就一根定元柱、一根定远柱的缠绕着汹涌而去。

  随着这道死寒的气息被一根根的定元柱放大,那道本来就已经恍如森冷的气息,就更加的深邃起来。

  “嘶!”

  如同绸缎撕裂的声音,又像寒风划破枯枝。

  极度的森冷又带着如火焰般的炽烈,倏地没入蜃气那收缩的更为紧密的泥潭之郑瞬息之间,就把泥泞的蜃气冻的有如冻土一般。

  蜃气就仿佛拟人似的一颤,更多的蜃气朝着被大日焚阵法冲开的空隙处涌去,想要把这被冲出的洞口弥补起来。

  但这次不同于之前的是,在极度的死寒之下,这些蜃气纷纷被冻成了冰晶一般摔落到地上。

  更加诡异的是,在这种死寒的焰火的包围下,这些摔落到地上的冰晶,又很快的被纷纷蒸发成了白气。

  “成了!”

  千云生激动的和阿古击掌相庆,果然在这灵火的攻击下,蜃气里终于出现了一个无法愈合的大洞。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