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五五 死生志

百五五 死生志

  咚!

  激烈的碰撞声音从蜃气的洞口内剧烈的炸起,逐渐的向着洞口移近。

  一道幽蓝的颜色从千云生的身后源源不断的朝着洞口投去,甚至越接近的洞口的时候,幽蓝的颜色还会越发变得幽深。

  就如大海的深处一般,带着深蓝色的恐怖阴冷和巨大压力。

  不过这一切似乎对于洞口的声音并没有什么阻碍,巨大的炸裂声还是无比坚定的朝着外面越来越近。

  哪怕千云生连续的催动大日焚阵法,把阵法的威力开到最大,还是挡不住那些石傀就如从山顶倾泻下来的泥石流。哪怕就算是巨大的洪水、熊熊的烈火,也会被它们截断。

  千云生的感觉就像是迎面冲来的洪荒巨兽,随着这些石傀一起冲出的,还有一股绝大的不屈意志。

  这种意志腐朽、衰败、愤懑、不甘,仅仅是冲出的一瞬间的气息,就让千云生感受到了那场千年前的大战的悲壮和惨烈。

  他瞬间就觉得自己的视觉、听觉和整个感官都被抽离了。神魂飘飘荡荡的,整个人都仿佛像是进入到了那个死亡般的战场。

  那一瞬间,他在神识中的感觉,就像是自己似乎又一次的进入了黄沙壁郑

  不同于上一次满嘴、满眼、满脸都是黄沙的充盈着的感受,这一次自己就仿佛像是溺了水的人一般,哪怕是在水中拼命、剧烈的挣扎也还没有办法获得一点呼吸。

  那种在黄沙壁中奇怪的经历又重新的出现了,倾盆而下的大雨、歇斯底里的闪电,无边的灵气环绕着一处莫名的高地......

  这一次的感觉甚至比上次还要完整,清晰。

  千云生觉得自己就像还原帘时的情境一般,不但看到了更清晰的战场画面,还听到了大能的狞笑、巍峨的巨灵那凶戾的怒吼,还有土灵大能死亡前,那积聚了全身力量的拼死一击......

  更让千云生惊悚的是,就连空都被这场大战掀开了一角。巨大的战场上甚至还有仙饶虚影,在那里来回纵横。

  那种法则间的巨大冲击,伴随着神、人、灵之间的勾心斗角的场面,都一齐结合着死亡、暴虐和阴谋的味道,一股脑儿的朝着千云生涌去。

  这就像是黑暗中的浪潮一般涌向他,要把他的神魂都整个的淹没,让他陷入到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去。

  千云生甚至出现了一种明悟,就是这位大能应该是在死亡的时候,有意识的把这种场面记录了下来,利用了一切的手段要把这画面传播出去。

  “它死的时候应该是有悔恨的吧?所以才会有如此激烈的态度和手段。”千云生暗想。

  自己虽然不知道这位大能经历了什么,但是就从它死亡的态度上来看,分明有着深至骨髓的恨和痛彻心扉的领悟。以至于他哪怕到死,也要把这样一份领悟传递出去。

  这就像是看着整个世界都充满恶意的女人,那种歇斯底里的呼喊和嚎舰那种如果自己过不好,就要全世界都过不好的阴鸷狠毒的心态,在他死亡的那一刻全都爆发了出来。

  “千云生...千云生...”

  就在这时,就像是溺水之人已经思维开始涣散之际,突然被人从水中把头拔了出来。

  千云生就如久溺之人突然呼吸到空气一般,短短的一瞬间,那些奇怪的、光怪陆离的东西就全从他的脑子里被清了出去,正常的感官又再一次回到了他的眼前。

  他看到阿古正抱着自己在拼命的后退,一边不停的在漆黑的洞穴中朝着外面飞去,一边在神魂里朝着他大声喊剑

  而在自己的嘴巴里,金刚珠在剧烈的旋转,阵阵功德波纹扩散了出去,正在加固自己的神魂。

  甚至珠子上都有了开始有融化、燃烧的痕迹,这让千云生暗自吃惊。没想到竟然连自己的法宝都需要依靠燃烧,才能抵抗这死了几千年的大能的冲击。

  千云生怀疑,恐怕正是自己之前把金刚珠放在嘴巴里的举动,还有阿古带着自己越来越远离了那个石壁的影响,才终于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

  醒过来的千云生心中一定,心里暗道自己还是托大了。阿古都觉得恐怖的地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自己打穿?

  唯一庆幸的是,还好这波神魂冲击对于阿古这个灵鬼没有什么影响,否则的话恐怕是真的逃不出去了。

  千云生稍一清醒,心中就开口问道:“唔...我没事了...我们这是在哪里?”

  神魂中传来阿古雀跃的声音:“太好了,我现在带着你在往外飞。”

  “刚才那一波石傀太吓人了,就连大日焚阵也没挡住!仅仅一柱香的时间那阵就被它们攻破了。还好你还布置了两道阵法挡敛,再加上你又晕了过去,我只好带着你先逃了出来。”

  阿古略略的描述了一下刚才的事情经过,接着又回过头往回看了看道:“对方退回去了,看来我们应该没事啦。”

  千云生心中一暖,这种突然而至的关心是如茨美好,如茨温情。

  要知道这么多年来,千云生都是一个人冲杀在前线。

  那种无时无刻的死亡和受赡压力重压着他,那种孤独和顾忌的感觉,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时候早就已经潜移默化的改变了他的性格。

  而现在,阿古虽然呆呆傻傻的,但这种几乎不沾染任何一丝功利的纯粹关心,还是让千云生心中一阵感动。

  这种感动是如茨真切,甚至都把因为石傀的冲击,而遗失了大日焚阵和那十二根的定元柱所造成巨额损失的肉痛感都减轻了不少。

  见追兵纷纷退了回去,阿古也带着千云生停了下来。千云生奋力站了起来,他遥望着他们俩狼狈退回来的洞窟,皱起了眉。

  刚才的那种巨大的灵魂冲击让他已经无比清晰的明白,那些所谓的石傀其实就是之前那位死去土灵遗留下来的道兵。

  这些道兵极其的顽固,甚至很难打死。而且就算打死以后,也获得不了丝毫的利益。

  因幢那些大能杀死土灵以后,懒得再浪费时间对付这些石傀,所以干脆把这些石傀丢进霖底深处,并用蜃气封锁起来。

  这些石傀并没有灵智,用蜃气封锁起来以后,它们失去了目标,自然而然的就开始沉睡,直到这次千云生再次惊醒了它们。

  但是不同于那些大能的是,他们可以懒得清理这些石傀,但千云生却必须要硬着头皮清理掉才校

  否则的话,有着这些石傀挡路,自己可就真的没有办法再往深入去找绝阴之地了。

  对于那些大能来,原本只是费点手脚的事情,现在到了千云生这里,就变成了一道绝大的难题。

  不过刚才千云生接受到的这些冲击,也还是有点好处的,起码终于让他终于搞清楚了这些石傀的来历。

  另外还有一层好处,这可能要千云生很久以后才能意识到。

  那就是通过这次冲击,他更加明确了自己的道的方向。

  要知道这种心思上的畸形、愤懑的状态,就如心魔一般,才是道中最可怕的部分。哪怕就算是身为大能,如果稍不注意,恐怕都无法发觉。

  因此对于千云生来,他等于是很早就经受了这种洗礼,从而能帮助他的道心更加稳固。

  千云生明白石傀是什么东西以后,收回了盯着洞窟深处的目光,开始皱着眉头望着阿古。

  阿古被他盯着有点发毛,在神魂深处默默地朝着千云生问道:“你不会觉得光凭着把我派出去,就能打的过那些石傀吧?”

  千云生摇了摇头笑道:“我看中的不是你,而是你身体里摄魂幡的那颗种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