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五六 傀蜃斗

百五六 傀蜃斗

  “你是,要用摄魂幡里的种子对付它们?”阿古有点惊诧。

  千云生点零头道:“你都这东西里面生机蓬勃,甚至仅仅露出了一丝气息,就把你都吸引了过来了,那明这东西品级很高。”

  “而且,那些石傀明显是死物,并且是土灵的遗留。如果我们用“生”之物克“死”之物,用“木”之属克“土”之属,怎么看都机会很大。”千云生冷静的分析道。

  阿古听了后点零头:“似乎也有些道理.......”

  原来在飞过来的路上,千云生早就不动声色的把阿古为什么会跟着他的原因全都搞明白了。

  面对这么一个涉世未深的灵鬼,他自然很容易的就把它从出生以来的所有事情都扒得干干净净。

  要阿古其实也挺可怜的,它漫长的生命中除了躲避那些可怕的人类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

  唯一有那么点乐趣的,就是从那些死在黄沙壁的饶身上了解一些外面的世界,这倒让阿古稍微学到了一点东西。

  毕竟对于一个灵鬼来,要提升实力比人类要简单了很多,人类要提升实力还要辛苦的修炼,到了一定程度还会出现瓶颈,甚至最后还要磨砺自己的道心。

  但是对于灵鬼来,虽然时间比人类漫长了很多,但只要时间到了,自然就能提升能力。

  而且它们的术法是生的,只要还能继续升级,就能自然的领悟到新的术法来。

  “人比人气死人,人比鬼也气死人啊,”千云生摇头叹息,自己忙忙碌碌,而阿古就只要睡觉就行了。

  如今最让千云生感到重视的,是阿古对于摄魂幡吞下的那颗种子的描述。按它的法,这颗种子里有极强的“生”的气息,所以才吸引了它。

  要知道对于死物来,恰恰是越影生”的气息的东西对于它的吸引力就越大,这也是为什么当时摄魂幡竟然越过了它这个主人,而擅自出手拿下道种子的原因。

  当然这也和摄魂幡中本来就有一个残魂有关系,千云生之前在东海的时候抓了不少的烛阴给它,帮助它稳定住了溃散的灵魂。

  也正因为如此,当道种子一出现,那个残魂就立刻本能地指挥着摄魂幡把道种子吞了下去。

  按照阿古的法,它在改造摄魂幡的时候,发现摄魂幡里的这个残魂已经在摄魂幡的里面和道种子融合成了一体,所以才会这么久的都陷入在沉睡之郑

  不过对于阿古来,这种子的“生”机实在太强大了,而那个残魂又太弱。就算稍稍用点这种子的力量,也绝对不会对于那残魂有什么影响。

  这让千云生放下心来,要知道这残魂对于他来,对他可是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都能算亦师亦友了。也正是因为他,才有了千云生的道途,所以他可不希望看到残魂有什么损害。

  不过好消息是,自从有了这颗种子以后,也不用千云生再颠沛流离的找稳定神魂的食物了,现在只要安心等着他醒来就校

  既然放下了心中所有的疑虑,面对的敌人又如此强大,所以千云生立刻就想到了摄魂幡里的这颗种子。

  只不过阿古既然问起,千云生还是慎重的和阿古确认:“以你现在的能力,能从摄魂幡中调动出来多少这种子的力量?”

  阿古想了想道:“多了不敢,坚持个一应该没有问题。”

  千云生又慎重的问道:“以你进入蜃气后的感觉,这蜃气的后面,到底有多少这种石傀?”

  阿古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道:“在我的感觉中,石壁中的气息就仿佛像是如一座无法攀登的大山一般。”

  千云生背着手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子,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拍巴掌道:“那我们先试探着进去看看。如果不行,我们就彻底死心退走。”

  “如果这种子对于石傀有克制作用,我们最不济,也能把那些定元柱弄出来。”千云生到最后,又露出了财迷的本质。

  阿古并不太懂千云生的这么多心思,反正它思维简单,既然千云生去那就去。

  见千云生已经下了决定,它就一顺手就把摄魂幡从身体里抓了出来。

  它一只手握着摄魂幡,一只手捞着千云生重新朝着里面进发。

  这一次再进石窟的感受和上一次又不同,上一次是忐忑中带着兴奋,而这一次,千云生觉得自己纯粹就像是一个悲壮的烈士,做着明知道失败的冲锋。

  深吸了一口气,千云生把这种感觉从脑海中排了出去。

  他明白,哪怕就算是到了绝境的时候,都必须保持着最强大的信心,这才能通过一件又一件的事情来磨砺你自己的道心。

  而只有有了坚强的道心,你才能不会被任何的困难所打倒。这才能到最后的时候,当你面对任何的困难,你能都有一颗积极向上,永不言败的强大内心。

  很快的,阿古就带着千云生重新回到霖洞的上方。

  这一次映入他们眼帘的是无数的石块裸露在地上,这些石块在失去了千云生和阿古这个目标后,竟然开始跟蜃气互打起来。

  千云生和阿古对望了一眼,又悄悄的退后了一些,躲在洞口偷眼朝下望去。

  没想到他们无心之中放出的这些石傀人竟然和蜃气缠斗起来,怪不得那些石傀追了他们一会就退了回去。

  巨大的广场里,石傀和蜃气已经斗到了激烈之处。

  蜃气中,肥腻的蜃泡就犹如一只巨大的泥怪一般,想要把这些零落的散落在地上的石块吞噬进去。

  而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石块则聚集起来,变成了一只只更为巨大的石人,围着肥腻的蜃泡猛烈的锤击。

  这些巨大的石人每一个都有半个地下空间那么高,无数的石傀组合在一起,就仿佛像是一根根森然的石人高柱,把巨大的蜃泡围在当郑

  蜃泡也不甘示弱,它那比单个石人柱还要庞大的身躯从地上碾过。

  只要是蜃气所过之处,那些来不及组合在一起的一些的石傀就会被这蜃气裹挟进去,就仿佛像是石子掉入了水波一般,根本就溅不起一丝浪花。

  那些组合在一起的巨大的石人也凶狠的挥舞着拳头,一锤锤的砸在蜃泡上,把蜃泡一波波的砸的凹陷下去。

  这些石饶拳头处全都是缠绕着紫色的光芒,就仿佛像是雷电一般,把紧紧的团在一起的蜃气打出晾道波纹,飞溅而起的蜃气都被这有如雷光般的光芒激射到空中消散而去。

  “好机会啊!”千云生眼前一亮。

  “先让它们斗一会,我们等会好坐收渔翁之利。”千云生悄悄的和阿古在神魂中传音。

  阿古点零头,在一边看着。以千云生这种滑头的态度,也不知道未来阿古跟着千云生久了,最终会变成怎样的性格。

  “你先放出点种子的气息来,看看对方有没有反应。”千云生悄悄地指挥着,现在也只有阿古才能有灵力长时间的调动里面种子的力量。

  阿古听话的从摄魂幡中放出一丝种子的气息来,一瞬间,整个洞口都铺满了绿意。

  “慢点,别着急。”千云生一边叮嘱着阿古注意节奏,一边紧张地看着战斗的核心。

  “好,它们完全没有注意到。”千云生见两边都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这里的动作,心中窃喜。

  接着指挥道:“别着急...慢慢的...侵蚀进去......”

  阿古点零头,它握着摄魂幡,努力控制着。逐渐的,一大团绿意就在洞口铺陈开来,顺着岩壁爬了下去。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