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五七 养阴气

百五七 养阴气

  “对!先把这片占住,不要管它们争斗的位置。”

  “对!慢点,缓点,我们不着急,地方包围中央懂不懂?农村包围城市懂不懂?好吧,串词了...”

  千云生气的一拍脑子,这阿古实在是呆的让人哭笑不得,怎么就不会一点迂回战术呢,自己看来以后出去得找本三十六计让它好好学学。

  巨大的空间里,大部分角落的地方都出现了郁郁葱葱的景象。不同于蜃气里那些虚假的景色,这恐怕是数千年来,第一次黄沙壁内部出现如此蓬勃的生机。

  这些生机甚至还带着有法则般的力量,所过之处,就连那些一点的石傀也被这绿意困住无法动弹,就仿佛像是真的点缀在绿地上的石块一般。

  不过可惜的是,阿古的操作实在太差劲了。按照千云生的想法,在石傀和蜃气没发现的时候,就应该来一个彻底的大迂回把它们两方都直接包了饺子。

  但是没想到的是,阿古的操作过于粗糙和直接,以至于早早的就被石傀和蜃气发现,导致它们两方全都缩了回去。

  千云生气的直搓牙花,阿古也捏着摄魂幡委屈的地在他身后。

  他们俩还是先飞出去,把之前那个大日焚阵的残骸收回。

  大日焚阵上的灵火已经没了踪迹,看来是被石傀灭了。定元柱可能是石傀不知道有多重要,所以只损毁了两三根。

  千云生虽然心疼自己那朵好不容易交换来的灵火,但看到定元柱损失不大,还是满脸欣喜的都收了起来。

  “这几根定元柱虽然损毁了,但也能卖点灵石吧。”千云生边收边发出了一种肉疼般的叹息声。

  那感觉就像是一群老鳏夫呆在墙角吹牛晒太阳时,看到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走过时,所一齐发出的那种叹息声。

  把东西都收拾完,千云生回过头来,仔细的看了看场中的形势,摇了摇头。

  阿古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够好,飘过来谄笑道:“现在怎办?要不要我带着摄魂幡再杀进去?”

  千云生瞄了它一眼,皱眉道:“它们现在紧紧的帖着那片石壁,我总觉得那片石壁没那么简单。”

  阿古也望着那边石壁,慎重的道:“我也觉得那片石壁,有点阴崇......”

  阿古这么,千云生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不过突然间,他眼前一亮,一拍手掌道:“没错,就是阴崇!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原来这里竟然是一处养阴之处。”

  “养阴之处?”阿古愣了一下,毕竟它没有出去过,知道的东西还很浅薄。

  千云生则眯着眼解释道:“传统的养阴之处,是靠残忍的折磨、杀死活人之后,利用活饶怨气,再借用胎儿的阳气一起,制造出大不等的养阴之处。”

  “而这片养阴之处更加厉害,我原来以为是大能们懒得处理这些石傀,所以才把它们聚到一处,没想到竟然是为了养阴!”

  “不简单啊不简单,”千云生边看边摇头:“看来是有人利用了斩杀大能后的怨气,巧妙了布置出了这么一个更加放大版的养阴之处。”

  千云生围着那片石壁细细的看了看,嘴上啧啧的叹道:“原来如此,果然是大能的手笔,竟然能如此奇思妙想。”

  他绕了一圈,看阿古站在一边茫然的看着他,耐心地解释道:“道有盈就有亏,有生就有死,因此人间做这养阴之处,绝大多数都是为了延续阳寿。”

  千云生自己就是鬼修,所以对于鬼修的手段无比熟悉,继续详细道:“一般的养阴之处,因为规模较,所以往往只能对某一人有用。”

  “此人会利用被杀人之饶怨气然后再借用胎儿的阳气中和,最后巧妙的遮蔽住机,利用地虹桥之术,把这被杀之人和胎儿的寿元全都借到自己身上来。”

  “从而达到延年益寿的目的,这就是一般养阴之处的作用。”千云生一口气解释完。

  “而眼前这么一大片养阴之处,看来是借用了这大能之死的怨气,那明肯定还有一处胎处。这么一来,才能达到平衡之道。”

  千云生边边转头四处寻找,斩钉截铁道:“看来这里必然是某一大能的延寿之处无疑了。”

  阿古听得似懂非懂,干脆问道:“那我们要怎么做?”

  千云生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道:“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死攻这一处。”

  “我们先四处找找,能不能找到胎心处。只要找到了胎心,把那里一破,这里自然就失去了平衡。不用我们动手,直接就会失衡。”

  “胎心?”阿古抓了抓头道,“这壁里面也没有哪里有活物啊?”

  “这你就不懂了,既然有土灵的大能,自然就会有别的形态的大能,不一定就是活物。”千云生耐心解释。

  “只要是某个与这个大能的契合之物,还有生机生长,就一样可以作为胎心。因此这胎心的关键是要有生机。”千云生把寻找胎心的重点描述了一番。

  阿古终于明白过来,点零头,兴奋的道:“那要怎么做?”

  千云生把摄魂幡从阿古手上接了过来,笑道:“既然养阴之地在里,那胎心处肯定也不会太远,我们先把周围这觉得奇怪的地方全都圈出来,再一个个试。”

  完,一闭眼,盘膝坐下,让阿古给它护法,自己则把所有的魂魄从摄魂幡里放了出来。

  又过了两个时辰,魂魄们才仿佛如飞鸟般全都飞了回来。

  千云生睁开了眼,眼神中充满了自信的道:“发现了三处,走,去看看。”

  阿古见千云生吩咐了,抓起摄魂幡带着他就直接飞了出去。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邻一处地方。这地方是一个石丘,这石丘看着平平无奇,其貌不扬的样子。

  “就是这里,这石丘虽然没有异常,但是却是整片然的阵基的核心,你用重点力,把它打破试试。”千云生吩咐道。

  “这个简单。”阿古猛然飞了过去,“轰轰”几下,就把整个石丘砸烂。

  千云生紧接着闭眼感受了下留在那片空间里的魂魄,发现没有异样,朝着阿古摇头道:“不是这里。”

  “走,下一处。”他吩咐道。

  第二处是一片低级的精土矿,毫无开采的价值。千云生也让阿古试了试,发现竟然也不是这处。他摇了摇头,这次他让阿古又带着他回到霖下石窟中,一撮水滴出现在阿古的面前。

  “就是这里?”阿古怀疑的问道,眼前一滴水珠正从石尖上缓缓的冒了出来,正要耐心的积蓄好力气,好脱离石尖的吸力的朝着下面滴去,在下面的石凹中,则聚起了一摊清水。

  也难怪阿古怀疑,虽然沙漠中缺水,但地底的深处总会有一些水气的存在。因此这一凹的水凹虽然珍贵,但对于阿古或者千云生这样的存在来,也还是太普通零。

  以至于阿古实在无法相信这里会是胎心处。

  千云生笑道:“虚以实之,实以虚之,这里是黄沙壁被无数人关注的地方,这大能想要在这里养阴,必须要有点障眼法才校”

  “之前那道蜃气不就骗过了所有人,让大家以为那些石傀都是些没用的东西,从而不耐烦清除吗?实际上这些石傀早就沾染了那位土灵的死气,正是极好的养阴媒介啊。”

  边还边感慨道:“不过这么一来倒是便宜我了,既然有了这养阴之地,想来高品质的绝阴之地就在眼前了。”

  完示意阿古动手。

  阿古见千云生这么,也不犹豫,猛然挥拳,朝着这的泉水砸去。

  “轰”一道浅浅的湛蓝色光圈浮现出来,把阿古这霸气绝伦的一拳挡住。

  “果然就是这里!”千云生只觉眼前一亮,示意阿古继续。

  这湛蓝色的光圈虽然强悍,但是阿古毕竟是地灵鬼,几下之下,还是被它直接砸碎,顺带把里面的水心也砸得粉碎,水滴消失,瞬间就没了水汽的踪迹。

  果不其然,这边阿古一动手,那边就传来轰鸣的声音,就像是什么东西正在倒塌。

  听到那阵阵倒塌的声音,千云生仿佛想起了什么,急切的朝着阿古一招手道:“快回去,搞不好还能收集到点养阴之气,那可是好东西。”

  阿古一听千云生这么,连忙带着他就赶紧朝着洞窟里飞去。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