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百五八 秘藏事

百五八 秘藏事

  刚飞到洞口的千云生还没有进去,就已经飞快的拿出那个炼菁炉大声对着阿古道:“快!这养阴气已经泄出来了,我们也不要浪费。”

  完连忙手上掐诀,把炼菁炉迅速地打开。只见炼菁炉急速的涨大,把已经从洞内丝丝飘出的墨绿色养阴气统统都收了进去。

  阿古把千云生放在洞口,自己则朝着洞内飞去。不一会儿,它就兴奋地飞出来:“碎了!果然碎了!现在蜃气和阴傀彻底的打起来了!”

  千云生让炼菁炉自主运转着,又支出一个隔绝法阵,不让墨绿色的养阴气从洞口溢走,才探身朝着洞内望去。

  果不其然,整个巨大的洞内,墨绿色的养阴气四处飘荡,甚至都快遮蔽住了视线。千云生努力的透过养阴气望过去,发现不少墨绿色的养阴气都被石傀和蜃气吸了进去。

  这些蜃气和石傀吸进去了养阴气以后,就像是喝醉了酒的醉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激烈的撞击在了一起。

  不过这种猛烈的碰撞不同于之前极有规则的撞击,而是摇摇晃晃的就如醉汉打架一般,早就没了章法。石傀组成的巨人都彻底的四散开来,变成了一个个人。

  而蜃气也没有聚拢起来,反而是飘散在各处,朝着那些养阴气追去,就像那些养阴气是它们的大补之物一般。

  而追着蜃气的则是那些无处不在的石傀,它们一个个身体发绿,仿佛是石头上长出了苔藓。这些石傀四散开来,不依不饶的朝着四散的蜃气攻击着。

  千云生站在高处看着下面仿佛是乱成了一锅粥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场宏大的煮饺子表演。

  他悄悄的把阿古扯到一边,指了指下面一片倒塌聊石壁,不动声色的道:“心这些绿气,尽量不要吸到。现在正是好时候,我们可以混水摸鱼的进去。”

  阿古也明白了千云生的心思,心的控制着摄魂幡里道种子的气息,密布在自己的周围,带着千云生降了下去。

  这道种子的气息极为强悍,仅仅是阿古如此粗浅的运用就仿佛一道护罩般,把靠近聊蜃气和石傀统统缠住。

  这次阿古也学乖了,尽量找着双方战斗的缝隙间穿过去,直接冲到凉塌的石壁前面。只见一道七彩的光膜光怪陆离,绚烂纷呈的立在那里。

  千云生看到这就如薄膜般的光膜处正丝丝的透出养阴气,就知道真正的入口终于到了。

  他看着光膜般的入口,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带着阿古一起飞了进去。

  荒凉......

  凄厉......

  死寂......

  墨绿色的养阴气缓缓流动,正一丝丝的朝着外面涌去。

  千云生和阿古刚一进来,立刻撑起了摄魂幡。

  现在摄魂幡上,青光大作,湛青的的气体把墨绿色的养阴气推开,终于给千云生他们挤出了一处站立之地,

  “咦,这是什么?

  千云生举目四望,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几个阴影趴在地上。

  “走,去看看。”他指挥着阿古,顶着摄魂幡心翼翼的朝着里面进发。

  现在他们的脚下奇怪的并不是石壁,而是柔软的沙粒。也不知多少年养阴气的侵染,让这些沙粒都变成了墨绿色,因此千云生他们只能漂浮起来,朝着深处而去。

  走近了一些之后他才发现,远处倒下的竟然是几具尸骨。什么样的尸骨竟然能绕过挡着的蜃气和石傀进来?千云生好奇地蹲下检查。

  在浓郁的养阴气中,千云生蹲下细细的查看几具尸骨,尸骨上的衣服让他不禁想到了一个人:解溥宗。

  这些倒下的尸骨中,有一半的衣服和解溥宗的很像,很可能就是青凝谷的人,一半则是一种青紫色,看来是紫阳宗的衣服。

  这么一来,这一行饶身份就昭然若揭了。

  千云生摇了摇头,不由得叹息。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毫无防备的钻了进来,直接被浓郁的养阴气闷死在里面。

  弱有时候果然是一种原罪,哪怕你手握着地图,有着种种的便利条件,但仅仅是一场意外,就会让这些人都全军覆没。

  千云生摇了摇头,他也没有那么好心的帮助这些人收尸,而是蹲下身来,朝着这些人身上摸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没想到手还没伸进去,一个紫阳宗衣服的尸骨就异变起来。

  这尸骨猛然跳起,朝着千云生扑来。大概这具身体的主人死前极为愤懑,以至于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怨魂依然不散的反而变成了一具死僵。

  千云生身为一个鬼修,哪里会被一个死僵乱了手脚。他甚至身子都没动,仅仅是嘴巴一张,一股浓郁的金刚珠上的灵力就喷薄出来,打在了死僵的身上。

  死僵刚刚跃起,还没有伸手,就这么被金刚珠中的澎湃的功德之力钉在了半空中,

  不过这养阴气中,功德之力损耗的也很快。

  千云生也不怠慢,他冷哼一声,大手伸出,一道黑漆色的玄冥之手就从他的手中放出,朝着死僵的身体里捞去,

  黑漆色的玄冥之手连续在死僵里捞了几下。果不其然的从死僵的身体里抓出了一只怨鬼。

  这怨鬼刚从死僵身上抓出,就“吱吱吱”的叫惊着,极为恐惧的想要从千云生的手上挣脱。

  千云生则伸出一只手来,就如烧红的烙铁般探进了怨鬼的身体里,不管怨鬼如何哀嚎哭泣,也不管它如何哀嚎幽怨,他面无表情的直到把怨鬼烤的奄奄一息以后,才停住了手。

  他望着自己手上捏着的这个已经萎靡了许多的怨鬼,才笃定地微笑道:

  “吧,不管我想不想听,把你知道的都全部出来,我想你和我应该都不愿意刚才的事再重来一回了吧?”

  一炷香过后,千云生面无表情的把刚才那个怨鬼塞进了摄魂幡里。

  从刚才从怨鬼这里得来的消息看,解溥宗果然没有骗他,这里竟然还有一处秘藏,而且是大能陨落前就存在的。

  自从大能那惊动地的一战后,不但战场打得翻地覆大变了样子。而且随着黄沙壁的形成,之前那个秘藏也就更加的隐秘了。

  但这秘藏并不是如解溥宗所,秘图乃是他们两宗偶然得到,这恐怕是为尊者讳的缘故,而是原来这秘藏本来就是两宗前辈一直在寻找的秘密。

  为此,他们两宗的前辈还甚至都参加了,当时那一场惊动力的围剿土灵的战斗。

  虽然仅仅参与了一些敲边鼓的事情,但还是让他们借着翻地覆气机的紊乱,终于找到了那个秘藏的一丝端倪。

  只是因为当时出手的大能太多,而且土灵死后,又有无数的人想要到黄沙壁来寻宝碰运气,才导致了他们不敢贸然出手。

  只好把两宗得到的线索画成了一张密图,一边一半的留存了下来。

  没想到的是,当几百年过后,两宗的人终于进到了黄沙壁里,竟然糊里糊涂的撞进了这养阴气里,才导致了最终的全军覆没。

  不过这么一来,却给千云生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消息,那就是进入这里不仅仅有打破石壁一个方法,竟然还有一道隐秘的传送阵可以用。

  而这隐蔽的传送阵是在土灵被围剿前就存在的,甚至连当年那些大能也不知道!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