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二一四 白骨轴

二一四 白骨轴

  “阿弥陀佛!”慧空摇头道“千居士此言差矣,若不是你冒死打出那道白光,我们还没有这么容易就降伏妖魔。”

  “刚才我以灵气渡进你身体里去看,似乎你神魂受损颇重,不知现在感觉如何了?”

  千云生心中暗暗窃喜于塔灵教的方法果然好用,表面上则神情萎靡道“倒是让慧空师傅担心了,想来将养一些时日应该就没有大碍了。”

  慧性在一边关切的说道“我这有定性丹一瓶,能将养魂魄,你且拿去试试,搞不好能恢复的快些。”

  慧空也点了点头道“我这还有些养魂液,也一并给你。等回去以后,我且问问看幽萍圣女那晦明甘露还有没有。若是还有,小僧也给居士讨些过来。”

  千云生虽然心头高兴,面上却苦着脸推却不过,才把那些东西收了。

  塔灵则在他神魂中高兴的叫道“你这法子倒是不错,不如将那养魂液再给我一些。我感觉刚才那问心珠的方法总有点朦朦胧胧的,好像差了点关键步骤。”

  千云生则在神魂中冷哼道“那你可想好了,给你的越多,你就欠的越多,这些帐我可是都要收利息的。刚才那几滴养魂液你已经收了,就算是亲兄弟,咱们也得明算账才行!”

  塔灵嘿嘿笑道“莫要这个样子,我现在受损的厉害。你多给我一些,帮我稳定住,以后哪怕没有了外力,只靠天道种子,我也慢慢就能恢复。这样对你对我,岂不都好?”

  千云生并不上当,冷笑道“谁知道你恢复了以后,有没有脱离摄魂幡拐走天道种子的方法?”

  “就凭你迟迟不肯与我缔结契约,这事我就放心不下来。要是你还想多要养魂液,起码得让我给你先种下禁制。”

  “否则的话,以你这数千年的见识,万一有什么方法被你哪天把天道种子拐跑了,我可没地方哭去!”

  见他这么说,那塔灵反而沉默了下去。

  千云生也不急着处置它,而是看着外面,只见那两僧正在那里收拾现场。

  首先是慧空重新坐了下来,把那宝瓶再一次飞到空中。只见无数的杨枝甘露飘了出来,就像是水洗一般,彻底的把大殿中的怨气涤荡了一遍。

  慧性也是颇为仔细的把寺中各处又检查了一遍,没有了问题,才重新回到大殿上。

  千云生也站了起来,表示自己恢复了一些,颇为虔诚的说道“两位大师功德无量,这一下应该这寺庙再派些精干的人来主持,就能福佑四周了。”

  两位大师也颇为满意,收了白骨妖魔,没有让它为祸四方,还解了一座寺庙的危厄,也算是一场功德。

  因此也合掌同声道“这也是千居士引导的好,否则还真不能发现这妖佞的痕迹。”

  “再加上现在有了这完整的一具白骨妖魔的本体,想来查找那邪佞的踪迹就更加容易了。”

  千云生也客气了一番,笑道“那就早日期待大师们的好消息了。”

  两僧都颇为高兴,慧空望着他道“只是现在千居士伤势不轻,不知什么时候能再行施法,用这整具白骨妖魔查探一番?”

  千云生假意自查了一番道“有大师赐的定性丹和养魂液,应该将养个半月就没有了问题。若是有晦明甘露那样的神物,恐怕三四天时间,就能痊愈。”

  慧空就像是早就知道的一般,毕竟是他出手给千云生探查伤势,因此心中有数,只见他轻念道

  “为了我等之事,让千居士受伤,真令我等过意不去。我这有腰牌一枚,若是千居士有暇,来我雷音寺中,贫僧当倒履相迎。”

  千云生错愕的把牌子接了过来,只见上面写“莫向外求”四个字,心中一动。

  面上则动容道“大师给的礼实在太重了,让这莫向外求牌甚至能由大师做保,至雷音寺中观经十日,小可断不敢受。”

  说完就要把这腰牌递了回去。

  慧空则摇头道“只是些佛家经书罢了,又不涉大道典籍。这事情也就是在千居士这等诚心向佛之人中还有些分量,若是旁人得了恐怕还觉得是负担呢。”

  “千居士莫要客气了,我也是见你向佛之心颇重。我佛家广开方便之门,岂能因居士你以一门经书而受困?”

  慧性也在一旁说道“我看千居士莫要客气,否则就要着相了。”

  能提前进入雷音寺中探查一番,千云生心中早就百般愿意了。

  见慧性这么说,千云生只得又一番感谢以后,才再一次收了。

  慧性见此间事了,笑道“既如此,那我们就快点回去,莫要让慧见师弟等得心急了。”

  接着望着千云生关心的说道“千居士神魂受损,要不就不要跟着我们奔波了。还是先回去早点休息,也能早点恢复。”

  千云生拱手道“那就辛苦诸位大师了,若再有相召,敢不从命。”

  众人都说定了,才分头而去。

  不一会儿,这整个寺庙中就变得空空荡荡,无比静谧了。

  又过了一会,突然又有一道黑影飞了进来。

  只见他径直走到大殿的中心,盯着顶上的一截横梁,淡淡地说道“好了,现在应该解决你了。”

  说完以后,一道奇怪的咒文从他的嘴中咏诵出来。

  只见得这道咒文涌出之后,大殿中就仿佛像是突然被血洗了似的,整个殿中呈现出犹如被染红了一般的猩红色的色彩来。

  紧接着,上百具的尸体从横梁中掉了出来。

  这些掉下来的尸体一个个面目狰狞,显然都并不是正常死亡。从他们的姿态上也能看出,这些人死前都颇有怨气。

  甚至每一具尸体甚至连死亡的时间都不一样,有些像是死了数十年似的,就连鲜血也早就蒸发不见,变成了干尸。

  有些则血液早就结成了一种黑色的暗块,显然死亡也已颇为久远。而有些则新鲜的就像是刚刚被隔开喉咙似的,甚至连脖子里还有潺潺的鲜血正在流出。

  千云生仔细的看了看这些尸体,轻轻的往这些尸体上一点。一道潺潺的灵力就在这些尸体间纠结起来,逐渐成型,就仿佛像是组成了一道道白骨的锁链。

  随着这些锁链越来越清晰的纠缠在一起,这些尸体就像是融化了一般,彻底的消失无踪。半响过后,才变成了一张白骨卷轴,呈现在千云生的面前。

  千云生面色冷然,暗暗点头道“原来这寺中的最大秘密竟然是在这里!还好白骨妖魔潜伏在这里已经好几天的时间,才发现了那和尚这个绝大的秘密,否则还真要过宝山而空手归了。”

  原来刚才那些尸体乃是一道秘术,必须要杀足够的人,才能把这白骨经卷具现出来。

  这也是那和尚探知老和尚的最大秘密,所以他宁愿躲在寺中,偷偷的收集人命,也不愿意招收弟子,把寺庙扩大。

  幸而是白骨妖魔这两天躲在寺中,发现他在如此施法,才发现了此秘密,因此把信息传给了千云生。

  不过千云生知道这消息已经晚了,当时来取这白骨卷轴已是来不及。不过却不妨碍白骨妖魔用梦引之术,让那和尚把他那所有知道的相关信息都吐露出来。

  这也是千云生等到此事终于结束以后,才偷偷潜回来的原因。

  还好是这白骨卷轴隐藏的果然隐蔽,竟然连两位雷音寺的和尚一番如此细致的检查之下都没能查到。

  这才终于便宜了千云生。

  得了这白骨卷轴之后,千云生倒不急着展开细看,而是把这寺中仔仔细细的再一次彻底的检查了一遍。

  等他完全的扫清楚首尾以后,才真的往回去了。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