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二一五 三尸论

二一五 三尸论

  慧见、慧性和幽萍圣女几个,甚至包括重伤的慧能一起,等慧空和慧远带着白骨妖魔飞回来后,一齐设了个困阵,把它困在其中,细细查看。

  众人仔细的看了一会眼前在困阵中还折腾不休的白骨妖魔,还是慧见第一个出声叹息道

  “竟然是南蛮沼泽死水里的魔蝇毒液配合上万蟒之谷独有的王蛇之骨,再加上东海深海才有的抹鲸巨谷做的整个脊椎,还有我西域独有的沙地魔蜥最强壮的那截尾部做出的肋部”

  “这些东西虽然都不能算是太贵或者太过稀奇,但难得的是这邪佞竟然能把这么多天南地北的东西凑到一起,还能奇思妙想的搭建出来,不得不说我们恐怕遇到了一个极其难缠的对手。”

  慧性乃是药王谷弟子,深明药理,那看着那白骨妖魔也深吸了一口气道

  “我还在其中看到了一丝极为纯正的黑暗气息,还有数种几乎失传的移花接木的手法。甚至这其中头骨骨头上铭刻的一截符文,还是一种颇为古老的咒术。”

  “这说明,这人的师承可能极不简单。所涉驳杂不说,甚至很有可能不少知识乃是从极为久远时继承而来。”

  “阿弥陀佛,这让贫僧更为好奇,到底面对的是个什么样的敌手了。”

  幽萍圣女也皱眉道“我以密宗之术观之,这白骨妖魔如果仅仅是鬼气、死气或者怨气也就算了,这也算是鬼修常用之术。”

  “但我分明在其中感受到了一种极为澎湃的生气来作为中合,这也是为什么这白骨妖魔能收集那么多怨气的原因。”

  “这还是城中怨气并不够多,万一给它假以时日,或者把这白骨妖魔丢到死亡之海这样的地方,被它收集到更多怨气,恐怕比现在再厉害十倍也很有可能。”

  若千云生在这里听到众人这番议论,恐怕就不得不赞叹这些人果然是大派弟子,见识就是不凡。数人短短几番言语间的寥寥分析,就把他的情况分析的颇为接近了。

  这也是已经在他尽量故意抹去了大部分的信息的情况下,否则恐怕就仅仅凭着这个白骨妖魔,众人就能凭着这些信息把猜想缩小到更小的范围里去。

  慧远想了想,沉声道“我们抓捕这白骨妖魔的时候,发现这具与前面两具截然不同,这一具似乎更偏神魂攻击。”

  “这一点倒是不同于之前两具白骨,那两具主要还是偏肉体攻击,突出的还是白骨的强大。可是这一具却是不同,竟然能惹动心魔,这妖孽手段果然难以防范。”

  “可恨之前那两具白骨妖魔都被毁了,否则凭着这些不同的异常,恐怕我们还能查出更多端倪出来。”

  慧见听闻慧远这么说,转头朝着慧空问道“慧空师弟,你是说那千居士受了神魂之伤,所以一时半刻用不了那盘子了?”

  慧空双掌合十,阿弥陀佛道“师兄容禀,那千居士受伤之时,我特意查探了一番,确实伤势颇重。他若是不能好好调养,恐还会遗留下后遗症来。”

  既然慧空亲自查探,众人自然不疑有他,于是慧见皱眉道

  “这么一来倒是这追索只能暂时放缓了。我们虽然都有些手段,但偏偏对于追查这邪佞之事还是觉得颇为棘手。”

  幽萍则不以为然的插口道“这有何难,刚才慧空师弟说若是有晦明甘露,就能大大加快那人的恢复速度。”

  “我这刚好还有一小瓶晦明甘露,慧空师弟可以回头赠予给他。这么一来,想来最多几天,就可以重新开始追索了。”

  “至于现在,我们倒也不用闲着。既然有这白骨妖魔,那我密宗就有一门测灵之术。虽然没有那盘子如此的神奇,但帮我们缩小范围,还是极为灵验的。”

  慧空轻颂阿弥陀佛,从幽萍手上把晦明甘露接了,又诚心帮着千云生道谢了一番,小心的收好,这才跟着众人一齐朝着幽萍看了过去,好奇的看她要对这白骨妖魔用何手段。

  只见这幽萍口中念咒,伸出手来,指尖一点,一指之下重新把那白骨妖魔点定在了当场。

  她那本来洁净如贝的指甲间,就像是霎时冒出一团白光出来。

  这白光在室内的光线下,就仿佛像是一团琥珀般的光彩似的,在白骨的身上游动。那白骨也开始咔咔咔的响起来,就像是有什么样的奇怪的异象要从它的身体中间升腾起来一般。

  只是这术法似乎难度极高,没一小会,幽萍就像是受了一场极重的病了似的,整个人的神情都仿佛要萎靡了下去。

  但是她这密法似乎颇为有用,慢慢的就像是有了一幅极为模糊的图画从白骨中显现了出来。

  这图画虽然极为模糊,但隐隐约约的还是能看到一些屋顶和街道的形状来,这感觉就像是围观的众人在从一个极高的视角俯瞰着一般。”

  众人一齐屏息朝着那画中望去,似乎就觉得好像是在放倒影一般。最先出来的是这白骨妖魔刚入寺中的情形,紧接着是那白骨妖魔开始从寺中往外飞去。

  众人看着这倒流般的画面,就犹如是经历了时光回溯似的,把白骨妖魔的路径倒叙般的再一次一点点的重新的拼凑起来。

  不过这方法似乎极为费神,仅仅几息之后,幽萍就不得不停了下来。

  只见她拿出一小把米粒般的丹药,倒了一些出来。也没有细数,就直接丢进嘴里,然后立刻开始打坐。

  打坐了良久之后,才恢复了过来一些,朝着众人道

  “我这回溯之术一个时辰就能发动一次,虽然慢了些,但只要中间不出现气息被抹除或者破坏的情况,想来慢慢的终究能回溯到这白骨妖魔出发的地区来。”

  “这样的话,就不愁我们不能缩小范围了。”

  众僧听了,俱都点头。

  慧见先是阿弥陀佛了一声,接着称善道“听闻密宗有一门鬼母镇魔术,最能寻踪觅迹。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幽萍脸色还是很差,但依然保持微笑的回道“幽萍身为佛家弟子,一想到这邪佞一日不抓住,就还不知道有多少同胞受苦,也让我这心中就颇为意念不畅。”

  “只可惜这邪佞太过狡猾,连续几日下来,我们竟然都占不了上风。对方就像是算准了我们的一举一动似的,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直被他牵着鼻子在走一般,还真是无比的奇怪。”

  幽萍这么一说,就连萎顿在一旁的慧能也道

  “那一日我也觉得颇为奇怪,就好像是这几件事情都太凑巧了一些,甚至对方连我这金刚不坏之身也能探到,所以才能用冰魄寒光伤我。”

  慧见沉吟了一下,突然道“慧空师弟,你且把那晦明甘露拿来给我一观。”

  慧空不明所以,把那晦明甘露重新拿了出来,给慧见递了过去。慧见接过晦明甘露以后,从袖袍之中又取了一个极为金光灿灿的小瓶子出来。

  众僧见了,俱都大吃一惊道“这不是上次大比之时,师兄的奖励万明禅液吗?”

  “据说这万明禅液乃是千年才可得一滴,师兄用在这里,是不是太浪费了?”

  慧见摇了摇头道“若那千云生没有问题,那他也算是我佛门旁宗,送他一场机缘又如何?也算是为我对他多有疑心,处处防范赎罪,稍减些我心中的罪孽。”

  “如他真有问题,有我这万明禅液掺在这晦明甘露中,不怕他还不现出原形?”

  说完轻轻一滴,那滴金色的液体就仿佛毫无声息一般,彻底的融进了晦明甘露之中。

  慧见把这件事做完,就像是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把瓶子重新还给了慧空。

  只见他正准备再次开口,继续商议其他要事的时候。突然,外面的天空就像是遮天蔽日般的暗了下来。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