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二一六 胁迫事

二一六 胁迫事

  随着众僧走了出来,才看到半空中,一道浓郁的黑色雾气郁结在空中。

  这道黑气虽然不大,却团团把将军府周围的空间全都围住,所以才让众人在室内感觉到外面仿佛就像是一下就黑了下来了一般。

  黑气内,就像是墨汁般的黑色中,甚至还冒出了星星点点的猩红色出来,那感觉犹如无数的鲜血也被裹挟在其中。

  这些鲜血被裹在了黑云中是如此的诡异,就仿佛像是不知道有多少枉死的冤魂一般,都被统统具现出来。

  黑云之上,数千的城中百姓整整齐齐的跪了一地,就像是被施了什么定身法术似的一个个木然的犹如一群牵线木偶一般。

  众僧正奇怪这天上奇异的一幕,暗道难道是黑手之人按耐不住,要出来与他们决一死战了?

  “诸位高僧!”这时从人群中气喘呼呼的跑出一个人来。众人定睛一看,竟然是纪大将军。

  只见他来到众人面前,急切的道

  “诸位高僧,这邪佞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裹挟了我们的一座军营。包括我妻儿老小在内,甚至不少官员的家眷也都被它抓了进去,还请诸位高僧一定要想办法救一救他们啊!”

  众僧正在为这样的消息而诧异的时候,上面阿古的一个硕大脑袋从云层中探了出来,冷笑道

  “下面的秃驴听着,赶紧打开大阵,放我等出去。否则的话,你们可看到了这黑云上的如此之多的人质,到时候可都要变成了因为你等作为而枉死的冤魂了!”

  见到阿古的鬼脸正是那日小宛城上的巨大鬼物,再加上它如此出言威胁,众人都纷纷阿弥陀佛起来。

  只见慧见和众僧带着纪将军一起,朝着天上飞去,和阿古的大脸齐平。

  见众人都飞了上来,阿古也毫不在意的望着众人,哼声道“怎么样?可不可行,一言可决。”

  接着又叹息道“要是让我就这样随意的杀人,还真的没有什么美感啊。说实话要让我砍小鸡似的,这样一个个杀下来,连续杀个数千个,其实也真够累真够无聊的。”

  接着他声音转冷,幽幽的威胁道“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你们把不得我们只有拿这一城的百姓陪葬了。”

  说完随手摄了一个过来,对那个人轻轻一点,那个人突然就像是有了呼吸一般哭泣的道

  “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我我贪污军饷,我还吃空饷,败坏军纪”

  “我还看中了别人的老婆,所以把那个人招到我手下来,准备哪天派出去执行一个必死的任务,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占用他的老婆了”

  一时间,众人尽皆愕然。

  阿古不等那人说完,就轻轻的叹了一声,“嘭”的一捏,就把那人捏成了一堆碎肉。

  见阿古如此杀伐果决的做派,他面前的众僧都一个个面沉的如黑锅一般。

  虽然众人都知道,刚才那人说的,恐怕多半假不了。但首先他明显是神智被控,不由自主的说出那些话来。

  其次就算是这人罪大恶极,但城中毕竟还有王法,也不应该就这般就轻易的杀了。

  但众人想到的一个可怕问题是,若是被他这么一个个拉过来,一个个交代,这数千个人里如果都抖落出这些各种各样的破事来,恐怕整个小宛城就得彻底的人心崩溃了。

  人人心中均浮现出一个可怕的想法,这恶魔还真是玩弄人心的高手啊。

  慧见看情况不对,首先越众而出,盯着眼前的灵鬼道

  “难道你就不怕,我们这些人一齐出手,拼着这些人不要,也能让你彻底的灰飞烟灭吗?到时候你家主人可不会真的出头来帮你报仇吧!”

  阿古那巨大的身子躲在云层里,嘻笑道“我这里可有数千小宛城的百姓,还有不少官员的家眷。你们佛家不是讲慈悲为怀吗?眼睁睁看着这数千百姓不救,恐怕不是你佛家的作风吧?”

  慧见摇头道“慈悲为怀是不假,但若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你把眼前这数千人一个个的都虐杀了,那才更加是造孽。”

  阿古狞笑道“既然你舍得不他们,那就放开大阵,放我们出去啊!”

  慧见轻哼一声,炯炯的目光盯着阿古道“我等怎知一旦放你们出去以后,这些人就会被你们真的放走?”

  “到那时没了大阵约束,万一你们反悔,再提出更多要求,岂不是可以更加肆无忌惮的要挟我等?”

  幽萍圣女也在一旁斥道“你们这些妖魔之人,最是无信。谁知道满足了你们这个条件,会不会又提出更多更可恶的条件出来?”

  阿古用千云生教的口气,神秘的笑了笑道“有没有信誉这个嘛不劳你们操心,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送件礼物。若是你们觉得这礼物还算满意,那我们可以再谈撤开大阵的事情。”

  说完又轻轻一摄,一个人再次被它抓在了手上。

  众僧虽然嘴上说得轻松,但数千人命还有诸多家眷给他们的压力也是极大,因此除了慧见和幽萍加上纪将军外,其它人倒是乐得阿古拖延时间,好让他们重新就位,围成一个包围圈。

  不过阿古得了千云生的吩咐,也不慌不忙似的,就好像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小动作一般。

  只见阿古摄过来一个人后,慧见边上的纪将军就脸色一变。

  他急切的对着慧见道“大师,此乃拙荆,还请你设法救上一救。”

  慧见给纪将军打了一个稍安毋躁的眼神,朝阿古望去,想看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见阿古把那穿得颇为贵气的女人摄了过来,众人都以为他要问话或者如刚才那个男人一般说些什么。

  谁知道阿古把这女人摄来以后,轻轻一捏,就彻底的把这女人之间捏成了一堆肉沫。

  “贼子、好胆!”

  这一下众僧都以为阿古想要在自己面前大开杀戒,纷纷一个个怒骂起来。

  尤其是慧空,绕到阿古的侧面没什么人的方位,窥到空子,就猛然一招大擒拿手就兜头抓下。

  谁知阿古也是颇为强悍,丝毫不让。

  见那大擒拿手虽然冲了过来,但从他藏身的黑云里,也一道黑色的大手也冲了出来,把慧空那大擒拿手猛然抵住,竟然丝毫都不落下风。

  只见阿古轻松的把慧空的招式挡回去以后,声音嗡嗡的冷笑道“刚才是前戏,现在才是正餐。诸位,你们可得把纪将军看好了,到时候别让他溜了才是。”

  说完借着众人投鼠忌器,另外看到慧空与自己这边对拼一记不但占不到上风还被稳压了一头,所以越发的对于阿古的实力颇有猜忌的时候。

  阿古轻轻一招,只见又从人群中嗖然捏出一个少年来。

  随着这少年被阿古捏了出,众僧都发现,那纪将军的脸色,一下就彻底的变了。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