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二一七 离间计

二一七 离间计

  阿古把那少年捏出来后,又转头望了眼已经绕到身后的慧性,冷笑道:“你们也别想着就这样就可以轻易的把人都救走。”

  “你们如果再敢攻击我一次的话,我就把这群人都烧死!”阿古瞪着众人,朝着他们森然道。

  “只要我随便使出一个大范围的法术,不敢说全部,但是霎时间烧死个百来个人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只见阿古朝着众人继续示意威胁道。

  “不信你们就试试,要知道他们全部都靠着我的这朵魔云托着。要是我心意一动,把魔云撤了,那些人就算不被我的大范围法术砸死,想来摔也肯定是都能摔死了。”

  看把雷音寺众僧全都暂时吓阻住,不敢再有所行动,阿古才面对着纪将军冷笑道:

  “纪将军可算是城里的名人了,这几天我和我家主人,可是都对你这名字听得耳朵都要生出茧子来了。”

  “纪将军,想来我手上这个人你应该不陌生吧?”阿古冷嘲热讽了两句后,才抓着那个少年抖了抖,转入正题。

  纪将军面色虽变,但还是颇有大将风度的冷静的回道:

  “你抓住小儿做什么?无非是要胁迫我罢了。可是你也看到了,这城中上有皇上,还有雷音寺诸位高僧,想要让我放你们走,就算你拿住我儿子也是无用的。”

  阿古摇了摇头道:“纪将军会错意了,只是你儿子有段话挺有意思,要不要你也一起听上一听?”

  纪将军终于面色大变,只见他勃然大怒道:“奸邪之人,定然对于我这可怜的小儿做了什么,所以才导致他胡言乱语。”

  接着转头朝着慧见道:“大师,这人手段如此卑鄙,想来定然是要污蔑于我,还请大师明辨是非。”

  阿古冷笑了一声,又抽出来一本帐簿道:“既然你说这人证不可靠,那这物证,你可抵赖不了了吧?”

  那纪将军看到那本青色的帐簿,顿时间面色更加难看。

  这一下众僧心中更加奇怪,甚至连慧空慧性二人,面色都古怪起来,一齐朝着纪将军望去,脸上分明有询问之意。

  倒是那阿古,不慌不忙,把那帐簿翻了起来大声念道:

  “甲申年三月十四,收到汨罗果一对,送至大轮山中。”

  “甲申年四月廿八,收到贝叶经卷一册,送至乌孙国中中转。”

  “甲酉年八月七日,收到灵根童子一对,送至戎卢国中。”

  “甲酉年十二月九日,为血月老人贺寿,特制冥月玲一对。”

  “甲戌年一月三日,从乌桓国中,收得极品灵草幻罗月一根,卖予黑手。”

  阿古一连念了数十条,还是幽萍圣女先忍耐不住,朝着那纪艾山道:

  “好啊,原来纪将军不仅仅做得好大的官位,没想到就连生意竟然都做得如此之大,竟然与黑手组织都有联系。”

  “而且你这买卖之中,竟然还有童子在内。没想就连人口买卖这样的卑劣事情,纪将军你竟然也都不放过。”

  说完,就想要动手。

  还是慧见颇为沉稳,拦住幽萍,问道:“纪将军,这些可都是事实?”

  纪将军虽然面色发苦,但还是强撑道:

  “慧见大师,这乃是敌人的奸计,就是要让我们自乱阵脚,互相之间互不信任,先乱起来,还请大师不要听信它那一面之言。”

  慧空在一边冷喝道:“我说怎么这些年,我雷音寺全力剿灭黑手总是难见其功。”

  “原来就是你们这些宵小之辈在与他们互通款曲,恐怕他们有不少打杀我雷音寺弟子的东西,就是从你们手上采买来的吧!”

  阿古看目的终于初步达成,内心偷笑。

  这些年他与千云生两个游走西域,先是参加了不少地下交易,最后又加入了黑手组织。

  因此,对于整个西域的地下组织虽不能说无比的熟悉,但那些人的手法、途径、方法,他们还是颇为清楚。

  所以在这小宛城中,稍一留意,自然就能把这城中的地下组织的线索翻了出来。

  只是他们也没想到的是,这小宛城中最大的后台,竟然是这位纪将军,甚至还隐隐约约有皇室的首肯。

  而且他不仅仅是这小宛城中黑市的后台,还胆大包天的用了一军营的人来为他做事。

  于是才被阿古这次,不客气的全都给摄了过来。

  不过把这些人全都摄来,也仅仅是捏住了这位纪将军的把柄罢了。按照千云生的意思,还得让他们自己冲突起来。

  因此阿古嘿嘿一笑,故意道:“诸位雷音寺的师傅,我这份大礼可是不错?只要你们把大阵打开,若是交易的好,回头我还可以附赠给诸位几个别的消息。”

  这一下纪艾山才真的坐不住了,他盯着阿古,恨恨的说道:“鬼魅魍魉的东西,还想继续挑拨离间?还不从速拿命来!”

  说完就想要朝着阿古动手,他这一下竟然连自己的儿子也都顾不上了。

  不过这么一来,反倒轮到雷音寺众僧不能让他得逞了。

  特别是阿古念的几条里面,甚至还包含了不少雷音寺特有的特产,没想到连这纪艾山都有办法搞到,说明搞不好就连雷音寺中都和他有了牵扯。

  这就更加需要拿下以后,送到雷音寺中去细细盘问了。

  因此纪艾山那边刚刚一动,慧见那边就猛然大喝一声道:“阿弥陀佛!”

  只见得有一道金光灿灿的大手,从他的脑后射了出来,朝着那纪艾山抓去。

  纪艾山人在半空,看到慧见那大手抓了过来,惊怒喝到:“大师竟然宁愿相信那鬼域之人,也不愿意信我?”

  慧见则沉声道:“此事关系重大,将军莫急,且下来以后,我们细细商议。”

  “再说你那儿子还在那邪佞手中,这些都需要从长计议才行。”

  他嘴上虽然说得如此好听,但手上却是根本不停,反而抓得更急。

  “好,好,好!”,

  这一下子,那纪艾山仿佛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只见他面色突然一转,变得无比的阴森冷酷,哪还有一丝一毫刚才那般焦急、无助、委屈的样子。

  他死死地盯着场中众人,轻叱道:“大师既然不信我,那我就去找皇上申诉去!”

  说完身上一道紫色的光芒闪过,就要往场外遁去。

  看来连他自己也明白,这么多人雷音寺众人在场,他根本就已经失了先机。因此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找借口先逃遁出去。

  但这么一来,众僧更加不会让他如意。除了慧见的金色大手拦住了他的去路,甚至就连幽萍、慧远、慧空也从三个方面围了过来。

  这一下阿古反倒像是变成站在一旁,就像是个看戏的围观观众似的。

  它谨记千云生的提醒,给他争取抹除线索的时间,因此也根本毫不着急。只见它反而微微一笑,巴不得现在越乱才越好。

  他一边看着现场的形势,一边和慧性遥遥互制,干脆如隔岸观火一般,看着纪艾山这边这一次,该如何收场。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