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二一八 业火燃

二一八 业火燃

  众人把纪艾山团团围住后,只见那幽萍圣女盯着纪艾山好言道:

  “将军莫要中了奸人的奸计,让我们内部先争斗起来。还请将军暂时下来,一切好说。”

  她说话间软软糯糯的,甚至还颇有江南女子的风味。原来,这是幽萍圣女祭起了密宗的真言大法,要先控住那纪艾山的心智。

  只可惜这纪艾山掌控黑市多年,再加上他本身也是一国之将,心智坚硬如铁不说,手上好东西也是极多。他之前那种粗豪、唯诺的样子也仅仅是伪装罢了。

  因此这幽萍的真言虽然颇为神异,但还是被他周身黄光一闪,用身上护身的一道佛门密印抵消了去。

  这一下众僧再无异议,甚至就连慧见也收起金光法相,飞到空中,朝着纪艾山道:

  “纪将军这又是何苦,你已经身居如此高位,还有什么不是你想要,就能要到的?”

  纪艾山环顾了下周围,摇头叹气道:“一群立志要断绝七情六欲的人,是不能明白一个要吃、喝、拉、撒、睡的人的痛苦的。”

  “那些在你们看来可有可无的东西,在我们看来却是至高的追求目标。”

  接着他环顾周围众僧的眼睛,讥笑了一下道:“西方极乐是什么恐怕我没有你们懂,而且我也不向往。”

  “但是金钱的意义代表了什么,恐怕你们全加在一起也不见得比我一个还搞得明白。”

  “在我看来,那才是天底下,最可爱、最有意义的东西。”

  纪艾山的眼神这时候变得无比的飘忽,甚至就连嗓音都带着了一丝神圣的味道,那是一种对于某种信仰的膜拜。

  他转过头来,朝着众人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年来,虽然我做了不少事情,但无非都是凭着公平买卖这几个字罢了。”

  “不要以为我卖了许多东西给黑手组织他们,其实就算是你们雷音寺,我也帮你们做过不少的事情,出过不少力的,只是诸位大师并不知罢了。”

  “虽然我知道你们恐怕不会答应,但是我还是想要提出,能不能大家就都当这些事情没有发生过,这样我们依然还是可以联手把黑手组织的杀手从城中给翻出来。”

  “有诸位高僧,加上我的人,想来把那杀手找出来,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事情,毕竟我的人可比诸位高僧更熟悉这座城市。”

  “若是诸位大师现在动手,才是真正的中了那邪佞的奸计了!”

  阿古虽然内心明白那纪艾山说得其实不错,但依然毫无所惧的淡定地着看着场中的形势。

  以它和千云生对于雷音寺的了解来看,特别是这些人都是雷音寺的精英弟子,恐怕纪艾山的那个提议,注定只会是一种妄想罢了。

  果然,只见那慧见阿弥陀佛的斩钉截铁道:“纪将军只要放弃抵抗,就一切好说。”

  这就是不同意了。

  纪将军望着慧见这么说,又留恋的看了眼周围,那种眼神就仿佛像是看着自己辛苦搭建的事业正在如流沙般的崩塌。

  他从慧见那把彻底的一丝希望抹灭了以后,眼神迅速的暗淡了下来,只见他轻喝道:

  “莫非诸位以为真的就吃定我了,还是觉得我只会坐以待毙不成?既然诸位一意要拿我,那也就不要怪我狠毒了。”

  说完,从他身上突然蹦出一块青色的小旗来。这青色的小旗猛然蹦出,就迎风一展仿佛发出什么信号似的。瞬息间,下面的将军府中就有无数的流光升了起来。

  这些流光就如一个乌龟壳一般的,突然把整个将军府罩在其中。

  “不好!”众僧看到这将军府的阵法,俱都心中一惊。其中慧性先大叫道:“慧能师兄还在其中。”

  果然,就在这乌龟壳一般的罩子显现出来的时候,府中本来伺候各位高僧的下人们就全都涌了出来。

  在他们中间,正挟持着一个面色灰暗的和尚。只见那和尚的身上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显然刚才和众人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争动。

  只见那府中众人把刀架在慧能和尚的脖子上,朝着外面一齐大声鼓噪道:“快放了我家将军!”

  慧见见到这一幕,心中一沉。没想小宛城中如此波云诡谲,自己这一方甚至转瞬间还落了下风,不由得也愠怒起来。

  只见他盯着那纪艾山怒目道:“纪将军,你可知挟持我寺中僧人,乃是与我雷音寺彻底决裂的态度吗?”

  纪艾山苦笑了一声道:“此事既然已经暴露,诸位大师又不肯放过,而我又不想落到诸位大师的手上,被你们抓到雷音寺中日日青灯古佛,说不得只好奋力一拼了。”

  “请诸位大师放心,只要你们放我等走,我们保证不为难慧能大师。”

  “至于日后,我们也将远离西域,找一个偏僻之处隐姓埋名,绝不与诸位大师和雷音寺为难就是了。”

  这一下,轮到阿古阴阳怪气的开口了:“诸位大师,你们现在若是把他放走了,又岂知这些人会不会依诺守信,会真的放开那被挟持的和尚?”

  “若是没了大阵的约束,到时候他们更加肆无忌惮,提出更多的条件来,岂不糟糕?”

  这一切说法,全是刚才慧见和幽萍的说辞,这一下被阿古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倒是那慧能大吼一声道:“师弟莫要迟疑,快快动手”

  剩下的话还没完全吼出,就彻底被众人堵在了嘴里。

  就在场中众人都为这纷繁复杂的局面头疼的时候,只见那慧见大喝一声,猛然掏出一个珠子。

  那珠子在慧见的手上滴溜溜的一转,就突然放出万丈的光芒来。

  这光芒是如此强烈,以至于连着众僧一起,都被晃得根本睁不开眼。

  甚至就连阿古也惨叫一声,躲进了黑云里,看来也吃亏不小。

  这一下不仅仅是天上地下,方圆数里范围里,只要是光芒所及之处,不少人就觉得像是露在太阳下的纸人一般,突然就毫无声息的烧了起来。

  霎时间,周围一片哀嚎之声。

  这火焰非常奇怪,乃是一种幽幽白火,并不是从外面,而是从人的身体里面向着外面烧了过来。

  这白火波及范围极广,不但不少人被烧得直接化为了灰烬,甚至就连纪艾山这样的修道有成的修士,也必须要奋起全力才能抵挡。

  最惨的是慧能身边的众人,本来他们都死死的围着慧能,谁知道就在慧见拿出珠子的瞬间,霎时间所有人的体内都冲出一股惨白的火焰来。

  这火焰还无比的奇怪,每个人的火焰都只能燃烧自己,但是烧到旁人身上却仿佛就像是毫无温度似的,一点都起不了用作。

  还是慧空反应最快,他迅速的朝着慧见飞了过来,急切的劝道:“师兄,你用这问心之珠引动了心中诸人的业火,恐怕徒造了如此之多的杀孽,对你的修行不利啊!”

  慧见一边全力催动着这问心珠,一边对着慧空摇了摇头道:

  “当此非常之时,当用霹雳手段。师弟,此事我意已决,莫再多言!”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