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二一九 三方乱

二一九 三方乱

  纪艾山看到自己那么多的手下全都被慧见这般用业火烧死,不由得面色也狰狞起来。

  特别是将军府里的这些人,每一个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忠心手下,没想到竟然短短这么小一会,就损失了如此之多。

  “你们佛修就是有这么一点,让人觉得无比的厌恶啊!”他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种危险的表情出来。

  那种危险的气息甚至就连他自己的老婆和儿子都陷落在阿古手上甚至惨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都没出现过。

  “明明自己动手杀了最多的人,害了最多的命,最后还要把所有的问题和责任全都推到别人头上。”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口气甚至越发的冷酷起来。

  只是这种冷酷被场中众人的哭泣和嚎叫声所淹没,所以如果不是认真注意的仔细去听的话,并不会注意到在他口中,这么轻微的口气改变。

  其实纪艾山自己也明白,这业火也被称之为恶业害身之火,乃是由人之恶孽引发。恶孽越众则焚烧越重,轻者致残,重者甚至能烧得彻底化为灰烬。

  再加上这业火乃是慧见用问心珠所发,所以更加能直指人心,所以才会在霎时间打了下面城主府里的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而且这业火一旦引出,不烧完心中罪孽就不会停息。再加上他自己被众僧围在中间,也导致一时间救援不及。

  慧见也抬起头来,望着纪艾山沉声道:“将军你已坠入了魔道,此乃佛门宏音,希望能将你彻底震醒。”

  “须知红尘琐事,皆是迷梦。苦海无涯,当回头是岸!”

  纪艾山淡淡的摇头,眼眸中溢满的愤怒反而让他越发的冷静下来。只见他愤怒的眼眸里闪着奇怪的寒芒,缓缓地开口道:

  “之前,我只是觉得你们佛修仅仅是有点罗嗦罢了。”

  “现在我才看清楚,原来你们真正的令人厌恶之处原来是虚伪、伪善和娇饰造作。”

  他的口气里突然有了一种感慨,语气也越来越重起来:“到了这会大家不死不休的局面,真不知道你们是愚蠢呢,还是聪明呢?”

  他继续冷笑了一下道:“没想到我自诩聪明一世,最后竟然成了一个杀手的垫脚石。为了他的利益,却不得不在这里拼上我的老命。”

  接着他又看着眼前的慧见等人,口气越发的迷离起来。

  而且他的语气越来越不像是他正常的声音的模样,反而就像是蜘蛛插进吸管允吸人脑的感觉一般。

  那种已经变得越发粘稠和血腥的杀意,就像是一座即将要喷发出来的火山似的,充满了硝烟的意味。

  纪艾山这样的表现也让众僧警觉起来,除了慧性飞了下去,打开大阵救治慧能以外。

  剩余的其他几个人都极有默契的飞得更开了一些,彻底把纪艾山和阿古两个包在包围圈中。

  阿古这时候又适时的从黑云中钻了出来,朝着纪艾山拍了拍手,哈哈道:“难得纪将军终于醒悟了,这些人一心一意就想着自己的佛国啊,极乐啊,哪里真正的把众人放在眼里!”

  说完猛地一扯,把包裹在外面的黑云全都收回体内,露出了里面真正昏迷的众人。

  原来外面这道黑云和上面跪着的众人,乃是千云生的障眼法。之前在稽下城就曾经用过,甚至还把魔女都骗了过去。

  只见得阿古哈哈大笑道:“既然这帮雷音寺的和尚这般蛮不讲理,那我就再送纪将军一点帮助。我们联手,一起冲将出去。”

  说完轻轻一点,里面昏迷的纪将军的儿子、夫人及几位家人全都朝着他飞了过去外。剩下的众人全都被阿古随手一丢,昏迷的众人都纷纷被他从云头上朝着地下掉去。

  这一下,瞬间场中大乱起来。

  本来纪艾山这边已经准备出手,没想到被阿古抛了这么多人过来,不由得他不伸手去接,霎时间就直接影响了他马上要冲出去的准备。

  而众僧那边更加麻烦,他们根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数千人就这般摔死,但众僧刚刚要救,又发现那阿古和纪艾山两个又起身准备逃脱开去。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顾此失彼的感觉来。

  其实从纪艾山这里看,他也颇为郁闷。他本来一人逃走,希望极大。

  但阿古显然已经窥着了他的这个意图,把他的家人全都丢给了他。这直接造成了他不得不慢下身形,先把眼前诸人接住,这么一来反而一下就失了先机。

  而众僧那边也是郁闷,如此之多的人从天空仿佛就像是下饺子一般的落了下来,霎时间就把他们隐隐联手的包围圈打乱。

  还是慧见能力最强,只见得他猛然大喝一声,一身的正宗佛门玄气毫无保留的猛然放了出来。

  这感觉就像是他猛然在整片空间中造出了一个悬浮力场一般,霎时间把所有的人全都接住,全都漂浮在空中。

  只见他一边托住众人,一边则急急吩咐道:“慧空、慧远快去把贼人截住,莫要让他们跑脱了。”

  慧空和慧远二人本来手上抓着数人,听到慧见的吩咐,如梦初醒,把手上的众人抛下,都由慧见接着。两个大吼一声,分头朝着阿古和纪将军飞去。

  那纪将军也是颇为倒霉,阿古抛过来的数人身体中还带着点奇异的螺旋劲力,飞过来的时候,这劲力及体以后并不消失。

  而这股螺旋的味道还直接往自己的身体里钻,以至于自己虽然把众人接下,也吃了个闷亏。导致行动更慢,还没跑几步,就被慧空挥掌拦下。

  不过这纪艾山也是颇为了得,他手上虽然抓着数人,但是瞅着慧空飞到近处,嘴巴一张,一蓬蓝幽幽的细针就从他的嘴中飞了出去,兜头朝着那慧空就打了下去。

  慧空看到这么一蓬细针,显然是淬了巨毒,也不敢怠慢,大喝一声道:“来的好!”

  只见他巨掌一翻,蒲扇般的手掌就要把那蓬剧毒的毒针收走。

  那纪将军岂能让他如意,只见他闷哼一声,那蓬细针就一分二、二分四,瞬时间分出七八股来,分头朝着那慧空射去。

  慧空一接之下,竟然落空,“咦”了一声,更加凝神应对。

  而另外一边,阿古没了负担,反而逃得最快。

  他那方向正是慧远,只见这慧远猛然高飞,半空中就从袖袍里抽出一柄禅杖来,兜头朝着阿古打下,大喝道:“留下吧!”

  那阿古也是极为滑溜,只见他猛然凝神,轻轻的吹出一口鬼气来接着禅杖,直接就把禅杖引到一边,嬉笑道:“那可未必!”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