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九死一生 > 第五十八章 是非对错

第五十八章 是非对错

  大丫鬟将王婉儿妥善的安置好,才出门想去打盆热水,可这屋子里,竟连个像样的盆子都没有。

  王婉儿起身裹紧了那条脏污的被子,叹了一口气。

  好久没有住过这么冷的屋子了,这间房不透光,屋里除了必要的物件,几乎找不到有一个姑娘家在这里住过的痕迹。

  哪怕只是做做表面的样子,原身也不会过得那么惨,活生生一个人又冷又饿的冻死在那个阴暗的祠堂里面,无人知晓。

  古钟钟在屋内转了一圈,对着王婉儿问道:

  “王启怎么那么讨厌你?”

  “因为原身她娘不喜欢他。”

  王婉儿起来扒开了衣服柜子,里面零零散散的都是一些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不合身的旧衣服。

  有几件已经被磨得很薄了,可以看出原身已经好几年都没有穿过合身的衣服了。

  这可……比她从剧本里知道的还要困难。

  大丫鬟一进屋就看见王婉儿裹着棉被站在衣柜前面,她本就难过的心绪又多添了几分。

  这个柜子她整理了不知道多少遍,里面全是一堆破旧的衣服。

  “小姐,先擦一擦脸吧。”

  “渴。有水喝吗?”

  “好,好的。”

  大丫鬟听到王婉儿干涩发哑的声音,不由愣了一下,转身又擦着眼角走了出去。

  “她是谁?”

  古钟钟好奇的凑上去看着大丫鬟青碧色上好的衣衫,在门口消失不见。

  “我娘的大丫鬟。”

  “她过的怎么比你还好?”

  王婉儿听到古钟钟的这句话,背过身悄悄翻了一个白眼:

  “那你想,哪有什么无缘无故的好,不都是心怀愧疚而已。不过她……应该没有那么坏。”

  王婉儿摸摸因为干哑有些疼痛的嗓子,撇了古钟钟一眼,示意她不要再问了。

  她继续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她回忆着剧本里的内容,不确定的点点头。

  应该……在这里。

  一个象牙白的玉片从柜子最里侧不起眼的缝隙之中,被王婉儿扒了出来。

  玉片的上面刻着娟秀的字迹,写着两行小字,配着一副江雪夜归人的小画。

  画上,一个眉眼含笑的女子撑着素青色的披风在头上,披风顺着风的轨迹飘荡在身后,顺着风的方向看去,黑色的夜隐隐有一点光明在江上闪现。

  “暗号?”

  “不。”

  王婉儿看着手里的玉片露出一抹笑容,她清了清嗓子道:

  “定情信物。”

  当然不会是王启的,古钟钟在心里默默地补充道。

  大丫鬟拿着一壶水走了进来,神色紧张的将杯子添满,递给王婉儿,后者一饮而尽。

  “祖父来了吗?”

  王婉儿的声音带着一点不自然的音色,像是常年不说话一样的暗哑。

  “没有的。”

  大丫鬟眼眸一暗,口中却无比自然的回答着王婉儿的问题,没有一丝的停顿。

  见王婉儿沉默,大丫鬟又将茶水填满,心内一阵苦意涌起,她柔柔的对王婉儿劝诫道:

  “小姐,不要太过伤心了。这都是命。”

  “夫人也是,小姐也是,都是苦命的人。”

  “我只能做到这样子,我……对不起小姐。”

  大丫鬟眼眶又隐隐泛红,神色哀伤的看着王婉儿瘦弱的肩膀,她并不敢对上王婉儿明亮的眼睛,她怕自己又忍不住在小姐面前哭起来。

  所以,你连一口吃的都没想过端过来吗?

  王婉儿默默的听着,并不打算多费口舌。

  大丫鬟看着王婉儿睡下后,才将茶壶和茶杯收在盘子里,端着离去。

  “她是谁的妾?”

  “王禅。一会儿你就能见到,很好认。”

  王婉儿打了个哈气,鼓起勇气将被子扔在床上。

  单薄又宽大的的衣衫瞬间失去了保温的作用,她不禁一边打着冷颤,一边快速的走了出去。

  “这个屋子,迟早给你扒了。”

  王婉儿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院门,却并没有打算从正门出去。

  她活动了一下身体,略显僵硬的跃起,扒住墙头,再顺势跳下,翻滚,刚好在一棵树后隐藏了起来。

  这个院落很偏僻,路上并没有多少人,但是今天肯定会有小厮明里暗里的盯紧了这边。

  她需要谨慎小心一点。

  古钟钟毫无障碍的跟在王婉儿的后面,逐渐找回了当修复师的乐趣和感受。

  明明这种我不搭理玩家,玩家就不会注意到她的状态,才是正常的。

  而黄仙儿那种,她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黄仙儿带着笑意的眼睛……还是尽早让慕容傲雪退出游戏吧。

  王婉儿就像熟知地形一样,带着跟在后头悠闲自在的古钟钟,走到了一处阳光明媚的院子里,里面隐约有欢笑声传了出来。

  和那个阴冷的小屋子确实不一样,王婉儿听着院内的欢乐,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她看着明显加高的院墙,深吸了一口气,舒缓了一下面部表情,一跃而起,从墙头扒上去,落到了就近的一棵树上,看向院内,一气呵成。

  不远处一亭子里,一名身穿湖绿衣裙的女子笑意盈盈的抚弄着琴弦,旁边一个衣着华贵的夫人,端着身子坐在一旁,微微翘起的眼角,泄露她此时心里得意的神情。

  在她们的身侧,一名神态健朗的老者和一名看起来年岁不小却容貌端正,气势优雅的男子并肩站在院中。

  “婉青,这里有一处弹错了。”

  王夫人扶着额头无奈的看着一脸调皮的湖绿女子,王家小姐,沈婉青。

  “婉青还小,可以慢慢学。”

  正和老者谈话的男子闻言转身,对着王夫人不赞同的皱起了眉头。

  “可不能纵着她,你这样,她越发的无法无天了。”

  男子不在意的摇摇头,他温和的看着婉青,后者正耍着小脾气,在琴弦上胡乱的拨弄着。

  只是男子的神情又好像在透过婉青,在看向别的人一样。

  “婉青不想学,就不用学了。”

  男子好脾气纵容的笑了笑,对面的婉青正对着他笑的一脸无辜。

  “好啊,姨母,你可听到了。”

  “你呀……”

  王夫人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用手拍了拍婉青的手背。

  眼看男子又和老者交谈了起来,婉青转头趴在王夫人的肩膀上,悄声对王夫人道:

  “娘,我笑的好累。”

  王夫人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眼神暗淡了一下,脸上闪过莫名的神色。

  ()

看过《重生之九死一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