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九死一生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解画

第一百三十五章 解画

  第四幅画,装裱的更为精致。

  但是笔触却略显稚嫩,画的是一个用白色绸缎蒙着眼睛的女子。

  乍一看去,画上的女子面容姣好,神态秀丽,而盯着久了,便会觉得这个女子好像自己见过的一个人,却又具体说不上来是谁,仿佛谁都可以,又好像是谁都差了一点韵味再里面。

  “常听人说,如果你想让人认不出来你,就一定不要跟他对视,因为只要看见了眼睛,即便过了很久,隔着重重人群,一眼便也能认得出来。”沈青顿了顿,看着画上的女子:“她一定很怕被别人认出来。”

  “那她干脆不要画自己啊。”周寻聚精会神的考究着这幅画,越看越觉得她好像之前在云中楼表演过的梅娘子。

  “也许,她是害怕自己被画出来后谁也不像。”鹤炎轻声道。

  “画我们已经看过了,我们怎么才能将手链交给你?当面表达一下我们的谢意。”鹤炎移开目光,对着耳室的方向朗声说着。

  “你们要找我?为什么呢?”幽幽的女声仿佛离他们越来越近。

  “我好看吗?画上的我,多美啊,只看画不好吗?何必要找我。”女子的情绪逐渐激动了起来。

  “为解相思。”周寻灵机一动。

  “公子果真如此相思娘子么,那留下可好,娘子愿你不再相思~”女声之中夹杂的痴缠仿佛化成了实质。

  周寻吓得有些慌乱:“不不不,姑娘大可不必如此。我不解了,不解了。”

  “愿将姑娘的手链物归原主。”沈青开口解救了周寻的处境。

  “那你们,就在这画中找一找归来的路吧。”那女子轻笑着的声音越飘越远,渐渐屋内又归于宁静。

  沈青和鹤炎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看的齐阳和周寻一脸雾水,可是又没法开口,齐阳是顾忌他二哥嫌弃他,周寻则是怕再招来那个女子。

  “这画里有什么线索。”齐阳皱着眉头又看起了画。

  “第一幅是说一个女子借了别人的身份。第二幅则是说一个国家从交战到落败的缘由,很可能就是因为斩了那个将军。第三幅,我不太理解,是说这个世间在画画之人的眼中污浊不堪吗?”齐阳不解的看向他二哥。

  “不见得,她画的人间,很美好,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如果眼中的世界是污浊的,那完全应该反过来画。”鹤炎指尖指向了第三幅画,齐阳顺着指尖看去,如果只看人间那部分,这幅画真的是很美好场景,令人心生向往。

  “那就是说人间很美好,但是外界有人想要破坏这份宁静?”周寻反过来翻译了一下,他有些想不通,难道画画之人是暗指神仙妖怪那一类的。

  这姑娘不会走火入魔了吧。

  “那第四幅画是指什么?她不愿意看着这被妖魔围绕的人间,所以要把眼睛蒙起来?”齐阳只看着第四幅画顺眼一点,毕竟看着画上的女子,总感觉像是自己熟悉的某个朋友一样。

  “不知道。”鹤炎盯着第一幅画的最后站立在悬崖旁边的女子,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底也渐渐生出了一些凄凉的寒意。

  她侧头是想要看谁呢?

  这个地方,他好像有一丝熟悉,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公子,如果你摸了画,那便是娘子的人了。”柔柔弱弱的女子嬉笑的声音在房间里飘荡着。

  齐阳眼疾手快的握住他二哥不知不觉伸过去的手,担忧的看了他一眼。

  鹤炎收回了手,眼神却依旧在画上,在那个女子定格住的侧颜处。

  他想见一见画中的女子。

  “二哥,我们还剩最后一幅画没解出来。”齐阳想要把鹤炎拉出第一幅极具压迫感的画前。

  鹤炎这次并未说什么,被齐阳轻松的带了过去。

  沈青正仔细的对比着四幅画有什么不同,见鹤炎过来,他指着第四幅画上女子的右手腕处:“你看这里。”

  女子的衣袖宽大,飘逸的像是有强烈的风在吹起她的衣衫一样,在她雪白的手腕处,一点点的红色隐藏在层层叠叠的衣袖之间。

  “不仔细还真看不出来。”齐阳吸取教训,没敢让他二哥靠的太近。

  鹤炎淡淡的瞥了齐阳一眼,后者装作欣赏画作的模样,毅然决然的无视了鹤炎的眼神。

  “照你这么说,她脚下的台子,跟咱们的地板还有些像。”周寻点点脚尖,低头又对比了一下。

  “那她靠着的是不是就是那个椅子。”齐阳瞅瞅耳室,又瞅瞅画中女子的背景,女子的衣袖太过于宽大,遮掩处根本看不出来原本的构造,他们现在的猜测全凭臆想。

  “这间屋子是玲珑台,那她必然是坐在这个台上,面朝着这面墙壁。”沈青看着椅子着正对着的墙壁,轻轻拿手叩了叩墙,墙内传来了有些空洞的声音。

  “后面是空的。”沈青皱眉:“按理说,一般的建筑,即使是有密室也不会回音如此之大。”

  “台高,而室空。”鹤炎抬头看了看放下画轴的墙壁上面,轻轻的敲了敲挂画的墙壁,声音依旧是空洞的回音。

  齐阳和周寻也去其他两侧敲了敲,除了有门的那一侧,其余三面墙壁后面都像是密室一般。

  场面一时又陷入了僵局。

  三炷香此时已经将近与燃尽,他们在这间屋子里呆了也快要有半个时辰了。

  周寻心内还惦记着云蝶,此时有些沉不住气,却又没什么办法,只能在屋里绕圈圈的转悠。

  “你别转了,看的人头疼。”齐阳本来就心性没那么好,此时是越看周寻越不顺眼。

  “要你管!”周寻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对着齐阳发火。

  “你再说一遍。”齐阳眼神晦暗。

  “你让我说我就说,那我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我家里年迈的母亲还有三岁的孩童。”

  周寻转头瞥见了齐阳的目光,内心的小心脏像是打鼓一样,动次打次的乱跳,内心对于危险逃避的本能,让他暂时脱离了刚刚陷入的焦躁之中。

  “嗯?”

  齐阳想要发火的心情瞬间被周寻无敌的精神所埋葬。

  ()

看过《重生之九死一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