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九死一生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最后的祭品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最后的祭品

  青娘不可能不清楚被她留在高台上的女子如果放出来,有多恨她。

  那个女子一定不会放过鹤炎的,但是这间密室也只有鹤炎能够打开。

  古钟钟的灵魂上此时已经布满了裂痕,虚幻的只剩下了衣服的轮廓。

  “宿主,快退出!”

  “最后一个,开鹤炎的记忆。”

  灵魂的痛苦不像身体上的伤口,麻木之后痛觉由神经传递和激素的分泌相互作用会减缓一些。

  灵魂上的痛苦,没有上限,也没有边界,一旦被创伤,只能用时间来滋养。

  古钟钟已经没有双眼可闭,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白光在她脑海中穿过。

  “高台高,玲珑骰。红豆红,胭脂笼。”

  “青娘是在意指,有位佳人被困在高台上了吗?”鹤炎爽朗的笑声自身后响起。

  青娘微笑着一脚踏在椅子上,有些潇洒的一展扇子“小郎君可否要与我相约,救出佳人成就一番姻缘呢?”

  “是说,我与那佳人?”鹤炎佯装犹豫。

  “自然是铤而走险,历尽千辛救出佳人的我,与你这小郎君。”

  青娘偷笑着被鹤炎抱了下来。

  “红豆红,胭脂笼,青娘是对我送你的手链不满意,还是对胭脂不满意啊?”

  “说什么呢,这是有象征意义的,对于你们这种古……缺少想象力的人,是理解不了的。”

  “哦?原来我竟然如此的愚笨啊。”

  “是啊。你想,若是有一个佳人,被困在了高台上,终生只能留在黑暗之中,看着空空的青铜椅,触不到半点的温度。多残忍,还很美丽。”

  “咳,那,那个佳人为什么会被困在高台上啊?”

  鹤炎好笑的看着青娘闪闪发光的眼睛。

  “当时是,为了爱情。”

  “嗯?”

  “为了她年轻时愚蠢的相信了那些浪漫的语言,和被人精心修改过的唯美。”

  “青娘,我听不懂。”鹤炎有些委屈的掐了掐青娘的手。

  “因为相思,也就是求不得,还有胭脂造就的容颜美丽,也就是时光。一个人,总能够轻而易举的陷入时间和情绪的陷阱之中,明明迈出去就有白云蓝天,却偏偏挪不动半步。”

  “是她不想吗?”

  “不,是她不能。”

  “这种佳人,怎么救?”

  “佳人如此模样,你还想要救她吗?”青娘好奇的偏头看着鹤炎的眼睛。

  鹤炎干净的眼眸之中映出了青娘娇嫩的容颜。

  “救。不然怎么成就与你的姻缘。”

  “救。”青娘眼神带着笑意“你说救,就救她。”

  “我们啊,得先让她心甘情愿的迈出去一步,才能从她一片废墟的心灵之中,找回她原本的模样。”

  “真好。”

  “嗯?”

  “以后娃娃的睡前故事有着落了。”

  “哎,别掐,最起码轻一点。”

  ……

  “退出。”

  古钟钟几乎被晃散的意识,逐渐在系统的收拢下凝固,系统似乎在古钟钟的意识之中絮絮叨叨了什么,但是古钟钟一个字也听不清。

  她现在好像被卸下了一身的负重,纵容痛苦疼痛一秒也没有减轻,但是她却感到心安和一阵没来由的酸涩,像是她背负了很久很久,越来越沉的负担,罪恶,内疚,苦痛在某个瞬间全部脱离了她的灵魂。

  就像她进入系统最初的模样。

  “宿主,意识已经稳固,暂停还能维持十秒,请保持清醒!开心灌灌刺!你还不能死在这里!”

  “啊。”古钟钟突然之后睁开双眼,暂停还剩下几秒的时间,她来不及调整身体和灵魂配合的状态,直接抱起小酒儿就往高台后面跑。

  也许是刚载入灵魂意识的缘故,古钟钟觉得她的速度要比以往要快上许多。

  小酒儿在她的怀里乖巧的趴着,一双眼睛好奇又渴望的看着炉火之后的地方。

  那把椅子。

  古钟钟之前在意识之中只能模糊的看到椅子的轮廓,等她近前,才发现这椅子制作的极为宽大,几乎是正常大小的两倍。

  她将小酒儿放到椅子上坐好,小酒儿像知道了什么一样,对着古钟钟淡淡的笑了一下。

  古钟钟拉着小酒儿的小手,能够明显感到她的体温在飞快的流失。

  “宿主,没有时间了。”

  系统的提示音一出,小久妖异的笑声忽远忽近的在前面响起,似乎是疑惑一眨眼间古钟钟如何会消失,小久猛的回头看去,只见古钟钟正冷着一张脸向她走近。

  “小酒儿……呵呵,你还是来了。”小久泛白的嘴唇一张一合,竟像是要哭了一样,口中却依旧是轻声的笑意。

  “我抱你上去。”

  古钟钟张开手臂,等着小久主动走进。

  “抱我上去?”小久微微偏头眼神疑惑的看着古钟钟,尔后呵呵呵的笑了几声,也不害怕,她踮着脚尖,几乎不能说是走的一步步向着古钟钟靠近。

  古钟钟面无表情,丝毫不害怕小久按耐不住朝她动手,只是保持着蹲下的姿势,点等着小久靠近。

  “你可要……抱好我啊。”小久冰凉的呼气打在古钟钟的耳朵上。

  古钟钟抱着小久走到炉火的前方,火焰上的隔离符已经接近破碎,她干脆右手一扬,加速了隔离符的耗费。

  隔离符听从了古钟钟的指令,突然破碎成粉,还残余的些许力量混合在粉末之中,向着古钟钟的身后四散开来,织成了一张稀薄的网笼罩住身后的众人。

  热浪拍打在小久的身上,但是她的体温却依旧冰冷。

  “火。”小久紧闭着双眼,她的神情却充满了对于火焰的渴望。

  她看着在这漫长的时间之中,唯一照亮过她的火焰,忍不住伸出双手,想要再靠近一点。

  古钟钟将小久高高举起,高度刚好可以让小久看到鼎炉的内部。

  “再靠近一点。”小久轻声的呢喃。

  古钟钟向着炉火走近。

  一步,两步,三步。

  “高台高,玲珑骰。红豆红,胭脂笼。”

  ……

  小久低声的念着诗句,恍惚的看着炉火。

  “你知道这个仪式最后的祭品是什么吗?”小久停在触手可及的炉火前,沉默了一下。

  “是你自己。”

  在身后周寻,云起,云卷,讶异的呼喊声中,古钟钟放开了举起小久的双手。

  。

看过《重生之九死一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