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九死一生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生路

第一百四十九章 生路

  “我带你回去好不好。”

  “我这样挺好的,你该走了。”

  “我带你回去。”

  “……”

  “我带你回去!”

  “我不是她,我只是……她的一部分,你带我回去也没有用的。”

  “等我带你回去,你们就是完整的。”

  “不,不是的,我来这里的时候,还有眼睛。”小酒儿声音低落“是我没有保护好它,被它们交换走了。姐姐们说,它们已经在这里存活了太久,一旦被盯上,会被一点点啃噬,我有姐姐们保护着,只失去了眼睛已经是万幸。”

  “趁着它们还没回来,你快些走吧。你是完整的,对于我,和小酒儿来说,已经是最开心的事情了,最起码这是我的一个心愿啊。”

  “小久,你走吧。我愿意将身体借给你,你要好好的替我活下去。”小人安抚的摸了摸小久的头发。

  “我不要,阁主说过了,我们要一起回去,我答应她了。”小久紧紧拉着小酒儿的手“我们去把你的眼睛找回来。”

  小人站在原地,双手慢慢的描绘着属于原先自己的轮廓,有些熟悉又有一些陌生。

  “小久,当时阁主跪在藏谷三天,才求得了藏谷一名老医生的慈悲,为你医治,只是你当时三魂去了七魄,丢了部分在这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

  “我自愿进来将你带回去,可是那个女人突然反悔,悔了你的一双眼,想让你永远留在这里。”

  小人轻轻的拭去小酒儿眼角的泪水“我是自愿的,而且我的眼睛已经承载了太多我不该承受的不堪,已经看不到归来的路了。”

  “现在你我之中必定有一个人要留在这里。我还是会跟当初的选择一样,小酒儿,你先出去。”

  “你当时说过,等我回来接你。”小酒儿声音发颤“你说过等我回来,我回来了,这次我留下好不好。”

  “别哭了,会消耗精力的。不好,走吧。”

  小久手中紧握着的双手渐渐消失,她慌乱的在黑暗之中摸索,却好像被什么牵引着要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古钟钟看着小酒儿面上的痛苦之色,心下暗道一声不好,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小酒儿承受的痛苦似乎已经超出了极限。

  “你去哪里?”周寻匆匆的赶了过来,站在古钟钟的身旁,他一看见小酒儿便紧张的用身子护住她“你不要再想伤害她一下!”

  “古姑娘,可以给我们一个解释吗?”云卷淡淡的站在古钟钟的旁边,有些执着的看着她,此时的云卷更像是一个小少年了。

  “别动她。”古钟钟交代了云卷一句,转身便向着沈青那边走去。

  沈青从始至终一直半清醒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用一种深究的目光审视着古钟钟,有些僵硬的身体也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

  他看着古钟钟,仿佛只要古钟钟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他一定会制止她,即使这是公主的人,他也不能容忍这种心狠手辣的人还好好的活着。

  古钟钟即使锁定沈青的方位已经很困难了,她先走到比较熟悉的沈青旁边,然后机械的转向抬起了依旧昏迷不醒的鹤炎。

  “放开他。”沈青死死的抓住古钟钟的手腕,古钟钟现在已经分不出多余的精力再去应对沈青,因此她不管沈青的阻挠只是机械的向前走去。

  沈青的力道逐渐加重,古钟钟却像是无所察觉一样。

  这点疼痛相对于灵魂的重创,已经不算什么了。

  “放开他!”沈青再次警告,放开了钳制古钟钟的手,随之而来的是对古钟钟肩膀处狠厉的一拳,想要逼迫她放开抓住鹤炎的手臂。

  古钟钟在沈青惊讶的眼神之中硬是抗下了沈青的一拳并未闪躲,她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沈青,脚步依旧沉沉的向着高台上走去。

  “她是不是也魔怔了。”齐阳在身后提醒,尽管他现在还有些头疼,总有称是他姐姐的人时不时的冒出来对他说一些熟悉又陌生的话。

  沈青看了一眼脚边古钟钟吐出的血迹,心下复杂,但是他整个人在打出那一拳后,明显有些精力不支,只能愣在原地。

  “沈青,姑姑带你去玩好不好呀?”

  “好!姑姑,姑姑,我今天要学打拳,你教我好不好。”

  “那你可要保密哦。”

  ……

  “二哥?”齐阳眼神复杂的看着沈青又一动不动的背影,耳边的声音也似乎越来越来近。

  完了,这可怎么办。

  古钟钟半抱着鹤炎走近,她的嘴角还沾染了许多的血迹,只是步子很明确的像是设定好了一样,该走的路一点也没有偏差。

  只是古钟钟的意识已经凝聚成了最小的一个光团,系统无助的在一旁观看,除了尽最大的努力维持古钟钟意识与身体最基础的链接,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我需要鹤炎和小酒儿建立精神链接。”古钟钟将周寻丢开到云卷的身边,将鹤炎放到椅子上和小酒儿的手掌心相对。

  “宿主,你忍着点。”系统有些不忍的将部分维系古钟钟意识的链接聚拢在她的指尖。

  古钟钟缓慢的将手抬起伸手指点在了小酒儿和鹤炎中指的交汇处。

  点点淡黄闪过,古钟钟偏头呕出了一大口血,染红了她身下的衣摆。

  “古姑娘……”云卷拦住想要近前的周寻,有些担忧的看了看走过来的云起。

  “我没事。”云起摇摇头有些矛盾的看着古钟钟,并未打扰。

  小酒儿的小脸已经皱成了一团,两片嘴唇抿的死死的,像是遇到了什么极为惊恐的事情。

  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青娘如果会给小酒儿她二人留下一个生路,那只能是在鹤炎身上。

  那双失而复明的眼睛。

  古钟钟强撑着扶着椅子扶手,系统抽调了她左臂部分的意识,她现在只能在意识和身体的痛苦之间勉强的维持平衡。

  “小郎君,还记得那位老医生吗?他过来看看你。”

  “这个称呼,也只有藏谷才会有了。你又去求他们了。”

  鹤炎语气之中夹杂着淡淡的无奈和内疚。

  “知道的话,就要快点好起来,以身相许呀。”

  “好。”鹤炎捉住在他鼻尖上顽皮的指尖,轻轻的印上一吻。

  “等我。”

  。

看过《重生之九死一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