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九死一生 > 第一百六十章 相遇

第一百六十章 相遇

  眼前的女子面容娇艳,像是山坡上漫山遍野开满的四瓣小花之中一朵色彩张扬又浓郁的玫瑰。

  鹤炎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眼前大红衣裳的女子。

  他此时身体刚刚恢复正常,好像是从在黑暗的密道里记忆就有一些恍惚,而刚刚所有的记忆极其清晰又带着不容争辩的姿态蛮横的冲入他的脑海,就像是那年不讲道理打上他家门纠缠了他一辈子的人。

  “炎哥哥。”

  女子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我们终于见面了呢。”

  鹤炎清醒的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谁。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最清楚,在那个人走后。

  那年请她看戏本,看来看去总是英雄救美人的戏折子,那个女子笑意盈盈,言语之间将那些个不知所谓,充满酸腐气息的故事批判的一文不值。末了,还让人好好的记住,她最爱的戏码,是美人戎装。

  美人戎装,他是到底没看到。

  倒是先见了不少的黑暗和怪物。

  “看我这张脸,熟悉吗?”女子轻抚脸颊,一双显得有些调皮的眼睛眨了眨,唇边的笑意渐渐扩大。

  红裳轻动,在这黑暗之中灵巧的旋转出一道弧度,女子转了一圈好让鹤炎能够更好的欣赏她的这身衣裳。

  “好看吗?”女子与鹤炎面对面站立,鼻尖相对,她第一次感受到身边人轻轻的呼吸声以及身上淡淡的香味。

  “你跟小时候长得不太像了,除了这双眼睛。”女子看向那一双幽深的仿佛蕴含了无穷秘密的双眼,又轻轻巧巧的笑了:“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你的眼是天下最纯净,清澈的双眼。”

  “一看,就让人想要拥有。”女子动听的嗓音却说着对鹤炎来说最残忍的话:“她费心思养了你这么久,不惜折损那么多小孩子的阳寿,只为了你的双眼不受世俗的污染。不知道,她会不会良心不安呢。”

  “她要了你的眼,却又慈悲的想要补偿你,又养了两个双生子,一个为你续命,一个为你修复双眼。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你这双背负无数血债的双眼,还用不用的惯呢。”

  “这身衣裳漂亮吗?”

  女子双手渐渐环上鹤炎的脖颈,她脸上的神色有着说不出的悲哀与嘲讽,语气却是十分温婉,像是与多年未见的爱人久别重逢那样的欣喜。

  “她一针一线为我亲自缝制了十天没合眼呢,就为了结我的心愿,从此可以将我长长久久的留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让她继续用着我的身体,与你相守。”

  “第一眼见我,我能看的到你眼中的光芒。那是爱吗?炎哥哥,我当时遇见她的时候才六岁,好多事情,都不太懂呢。”

  “齐青。”

  鹤炎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却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炎哥哥,我知道,你和她是同一类人,都不会同情我,也不会救我,对你们来说,我这种一开始就有放弃自己想法的人,不值得拯救的。”

  女子松开了一只手,慢慢地扶上鹤炎冰凉的左侧胸膛,她有些疑惑的开口:“可是,为什么,我开始争取的时候,你们却像看见怪物一样的看着我呢。”

  血迹滴滴哒哒从女子纤细的手腕向下滴落,鹤炎死死握住女子想要没入他心脏的手。

  “呀。又被抓住了呢。”

  女子有些调皮的对着鹤炎微微一笑,像是很久以前她做错事会像旁人撒娇求情时一样。

  “她,不是这样的。”鹤炎淡淡的垂下眼。

  “我知道呀。”女子轻轻的抽出手腕,将染了血的手在袖口蹭了蹭:“我是这样的,不是吗?”

  我是齐青,只是齐青……

  女子无声的笑了笑,却不在意的看着鹤炎:“你是喜欢我的容貌还是喜欢她呢?”这也是她一直有些好奇的事情,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容貌十分出众,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很多东西。

  她从来就不担心鹤炎不会喜欢她,只是,到底是哪一种她呢?

  “我不知道。”鹤炎回答。

  女子听后到觉得这种回答,倒也应该。

  “你已经找回了她分割出来的意识,这是,又打算帮她善后了吗?”女子摸着手指上还未擦干净的血迹,有一点可惜。

  “我带你出去。”鹤炎向女子伸出手。

  “呵呵呵呵呵……”女子早有预料的大笑着,她看着鹤炎认真的说:“她用了我的身子18年,尔后将我搁在这里,外面的那具身子千疮百孔,人生支离破碎,现在她让你来带我回去,是为圆了她所谓的因果,消了她孽障吗?”

  “凭什么。”女子一字一句的吐着心里最深的怨念。

  “我没能将你二人挫骨扬灰,是我终身的遗憾,我不会接受任何的施舍和假情假意的怜悯。这是你们欠我的。”

  女子一只手指着鹤炎的心口:“我,齐青,现在告诉你。她今后所有的日子里,不会有一天好过。这虽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但是只要我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一天,就能多折磨她一天。”

  “等到她哪天承受不住,想要脱离,我也会跟着她去,入了那轮回,她背负的债,迟早是要还的。”

  鹤炎站在那里,看着这熟悉的面容,说着另一个他连容颜都不知晓的人,鹤炎的意识和身体仿佛再一次割裂开来。

  心口明明在疼痛,意识之中却觉得,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就连她们生气时眉眼挑起的高度都一模一样。

  鹤炎后知后觉的发现,那是青娘的身体,她借了齐青18年的人生,所以一举一动,都只是这幅身体独有的特点。

  包括手指抬起的弧度。

  鹤炎不受控制的轻轻抓住女子的手指,却又轻轻的放下:“我知道了。”

  “她的债,就由她来还。”鹤炎心已经钝痛到有些麻木了,只是意识还知道目前他没有任何能够做的事情,就好像她与他之间,有着一道天然的屏障,无论他如何的追赶,跨不过去的,始终不会出现奇迹。

  明明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只为他停留。

  ()

看过《重生之九死一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