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九死一生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归路

第一百七十五章 归路

  晕白色的墙面上,人影绰绰,半撩着衣服的人,羞羞答答,欲语还休。

  “那个,可以留一件吗?”

  一个身形健硕,脖子和脸上有一道明显分界线的学子紧紧捂住最后一件里衣,有些紧张的看着面前带着两个酒窝的侍者。

  他发誓,以后他再见到有两个酒窝的人,绝对绕着走!!!

  这个酒窝侍者已经连赢五局了,我的哪,他手气怎么那么背呢。

  学子暗自打了一下不争气的手,在酒窝侍者半威胁半诱惑的目光下,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

  “剪刀石头布!”

  “剪刀,对不住,我又赢了。”

  酒窝浅浅,对面的学子一脸菜色,视死如归的将里衣拉下,几欲流下愤恨的泪水。

  “公子,可以了。”酒窝侍者贴心的握住学子还想往下拉衣服的手,一脸温柔的看着他,帮他将衣服拉好。

  “去那边可以穿好衣服的,出来就是一道走廊,直接通向三楼楼梯口。”

  “啊,谢,谢谢。”

  学子有些不可置信的感动。

  顺道唾弃了一下这样卑微的自己。

  “不客气,望公子日后,大成。”酒窝侍者目含鼓励,声音带着温柔的坚定。

  好感动。

  学子背过身去,不争气的抹了一把泪。

  身后,五个侍者齐齐给酒窝侍者比了一个赞。

  还是组长厉害!

  酒窝侍者一个眼神过去,五名侍者立马排排站好。

  “下一个,就快进来了。”

  转角的道上,一道脚步渐渐的靠近。

  黑暗的走道里。

  鹤炎握着黑色的布条,只身从洞口之中跑出。

  凌乱的衣衫,紧闭着的双唇,无一不显示出他此时的愤怒。

  走道里面,全是人啊!!!!

  他刚发觉不对,就是有一双仿若无骨的手,轻轻的挨着他的胸口。

  他伸手抓去,却在后背被人推了一下,他才惊觉,身后的墙面上,一直都有人在那里!

  接下里,就是一次次的纠缠与试探,几个不及他腰高的人,一次次的在他身边打转。

  是以,咳,几乎搜了个遍。

  倒是没丢什么东西,只是这个屈辱羞愤的滋味,给鹤炎的身心,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他,鹤炎,早晚有一,要把云中楼每一条黑暗的走廊里,都安上灯!!!

  怨念……

  少年虽然有点跑偏,但是还是记得,从回廊那边整理了一下衣袍,他毫不怀疑,这路,一直让他走到底,还不能回头,就是为了让他再跑回去,找那几个侍者的麻烦。

  三楼,杏花阁的走廊上,齐阳浑身疲软的倒在地上,被偷摸跑出来的周寻带进了屋内。

  走廊上的学子也几乎倒满了整个过道。

  “呼……”齐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从怀里摸出一个玉蝶,往周寻怀里一丢:“给你了。”

  “啊?”周寻有些震惊。

  “少废话,拿去。”齐阳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又加了一句:“我拿着没什么用。”

  周寻内心复杂的看了齐阳一眼,对着他深深做了俯身见礼。

  齐阳摆摆手,真受不了这满身的酸腐气,还是他山头头上的人来的实在。

  周寻摸着胸口的四只玉蝶,眼眶发热,他在混战之中被人摸走了一只玉蝶,即使加上沈青留给他的两只玉蝶,也已经无望了。

  现在有了齐阳的这一只玉蝶,他终于可以看到大成了!

  这是他这半辈子的愿望,手中带着体温的玉蝶几乎都热到烫手。

  “赶紧进去,一会儿被抢了,我可没力气帮你!”齐阳别过眼。

  就没眼看周寻那副令人牙酸的样!

  “齐云兄弟,谢谢。”周寻再次道谢,迈步便走到了屏风处。

  屏风那里,因为进去人越来越多,云组长正实守在门口,见周寻过来,他侧耳拽过一只耳钟听了听,嘴角偷偷勾起了一道弯。

  “公子,过去吧。”云组长的声音里有着克制的欣喜之情。

  “好。”周寻点点头。

  此时他并不清楚,一会儿他将遭遇什么,不过,纵使是知道,为了他的理想,周寻也会义无反顾,大不了,衣带那个,渐宽?

  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古姑娘,古姑娘?”

  云卷轻轻晃了晃古钟钟的肩膀。

  从刚才开始,古姑娘就没有眨过眼睛!!!

  尼玛,很惊悚好不好。

  云卷有些吓傻了,拉着云起的衣袖,二人眼睛直直的盯着古钟钟,还是云起胆大,假装倒茶探手摸了摸古钟钟的脉搏。

  还好,活着呢。

  借此云起也挡在了古钟钟的面前,遮住了云卷的动作。

  突然,古钟钟的眼睛极其缓慢的眨动。

  就像是眼中卡涩一样,云起顿时被古钟钟吓得屏住了呼吸,瞳孔睁大。

  另一旁,王婉儿,平宁和陆久生,不约而同的向着三楼急匆匆的赶来。

  【系统消息:

  修复师意识波动监测异常,处于危险状态,请各位玩家前往帮忙。】

  这哪里是求援。

  这分明是送命!

  古钟钟的意识之中,系统的声音已经完全沉寂。

  她接管过身体的控制权限,只感觉四肢就像是木头,根本不能很好的受她控制。

  毕竟,与系统的联系只剩下了2%。

  不能要求太高了不是。

  古钟钟一点点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云起和云卷对看了一眼,没有人敢动,更没有人敢拦。

  裕盛阁主早就两眼不闻窗外事,趴在桌子上装睡,一旁的齐阳更是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云组长倒是往这边瞅了两眼,却也掂量着古钟钟的身份,就打算守在通道这边,不去招惹云中楼的人。

  他也很无奈好不好,杏花阁这次,可真是亏大了。

  古钟钟虽然行动很滞涩,但是走路的速度,却是不慢,只是她一次只能执行一个指令。

  比如现在,停下。

  开门。

  古钟钟搭在门上的手慢慢用力,门一点点推开。

  要赶紧逃。

  门外学子满地,古钟钟像是没看到一样,向着后面的回廊一步步走去。

  “哎,谁踩我腿!”

  “看路啊,我的手喂!”

  “谁啊这是,哎呦呵……嘶,疼。”

  “我也疼,玉蝶还没有半个。想哭。”

  “兄弟,我也想。”

  “我……呜呜呜。”

  哀嚎的声音响起,被古钟钟留在身后。

  黑色的回廊,古钟钟一步步走的很艰难,嘴角的血迹渐渐滴落在地板上。

  她的身体可能也到极限了。

  不知道这次,还有没有机会重生。

  或许,没有了。

  那能回家吗?

  我还有一盘西红柿鸡蛋没有炒好。

  我想家了。

看过《重生之九死一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