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九死一生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莫问

第一百七十六章 莫问

  原本黑暗的走廊之中,一位唇色似血的黑衣侍者,好奇的打着灯,看着前方慢慢朝他走来的女子。

  青色的面具遮盖不了她唇边血迹,手腕侧蜿蜒的血色滑落在地上,留下身后一路触目惊心的痕迹。

  她是谁?

  “请问客人,要去哪里?”

  黑衣侍者浅笑着站在走廊侧,多嘴问了一句。

  “走。”

  回答很轻,在安静的走廊之中黑衣侍者却听的很清晰。

  带着面具的女子却并未因此而停下,就像是听从指令的木偶,正常又怪异的向前一步一步坚定的走着。

  受伤了,她也可以走的这么直吗?

  黑衣侍者真的是很好奇。

  他蹲下来盯着那一排仿佛是经过精心算计排列整齐的血迹,有些不可思议的用手量了一下。

  竟然血滴之间的距离,都一样吗?

  高人啊,这是。

  黑衣侍者有些敬佩又有一点紧张的跑到还在缓慢移动的古钟钟身旁。

  “请问客人,要去哪里?我可以带您过去。”

  顺便认识一下您,回头谈谈生意呗。

  “走。”

  依旧是那一句话。

  黑衣侍者默默回忆了一下优秀侍者准则,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的跟在古钟钟的身边,为她打着灯。

  想客人所想,客人不想的时候,最好闭嘴。

  面具之下,古钟钟的唇色有些泛白,嘴角却有部分的青色。

  黑衣侍者眼瞅着这一路血迹滴滴答答的,纠结了一下,果断的掏出帕子,将古钟钟手腕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割赡整整齐齐的伤口包裹了起来。

  见古钟钟一直没出声,黑衣侍者才放下心来。

  看来,这位客人应该就是受伤了,才会神智不清。

  看着绣着莫问阁三个字的帕子在古钟钟手腕上明晃晃的系着,黑衣侍者内心得意,这单生意,他怕是做定了。

  “出去。”

  古钟钟在走廊的岔口停了下来,从左边走就是通向三楼楼梯口的那条道,右边则是用纱布横挡了一下,是防止那些学子们乱走,做出来的屏障。

  “出去…出去…出楼。”

  古钟钟的思想正缓慢的传递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姑娘,要出楼吗?”

  黑衣侍者笑着将灯灭掉,这灯在岔口看着太明显了。

  “出楼。”

  古钟钟又一次重复,黑衣侍者拉住古钟钟的衣袖,带着她走到了走廊尽头的墙壁侧。

  左右两边,轻巧而急促的脚步声逼近。

  黑衣侍者不急不慢的轻叩墙壁,三,三,二,一。

  墙壁一侧松动,隐门开启,黑衣侍者将古钟钟送入通道之郑

  “客人要出楼。”

  “是。”

  “请随我来。”

  隐门合上,莫问阁组长,心情极好的拿着灭掉的灯盏站在岔口。

  几息后,一冷峻男子出现在刚刚他们来的那条路上,看样子,是追着血迹找过来的。

  不过,血迹好像刚刚断掉了吧,黑衣侍者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一脸黑气的男子。

  啧,印堂发黑,煞气好重。

  那男子走过来,也只是随意的看了他一眼,却让黑衣侍者感觉浑身都不舒服,像是整个人都被人看穿一样,毫无秘密可言。

  好心情瞬间破碎,黑衣侍者面无表情的送走邻一位追过来的不速之客。

  前后没差几秒,右边,一个浑身充满了鲜活气息的女子,风风火火的扯下纱布,一头冲到了黑暗的走廊里。

  期间,连一个眼神都没施舍给他。

  ……

  就这么被忽略了。

  ……

  “血迹在这里断了,她逃出来了。”

  王婉儿停在血迹断掉的地方,皱着眉头和系统交谈了几句。

  “还可以监测到她的意识波动吗?”

  “看来不行,那算了。”

  王婉儿很快就放弃了继续追踪,何必呢,捡不了便宜再被反杀了,那她可就亏大了。

  想通聊王婉儿转身便走到杏花阁那边,来都来了,去看看情况也好。

  两个了。

  黑衣侍者默默的算着,与那位姑娘的这笔生意,看来可以有许多商量的余地了。

  寂静的走廊,却始终没有迎来第三位客人。

  竹青阁外,隐身的平宁正听着系统的报告。

  “王婉儿和陆久生,都过去了……”

  平宁不在意古钟钟的死活,这次如果古钟钟侥幸没死,那以后也有的是机会,前提是古钟钟在这之后还要继续选择回来。

  但是,陆久生,他又是因为什么过去的?

  “宿主,并未监测到陆久生身上有系统活动痕迹。”

  “没有,系统的指示吗……”

  平宁无视眼前的门,直接穿门而入。

  房间内的平宁又一次举杯,对着刚刚睁眼似乎是睡醒聊慕容傲雪。

  “什么时侯了?”

  慕容傲雪对着平宁点点头权当应付,一旁的紫杏答道:“郡主,已经晚了。”

  “不晚。”慕容嫣晃晃悠悠的起身,身后的侍女有些担心的看着,却并不敢上前,不知道从哪开始,慕容嫣姐就不喜欢她们近身伺候了,她也不敢在这种时候,惹主子不快。

  “你醉了。”

  慕容傲雪淡淡的了一句,紫杏便上前轻轻的握住慕容嫣的胳膊:“二姐,你醉了。”

  “是吗?”慕容嫣不再挣扎,略微嘟着嘴角,一副不满意的样子。

  在紫杏的示意下,丫鬟一个个上前扶住慕容嫣,平宁此时也正坐好,看情形对着慕容傲雪道:“是时候回去了。”

  “嗯。”慕容傲雪点点头,就手将一直抱着的软枕拿开:“跟云中楼一声,我们先走。”

  眼前的慕容傲雪并不像是道具具现化的虚拟人物,但是平宁自己也不过是刚进来而已,慕容傲雪可是一直都在睡着,谁又能得准,她是不是一直在房间内。

  云中楼的云蝶游戏,也已经结束。

  疲惫的学子被云中楼的侍者纷纷扶到一楼大厅里歇息,剩余没有参加聊学子呼呼啦啦认识不认识的都围了上去,喧嚣更甚游戏之前的情形。

  不少细心的人也发现,同行回来的人之中,好像,是少了那么几个人。

  二楼之中,祁游魂不守舍的坐在椅子上,旁边的张廉在众人眼神的示意下,频频摆手。

  “我是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我把玉蝶给过他,他再出来就一直是这幅丢了魂的样子。”

  “那可能是交付玉蝶的通道里,云中楼又设了什么关卡吧。这种东西,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

看过《重生之九死一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