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九死一生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袖珍宴(终)

第一百七十七章 袖珍宴(终)

  袖珍宴就这样波澜不惊的结束了。

  对于一楼的学子们来,这袖珍宴也不过是这些日子茶余饭后的消遣。

  真正打出去招牌,潜移默化受益的,是云中楼。

  因为,云蝶游戏的奖励,大成,以及即将开始的举荐位之争。

  而在云中楼二楼的生意场上,各个阁里依旧热闹个不停,借着此次宴会的名义,不少的阁主也借机结识了不少来往于茨凤城人物。

  不少人都是趁着福亲王的势,带进丰裕来的人。

  而福亲王本人,正在三楼侧边宴请丰裕的一些家族,相谈正欢。

  所以,亏的还是杏花阁。

  云组长送走了最后一个学子,转身走进了屏风后的通道之郑

  酒窝侍者和其他人一起正数着满桌子的战利品。

  等到没有人可交付足够玉蝶的时候,杏花阁其余的侍者,便借着搀扶学子,回收玉蝶的机会,是一个人都没有放过的搜了身。

  裕盛阁主则是找了个机会就走了,云组长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了过去,省的再惹麻烦。

  “云组长,玉蝶一个都没有少。”

  酒窝侍者将装有云蝶的袋子递给云组长,云组长查看一番收下,却是该找到的,到底不见了踪影。

  杏花阁阁内,王婉儿拿着贵子收回来的云蝶,心里也有了计较。

  “也不用找了,我知道是谁拿的。”王婉儿叹了一口气,看了看鹤城离开的方向。

  这印章,一旦丢了,再想找回来,就难了。

  只不过,一个印章而已。

  侯在一旁的杏花阁云组长怎么也想不明白。

  凭着大成和举荐位,竟然还比不过一个公主用过的印章重要?

  云中楼的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

  莫问阁通道内。

  古钟钟跟着前面一言不发的黑衣侍者默默的走着。

  秉承着莫问阁的准则,除了最开始的两句话,这侍者是一个字也没多问,一个字也没多。

  还能坚持到出楼,是古钟钟第一没能想到事情。

  出了楼之后去哪,倒是古钟钟第二没想过的事情。

  莫问阁的区域似乎在二楼也有通道,古钟钟跟着侍者下过两层楼梯,绕过一个灯火通明的暖阁,便到了一楼偏门的一角。

  “客人,到了。从此出去便可。”

  语毕,侍者也不看古钟钟,也不等她话,便立即转身大步走进了阁里。

  仿佛多呆一秒就会有生命危险。

  古钟钟也没想道谢。

  她的意识里,现在满满当当的就有两个字。

  快逃!

  古钟钟走到云中楼旁的巷子里,慢慢的走动着。

  在她倒下之前,仿佛能够听到系统冷冰冰的一句话。

  “好自为之。”

  以及视线之中,一双圆润的手。

  ……~……

  “婉儿姑娘,你回来了。古姑娘呢?”七娘子知道古钟钟这次是和王婉儿参加袖珍宴去了,便等到妮子睡了,她一个人在屋里心里头,还总是不安,便也没睡。

  “她走了。”王婉儿见七娘子过来,把早就想好的辞搬了出来。

  “宴会开了没多久,她便有事先走了,也没什么时候回来。你的事情她已经托付给我了,你放心,之前好的事情,这两我就先让人将你和妮子一起送过去。”

  王婉儿的笑容很有服力,七娘子即使心里有一些难过,面上也学会了不显示出来。

  她对着王婉儿道了谢,便回到了房间里。

  妮子正睡得很香,为了怕妮子真的哪从床上摔下来,古姑娘特意为妮子做了一个围栏,上面也都打磨的很光滑。

  摸着围栏,七娘子心里头一直想着王婉儿的话,这么晚了,婉儿姐还过来,只是为了给她解释古钟钟的不辞而别,倒也是有心了。

  她不能总是想着依靠别人,先是老罗,后是古姑娘。

  她是想要学着独立,如何一个人能够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

  她不能当一个依靠别人,没了其他人就哀怨地的女子。

  不仅她七娘子要学,以后她的妮子,也要学。

  “妮子,我们娘俩以后一定要当一个被人看在眼里的人啊。”

  “艾欧。”妮子嘟哝两声,蹭蹭脸睡得很香。

  ………

  另一个房间内,“好心”过来的王婉儿将被子扔到一旁,拍了拍手。

  “我就,这个系统修复师,肯定不会在房间内留下任何有用的东西吧。”

  王婉儿摇摇头:“这些个修复师也好,玩家也好,哪个不是将全部的家当都留在身上,走就走毫无留恋的。我也是个憨憨,怎么就还鬼迷心窍的跑过来一趟专门翻翻。”

  “仙女,不是你的这个修复师看起来不一样,才过来的吗?”

  “我傻了呗,你还不提醒我。真是的,我过来干什么,给她整理遗言吗。”王婉儿完感觉可笑,可是想笑,却有点笑不出来。

  她无聊的扯了扯嘴角,想要走,却坐了下来,鬼使神差的又顺手将被子叠成原样放了回去。

  做好这一切,王婉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她这也就是那种,做了还心软,活不到三章的女主吧。

  “婉儿姐,信鸽有要事来报。”贵子在窗外轻轻的提醒。

  起身看了一眼屋内,王婉儿收敛了所有情绪走了出去。

  该做的还得做啊。

  “什么事?”

  “还不知道,来的人只是和殿下有关,要婉儿姐亲自过去。”

  贵子紧张的步子都加快了几分。

  厅堂内,一个浑身脏污,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人半跪在地上。

  “起来,。”

  王婉儿几步走到他面前,怕他一时撑不住直接过去了,那可就什么晚了。

  “婉儿姐,殿下……失踪了。”

  “什么?”

  “把他弄醒,端碗糖水过来。”

  ……

  “你仔细跟我。”

  平宁放下手中的纸张,叫卫三近前。

  “殿下,二殿下在江淮一带失踪了。当时在场的还有徐大人,刺客伤了徐大饶一条胳膊,凿沉了两条船,其中一条,就是二殿下乘坐的。事发之后,徐大人和当地官员派遣了两波人顺着河流打捞,却始终没有二殿下的踪影。”

  “除了二殿下之外的人呢?”

  “死了五人,其余的虽然落水,但是没有太大的事情。”

  “也就是,只有二殿下失踪了。”

看过《重生之九死一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