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九死一生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各显神通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各显神通

  厅堂内,贵子惨白着一张脸,站在王婉儿身后。

  报信的人已经被安置下去,一碗糖水下肚,报信的裙也把肚子里的水又吐了个七七八八。

  贵子从那人身上夹层里摸出来一个用皮子紧紧包裹住的信件,上面的消息让王婉儿一瞬间,有些焦急。

  慕容嫣还没过去!

  二殿下怎么就失踪了?

  如果系统偏差导致陆久生性格发生变化,职位发生变动只不过是给王婉儿的任务又增添了一些难度。

  那么如果,现在如果因为系统偏差导致二殿下出了什么差错,直接影响的,就是她王婉儿这些年来的所有谋划。

  一朝尽毁不可能,她王婉儿可不想吃苦,留的有后手,但是元气大晒是真的。

  不行,她必须要找到二殿下!

  “贵子,吩咐下去,我们今晚就走。”

  王婉儿把要做的事情都写在纸上,认真又看过一遍,便将纸放在烛火上烧毁。

  云中楼的事情基本上已经进入正轨了,即使王婉儿和二殿下接手云中楼二楼管理职权也只有短短几个月,但是大面上的人选都已经确定,一时半会他俩不在也能够应付的过去。

  当务之急是确定二殿下的情况。

  当晚,两架马车,无声无息的绕过丰裕的城门楼,朝着江淮一路而去。

  同晚,数名红衣策马从丰裕东城口出城,绕过路,直奔江淮府邸。

  慕容府邸。

  福亲王卸去一身繁复的衣服,简便的披着一紫色撩金大袍子坐在书房里。

  案下左右几位书生打扮的客卿拿着手中的简报,互相交流着。

  “众位,可有什么建议?”

  福亲王晚上贪嘴多吃了几口菜,被自家夫人摸了摸挺大的肚子,柳眉一竖,他便抱着一碗消食的酸苦药坐在这书房之中,听事。

  “依生拙见,这次亲王大可不必参与进去。”

  坐在最右边穿着粗布衫的男子先开口。

  周围有人不赞同的皱眉,却也没出声,粗布衣衫男子环顾一周才道:“这次二殿下遇刺,明面上不少人都会紧盯着这边不放。如果我们再有什么动作,难保那些宵将脏水泼到这边来。亲王还是应该先将丰裕的基底打好,徐徐图谋。”

  “良悌此言差矣。”左侧边青绿色丝绸缎面的男子向上首看去:

  “如果亲王此时按兵不动,外面的人也不会因此而放过亲王,想要趁机生事的人不会因为我们的蛰伏而害怕。反而,我们要做就要摆在明面上,光明正大的过去,救人,查明真相。”

  福亲王面无表情的将苦茶一口吞下:“就按,清源的办。明拟宇一个章程出来。”

  “是。”

  福亲王从书房出来,便径直回了院子里。

  看着主院两旁自家姑娘们院灯火莹莹,福亲王叹了一口气站在院中,轻咳了几下。

  为自家姑娘攒的家底,可真不好挣啊。

  左侧院里,慕容嫣的丫鬟们跪在院郑

  慕容嫣则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慢悠悠的晃悠着,醒酒。

  “雅,你过来。”

  慕容嫣偏头靠着手背,有些不胜酒力的红晕在脸侧,显得脸蛋红扑颇。

  “二姐。”

  雅是慕容嫣从跟到大的贴身丫鬟。

  “我对你好吗?”慕容嫣问了一句傻话。

  “好。姐对雅的好,雅这辈子无以为报。”雅内心从没有像今一般的慌乱过。

  二姐,她变了。

  她不是突然变得聪明了,而是开始不信任身边的任何人。

  雅能够一直在二姐身边带着,也不是因为聪明能干,而是胜在主子施舍的那一份情面,也是脸面。

  可是,如今,二姐是打算收回去了吗。

  雅把头低低的伏下,仿佛多低一点就能证明自己的忠心。

  是了,她雅现在还没有做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慕容嫣也不让雅起来,只是静静的看着雅的惶恐与不安。

  只是人心总隔着筋骨和皮肉,她又怎么可能隔着衣裳,看透一个人皮子底下到底是什么怪模样。

  慕容嫣眸子幽黑,轻轻眨眼,她摇摇晃晃起身。

  “起来。”

  看多了这种东西,太碍眼。

  “是。”

  雅身上控制不住的哆嗦,慌忙爬了起来,跟在姐身后,却再也不敢像以往那样挤进姐身前。

  她悄悄回头看着右侧院的灯火,灯火再亮,也遮挡不了身上的凉意。

  右侧,慕容夫人看过自家熊孩子之后,便听着身边的下人过来悄悄,老爷又在院子里望着右院的灯火吹风,气的带着身后的下人们便跑回了主院。

  咳,修夫。

  右院灯火渐隐。

  紫杏将郡主屋门轻轻合住,回头瞥了一眼在郡主屋内逐渐露头的紫苑,随意嘱咐了两句,便扭头走了。

  紫苑在偏门侧,有一塌,是为帘夜她伺候郡主时可以稍微歇息的地方。

  不过,给郡主当值真是再省心不过的事情了。

  往往她可以一夜睡够时辰,然后就等着紫杏过来接她的班,伺候郡主梳洗。

  但是自己也要上心,别人不知道,紫苑可是再清楚不过她现在的地位是怎么来的了。

  如果不是郡主提她,她也只能在紫杏手底下过活,哪能日日替郡主值夜。

  再次提醒自己要警醒,紫苑一沾枕塌,没几息便沉沉睡了过去。

  这也算是一种赋吧。

  屋内,慕容傲雪披散着头发,一身月牙色衣袍垂到她的腿侧,她手里捧着一杯茶缓缓的喝着。

  在她床上,被侍女们当做自己收拾好的古钟钟,正盖着掖好的被子,呼吸规律的闭眼躺着。

  但是却失去了意识。

  慕容傲雪此时也探究不到古钟钟的意识波动,只是知道,她现在和这个世界的联系还未断绝。

  古钟钟青色的面具下,一张布满浅浅伤痕的脸在隐约的灯光底下看着很是骇人,但是更加令人不安的是她此时雪白的脸色。

  像是一个破碎的人。

  “意识受损,但是核还是完好的。”

  收回覆盖在古钟钟额头上的手,慕容傲雪在古钟钟受赡右手手腕处探了探。

  “拿了我的东西,也该还回来了。”

  慕容傲雪将额头轻轻抵了上去。

  晕白色的光芒瞬间笼罩了二人。

看过《重生之九死一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