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九死一生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苦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苦

  ……

  “小圆姐姐,好厉害!”

  小仙拍着小手,噢噢的给箭步穿越人海,钻到了前方的小圆姐姐加油。

  “看着还行吧。”阿姐叼着樱草根,半空晃着双腿评价道。

  “看着?你看的见她么。”黑英这话也没什么错,张小圆养了几个月,个头虽然长了,站在幼崽堆里面,依旧看不见她的脑袋,此时幼崽们挨挨挤挤的站在前面,他们就更不清楚前面到底是个什么情景了。

  “应该可以。”风崖也有些紧张,今天是张小圆第一次一个人去拿果子,说不担心是假的,就是之前几次他带着小圆去抢,还有两次没拿到头几个,当天那果子苦的简直没法吃。

  “姐姐!”小西卖弄着自己刚学的词汇,指着前面一本正经的说着。

  “噢噢,回来了!”小仙蹬着两只小粉鞋子,跑上去围着张小圆蹦蹦跳跳的跟着。

  张小圆抽条的身量有了点子肉,现在看着已经没有那么单薄,脸颊两侧也微微嘟起来,更像了塞莉亚几分。

  “第一个!”张小圆开心的咧着嘴笑着,手中的袋子被风崖接了过去,翻开袋子检查张小圆挑的果子。

  “个大,肉厚,色泽鲜红,还有不能有伤。”张小圆也凑了过来,嘴里念叨着风崖给她反复交代的内容,她的果子都是严格按照这个标准选的。

  “嗯。”风崖最角浮现了一丝笑意,点点头,挑出了最好的果子,先分给了阿姐和黑英。

  阿姐摸了摸张小圆的头顶便和黑英翻了上去,风崖看着张小圆大大闪闪发亮的眼睛,忍不住弹了她脑门一下。

  “你干嘛!”张小圆现在可是有了小脾气的人,她眼睛一瞪,面上却还是那种风轻云淡的微笑,看起来一点也不具有威胁意义。

  “这个给你。”风崖拿出来了剩下的里面最红的一个果子,嘟着小嘴,很不情愿的别扭样子。

  “你吃。”张小圆清楚自己拿的果子,红的不多,分给阿姐和黑英后,还要留两个给小仙和小西,剩下来的果子没那么红,也就会有些苦味了。

  “拿着吧。”风崖懒得解释,搪塞一下就把果子放她手里了,:“你第一次去,这个是奖励。”

  “一人一半。”张小圆掰开了这个果子,放到风崖面前,:“就当谢谢你教我这些日子。”

  风崖这下没推辞,就这张小圆的手就叼住了果子,三两口吞了下去,刚吃完就有些后悔:“啊,应该先吃了这个再吃,大意了。”

  张小圆刚咬了一口,闻言也住了嘴,吞也不是,不咽也可惜,最后还是不舍的心思占了上峰,她吞了这口就将果子收起来:“这一段时间,早上和中午的果子越来越苦了,简直没法吃。”

  “是啊,真的很难吃。”风崖皱着鼻子闻了闻手里捧着的果子,还是没做好心里准备咬下去。

  “吃吧。”张小圆看着果子也跟看着毒药一样,咽了咽口水,回味了一下刚刚淡淡的甜味,心一横:“一起吃,我那还有半个,咱俩一口气咽了,我再分你一半。”

  说完,张小圆便张大了口,虎牙先行,一口破皮,又黏腻又苦涩中间又夹杂着浓重腥味的果子汁水,直接呛到了她的鼻腔里,差一点吐出来的张小圆两眼飙泪,干呕不止。

  一边的风崖也没好多少,他直接吐到了地上,脸色苍白鼻尖还冒着汗,张小圆抓住半个红果子,放到嘴里咬了一口,便给风崖递了过去,风崖闭着眼睛也就着两口咽了下去,才压住了胸口那股子恶心的秽气。

  小仙和小西坐在张小圆的草窝里面,两小只捧着果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些不知所措。

  “小圆姐姐,风崖哥哥,吃这个。”小仙举着手里啃的剩下一点的果子,有些担忧的看着她们两个。

  “没事没事。”张小圆又干呕了两声,摆摆手,虽然口腔里那种令人恶心的苦涩味道被冲淡了不少,但是不能仔细的回味,一回味,就更想吐了。

  “可惜了。”风崖看着被自己吐出来的果子肉,有一点后悔,但是心里还是有一丝的庆幸和解脱。

  拿来树叶,两个人处理好了风崖的呕吐物,便抱着小西和小仙,去洞中央,喝水漱口。

  猛喝了几大口水的张小圆,瞬间感觉自己活过来了一样。

  一旁的风崖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他抱着小仙,身上还是有点凉意。

  “你还好吧?”张小圆有些担心的看着风崖,风崖看起来蔫蔫的,和平常那股子表面做出来的懒劲不一样,他现在就像是失去了活力的大布娃娃,……就像是,思年当时生病的模样。

  “我去找朗七。”张小圆半拉着风崖回到了草窝,便把小西揣到了风崖的草窝里面,自己带着小仙走到洞口去找朗七。

  此时有些虚弱的风崖,拦,可是拦不住她的。

  “朗七叔。”小圆探出洞口,便看见朗七躺在自己专属的大草垫子上,懒懒的看着洞口上方遮挡的红树叶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圆,现在可不能出去玩啊。”朗七有些亲切的笑看着面前矮矮小小的小人,小人脸上的担忧很明显,他坐直了身子问,:“怎么了?”

  “朗七叔,风崖看起来很不舒服。”张小圆皱着眉眼,几分忧愁的小大人模样让朗七想笑,却又担心风崖的事情,他锤了几下腰站起来:“走,看看去。”

  朗七的年纪也不过不到四十岁,面上也没有很明显的皱纹,相比于整日劳作的翼沅族人,朗七整日和幼崽们相处,年轻和活力的气息让他更具有亲和力,此时被张小圆带进洞中,也没有很突兀,因为他时不时就会被幼崽们叫进去,要么是安年龄较小还不适应的幼崽,要么就是为了打架的幼崽们做决断。

  “我都说了,不用叫朗七叔,我还好。”风崖裹着被子,虚弱的没有力气瞪张小圆,小西从被窝里探出小手,想让张小圆抱他:“哥哥,热!”

  “热?他看起来很冷啊。”张小圆抱起小西,一旁的小仙爬在草窝旁边,担心的用手顺着风崖的头发。

  “怎么了?”朗七拿手背探了探风崖的额头,又将风崖的脖子露出来,试了试温度。

  “风崖生了热病。”朗七的脸色有些不好的将小仙抱了起来。

  ()

看过《重生之九死一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