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九死一生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阴郁与疯狂

第二百三十四章 阴郁与疯狂

  龙的踪迹,有心想要寻找,怎么可能遍寻不到。

  如果真的寻不到,那一定是,没有舍得用道具。

  张立站在蓝龙背上,鹅毛大雪也没有阻挡的了他想要寻龙的热情。

  随着张立的令下,身下的蓝龙用力张大双翼,往上飞起,身后是迟他一步起飞的追随者们。

  冰冷的风顺着他的发丝打着旋往脖子缝隙之间钻去,张立却感受不到一样,他的眼中燃烧着火苗,冷峻数月的面容上,也多了几分轻松与自得。

  “快到了,后面都警醒一点!”千铭戒备的声音还在身后顺着风传到耳边。

  张立却在看到前面一幕的一瞬间,浑身血液冰凉,恍惚间只觉得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自己一个。

  一只全身火红的龙悬停在山崖上,塞莉亚双手搂在龙的脖颈上,与那只龙额头抵着额头,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在她们周围的雪花顺着圈旋转,像是所有的风,所有的雪花都在为他们而祝福。

  为什么是这种肮脏而恶心的生物?

  为什么是龙?

  张立怀疑过风华,怀疑过阿加啦,甚至对每一个不怀好意接近塞莉亚的男人都抱以最深的敌意。

  张立身后的追随者们,也悬停在千铭的身后,千铭和张立的蓝龙将前方的画面遮挡,再加上大雪的阻碍,很难知道前面的情况。

  千铭看着塞莉亚平静看过来的双眸,心脏猛烈的跳动着,他脑海里面记忆翻动,阿加啦不知什么时候跟他说过的话语,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千铭,我觉得以前我们也可能是龙。”

  “为什么啊?”

  “我们翼沅族,可以听懂龙说的话啊。还有,你不觉得有些时候,龙其实,跟我们是一样的吗?”

  你在开玩笑吧。

  千铭扭头看向张立,在这无声的对峙里。

  塞莉亚自始至终只是淡淡的看着张立,那只龙也张开了双翼,獠牙尽显,眼神之中的杀意,可能没比首领低多少。

  “走。”

  千铭觉得自己听错了,但是首领的眼神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没听错。

  【塞莉亚不可能放弃她的族人,她还会回来的,我要问她,我一定要问清楚。

  ……】

  张立坐在有些黑暗的王座上,手套都没有摘掉,浑身都雪花化掉之后,滴滴答答的在大殿之中,留下了一摊水渍。

  “活该!”系统幸灾乐祸的骂了一句:“我看你难过,真的是好欢乐啊。”

  “你真是可怜又可悲,我这么骂你,你都舍不得把我关掉。”

  “一个孤独的可怜虫,没有朋友,抛弃亲人,虐待孩子。你凭什么以为,你会不费力的获得爱情啊?”

  “也只有你最厌恶的那种人,才最了解你,知道你最爱的那种样子……可是她也不爱你。”系统捏着嗓子:“张立,跟你一起我都觉得恶心!”

  “闭嘴。”

  张立站了起来,摘掉手套扔到了地上,皮鞋踏着水渍走过,外头的天,雾气沉坠,已经不适合出行。

  他没想过塞莉亚会和他有默契,一回来便会在大厅之中等着他过来,只是路过的时候,他不免还是看了一眼。

  大厅里面空空荡荡,没有塞莉亚在这里,一般也不会有人特意过来。

  潭洞离他的住处还是有些距离的,但是有着道具的张立,在雾气低坠的时候行走,并没有太大大压力。

  塞莉亚,正在暖灯的小台子上,看着手中破旧的皮布,这是阿雅元老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块翼沅族的历史记载。

  塞莉亚先看向的是张立手边的位置,见他后面空无一人,塞莉亚坐在那里,先将手中的皮布放好,才问:“什么事?”

  张立很想回一句你说是什么事情,但是他忍住了:“我们的捕猎要开始了。”

  不解张立意图,塞莉亚静静看着他,示意他往下说。

  “我希望你可以站在山崖上为我送行。”望着塞莉亚熟悉又陌生的眼眸,张立的话冲口而出,他冷静下来遮掩了眼中异色:“我可以考虑,留它一命。”

  “你想那个女人了吗?”塞莉亚陈述的话语没带任何的感情:“我不是她。”

  “我娶的是你。”张立眼中带了一丝温柔:“我们可以……”

  重新开始。

  “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感情,除却厌恶与憎恶,我之所以没有任何的举动,只是因为你身上的限制,让我不能够伤害你。”

  塞莉亚平静的目光,犹如一把尖刀:“这不代表我会对你退让,妥协,屈服。身为翼沅族的族长,我没有办法阻止你对我族人以及龙族犯下的过错,也没有能力除掉你,这让我感到心痛和羞愧。但是我希望你清楚,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好感,甚至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你从我们的世界上驱逐。”

  张立的每一个呼吸都伴随着心里的一阵冷意,他的面上泛起了红色,眼神也有着执着尽浸染的疯狂之意,只是毕竟他没疯,意志力及时让他收敛了失态的细节,他低沉的嗓音,不甚好听的笑了几声:

  “就因为那只畜生?”

  “因为你。”塞莉亚听不懂张立使用的词汇,但是不妨碍她理解张立的意思:“这段时间所有的灾难,都是因你而起。”

  “就因为你爱上了那只想要伤害你的龙。”张立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我会让你亲眼看着它们,是怎么样死去的。”

  “我想看着你死去。”塞莉亚淡然的态度,在这种气压和压抑的氛围之中并未受到影响,她淡淡的直视张立的眼睛,坚定而又执着的看着他。

  张立嘴角的笑意淡了几分,他阴沉的目光从上至下深深的看着塞莉亚,像是要把她此时的表情记在心底,好在她将来后悔的时候,拿出来时时观看,以冲淡今日的愤怒与耻辱。

  潭洞的静谧被张立阴郁的怒气打破,却在他走后,恢复了应有的宁静。

  塞莉亚摸着手边的皮布,眼角却有些疲惫的倦意,她拿起放在枕边几个雕刻的圆乎乎的龙型石雕,脸上有了些暖色,这是阿加啦送给小圆的礼物。

  不知道小圆,现在怎么样了。

  ()

看过《重生之九死一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