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010:初试游走(中)把你们推荐票给我交咯!

010:初试游走(中)把你们推荐票给我交咯!

  沙皇用沙兵帮助自己补塔刀,作为一个老沙皇,补刀绝对是基本功,这名来自祖安大区的王者沙皇10分钟补刀基本在90个出头,发育能力着实惊人。

  峡谷之巅就这?

  沙皇心中冷嗤一声,他还以为多强呢,以他的发育速度,到25分钟就可以接管比赛,到时候3个沙兵就能把嘚嘚瑟瑟的小黄毛戳死。

  又是五秒钟过去,沙皇看着周围弥漫不散的战争迷雾,终于意识到不对。

  他原本以为冰女是去河道布控视野了,但是现在下一波兵线都快到塔下了,丽桑卓为什么还没出现?

  林燃正指挥着小天在野区搞事情。

  上下两路此刻看起来状态都相当不错,可是搞野炊的挖掘机才两级。

  S5的第一片野区营地1分55秒刷新,由于这版本双BUFF还带贴身保镖小怪,挖掘机这段时间只刷掉了两组BUFF。

  此时他正美滋滋的刷着魔沼蛙,时不时用W技能潜入土层中地听周围动向,1300码的地听范围让他放松了警惕。

  作为一名准高玩,挖掘机对这把游戏的认知就是——自己猛刷不送帮反蹲保证队友发育,等后期双C站出来接管比赛。

  他先手选了挖掘机,对面后手居然亮瞎子,真把他逗乐了。

  盲僧这个英雄,除了一二级比挖掘机强势之外,其余时间里都要被压着打,因为只要挖掘机不是手残党在玩,用W“破土而出”断掉盲僧的二段Q就是基本操作,野区碰撞根本不可能输。

  此时自己有地听术,你个盲僧还能来反我野不成?

  魔沼蛙血量降至1/3,此时只学了QW两个技能的挖掘机也只剩下半血,不过他身上的红药还没磕。

  此时通往河道的厚实墙壁后突然射出了一记天音波,直接挂在挖掘机身上。

  与此同时,中路通往蓝BUFF的墙后伸出了一记冰爪,冰女从极限距离穿梭至挖掘机身后。

  头顶上挂着天音波,挖掘机根本不敢闪现,林燃毫不犹豫,闪现W直接按下,挖掘机的身体被两道冰棱困住了身体。

  盲僧二段Q飞来,挖掘机连闪现都交不出来,直接被冰女Q技能一发冰锥带走,双BUFF顺利交接到林燃手中。

  啥情况?挖掘机人都傻了,刚刚自己探入土里地听的时候明明没有发现任何动静,蓝BUFF墙后他地听不到情有可原,这盲僧是从哪来的?

  看着盲僧身下孤零零亮着红圈,挖掘机恍然大悟。

  淦!

  他想明白了。

  这盲僧只刷了一组红BUFF到2就提前跑过来埋伏,在蓝BUFF和魔沼蛙之间的位置插了个眼,然后缩在墙壁后面一动不动,像是在看马戏团表演一般目睹挖掘机刷野。

  气死偶惹!

  挖掘机视野丧失的最后一秒,看到盲僧优哉游哉将自己的魔沼蛙惩戒杀死,再大摇大摆出了野区。

  此刻的洞庭湖直播间,面对诺手龟缩在塔下的洞主看到自家打野横尸当场,不由得发出一声驴叫。

  “遨游……”

  此时弹幕开始提醒。

  “对面中野是胖嘟嘟的队员,上赛季都是电一王者,这局信我,洞主绝对撑不到后期。”

  “胖嘟嘟的队员是什么意思?”

  “还真有不知道的?胖嘟嘟准备建俱乐部了,先从LSPL开打。”

  “对面是准职业?那洞主这局铁定输了,没办法,是这样的。”

  单纯的洞主正聚精会神与诺手对线,还没意识到这局比赛的严重性。

  但是与林燃对线的沙皇心情快崩溃了。

  四分钟不到,一个带着双BUFF的冰女在中路疯狂推线,中路一塔已经被磨掉了一定的血量,他频繁的消失在视野范围之内,让沙皇的情绪越发暴躁。

  挖掘机二级死了一波,双BUFF一送,野区已经完全烂掉了,大树、沙皇这个上中组合如今根本没办法支援野区,只能看着小天的盲僧在野区胡作非为。

  F4、魔沼蛙……

  6分钟刚过,小天已经到达6级,与单人线经验持平,挖掘机只有4级,他的野区活动半径被无限压榨,幸好有地听术帮助,让了几组野怪,但起码没再死过。

  林燃在协助盲僧击杀挖掘机后就尝到了甜头,不仅拿到了一血钱和双BUFF,还收获了系统奖励的1积分。

  6分55秒,爽推一波兵线的林燃在沙皇视野内回城,直接掏出了恶魔法典+禁忌雕像+真眼。

  “给个眼,我TP下去。”林燃指挥道。

  不知不觉,小天对林燃的指挥言听计从,从三分钟那波入侵魔沼蛙开始,他就一直骑在雷克塞头上暴打,爽的不行。

  一个眼插在身边,炫光亮起,更新完装备的冰女出现在草丛中。

  沙皇此时残血回家,前面三分钟,他被林燃的冰女压的喘不过气来,蓝都耗干了,趁着林燃回家买装备的功夫也回城补状态了。

  7分2秒,蓝色方红BUFF刷新,可怜的挖掘机遁地开启地听术,小心翼翼的摸进了野区。

  这他喵的是我家野区啊,凭什么就得这么小心?

  挖掘机前7分钟玩的无比憋屈,他在比尔吉沃特大区也算的上小有名气的野王,谁成想来峡谷之巅证道的第一局就被对面按在地上打,玩个挖掘机没想到在自家野区连头都不敢抬。

  新鲜的红BUFF刷新了,对于雷克塞来说这个红他必须吃,如果再少一组野怪,到10分钟他都没法升6.

  为此他开始狂发信号,要求辅助支援。

  洞庭湖直播间的凯哥也知道这个红不给雷克塞拿下,这局游戏打野就算是断开连接了。

  他牵着金克斯悄摸摸从石像营地钻进了野区,由于双人路平分经验的机制,二人尚未到达6级。

  这是个关键信息,林燃早已察觉,他卡的就是这个时间点,要彻底搞蹦对面。

  小天和林燃一起缩在红BUFF对面的草丛中,凯哥的锤石误以为对方盲僧就算蹲伏也是在红BUFF旁边的小草丛中,他从石像营地隔墙往草里插了个饰品眼。

  空无一人。

  雷克塞路过空无一物的锋喙鸟营地,直奔红区。

  锤石金克斯下路二人组放松了警惕,他们三个人没道理守不住这个红。

  “跪下!”到达红区入口,红BUFF对面的草丛中传来一声女人严厉的呵责,蓝色方众人做梦都没想到会在这个草丛里看到冰女。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