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015:尊尼获加与虚空卡比兽(求推荐票!!!)

015:尊尼获加与虚空卡比兽(求推荐票!!!)

  “运气而已,运气而已。”林燃并不洋洋自得,他现在是名准职业选手,如果在职业赛场上,对手会像稳健棍一样轻易暴露出击杀他的意图吗?

  他需要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他不想自己有力不从心的那一天,在赛场上被其他职业选手肆意蹂躏。

  击杀了一波亚索,断了一波稳健棍的节奏,林燃的发育环境舒服了不少,一会儿等他补一件探索者的护臂,对线就会更加舒服。

  平静的对线期持续了一段时间,稳健棍依旧习惯在没有看到小天的情况下E上来换血,也多亏林燃让小天死命蹲上,不然这亚索现在都不知道泡了几次泉水了。

  13分钟,林燃交出TP,直达上路三角草丛,配合霸哥和小天越塔抓死贾克斯。

  武器大师这局玩的憋屈死了,对了两分钟线他就察觉出来霸哥是个菜逼,但是对方的中野一直住在上路,不停的骚扰他。

  要么打他一点血量,要么逼他交闪,搞的他根本没法对线,又一次被抓死之后,他开始狂ping打野和中路,一个个问号浮现在亚索盲僧脚下。

  盲僧也挺冤枉的,他开局被强行换野区就决定了他不可能给予贾克斯太多帮助,这不是职业比赛,盲僧也要顾及自己的发育。

  下路他也抓了,小龙他也刷了,还要我怎样嘛。

  霸哥喜滋滋的看着发条和挖掘机帮他将兵线推进塔里,开始干起拆迁大队的活计。

  “啊呀,看看我这局的队友,比我之前的正常多了,你帮我我能不C嘛?”霸哥看着贾克斯坚守了13分钟的上路一塔变成了一片废墟,喜滋滋的回家补出日炎和布甲鞋。

  从13分钟到20分钟,短短7分钟时间,林燃和小天又帮了霸哥的石头人三次,又一次在自己家下路二塔下被抓死,防御塔护盾(很古老的东西了)都拦不住对面三条疯狗。

  贾克斯自诩心态不错,此时也被他们三个连体婴搞的心态失衡。

  我队友呢?队友呢?救一下啊!

  贾克斯20分钟0杀5死,被霸哥拉开了2级,现在这个石头人已经肉出天际了。

  可是林燃万万没想到这局游戏被硬生生拖到了35分钟,因为霸哥的团战大招空的厉害,不是撞中牛头就是撞到盲僧身上,总让对方的希维尔无压力输出。

  最后还是靠林燃和小天的一波配合,盲视野钻地道闪顶亚索,配合发条的指令:冲击波将敌方三人拉到一起。

  霸哥总算抓住了机会,势不可挡直接将对方上中野三人击飞,配合游戏局外人小炮莫甘娜将敌方团灭。

  “看到没有!”霸哥目睹对方团灭忍不住仰天长啸,“这叫帮我我必C!”

  “我去,这也太难了吧?”小天看着对方基地爆炸的画面长舒一口气,“这石头人怎么这么菜啊!”

  “主播强啊,居然能带动霸哥。”

  “喷子呢?ran宝连霸哥都能带动,你上你能行?”

  “可算了吧,要不是有打野,这个菜逼主播早就被棍子哥单杀了。”

  网络就是这样,不论你打的多么出彩,总有质疑谩骂的声音存在。

  另一旁的稳健棍看着弹幕,面色阴沉如水。

  弹幕齐刷刷飞过。

  “霸哥石头人25分钟日炎冰拳反甲布甲鞋,棍子哥一个Q连石头人被动都打不碎。”

  “这就是前职业选手的游戏理解吗?选个菜刀队阵容也就罢了,还不去压制石头人?”

  “棍子哥根本没退役,只是没人要。”

  “你被YG踢出去的时候像条丧家犬!”

  电棍气急败坏,一整场下来他没有一次单杀,林燃的发条就像一条滑溜溜的泥鳅,他根本就追不上他的节奏。

  此时他只能冲着弹幕讲道理,维持自己最后的几分尊严。

  “上路被三人越塔打野不在我怎么去?你告诉我,上路被三人越塔我都能保的住他吗?打野都没有反蹲到上路我怎么保他?”

  “如果盲僧在的话我为什么不在?盲僧都没有在为什么我要去?他被打野加中单一起越的塔,盲僧不在我为什么要上去啊?”

  稳健棍揪住一名弹幕不放,“来我给你房管你给我说话,这个叫‘尊尼获加’的臭杠精,你今天要是说不明白你……”

  他依旧躺在太空舱电竞椅中碎碎念,冲着弹幕发泄着自己的不满,眉眼间的几分怒气冲散了原有的失落。

  在旁人看来,这或许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排位赛,最多会影响几十点隐藏分,但是稳健棍明白,这场游戏意味着什么。

  整场被对面中野拖着走,根本摸不清楚对方的下一步意图,中路想EQ闪越塔单杀还被发条的预判闪秀了。

  稳健棍知道对面只是两个初出茅庐连一场职业比赛都没打过的孩子,他输的很彻底,方方面面。

  属于他的那条电竞之路已是黯淡无光,正像那个叫虚空卡比兽所发的弹幕——你被YG踢出去的时候像条丧家之犬。

  这辈子,他还有希望再站到LPL联赛的舞台上吗?

  那年的德州之夜,就像是一场再也不敢去触碰的梦。

  林燃并不知道稳健棍的心理活动,他和小天一刻不停继续排位,两盘排位加在一起赚了10点数,他觉得熬上一个通宵,就可以提升点数能力了。

  三十分钟后,之前得意猖狂的霸哥看着黑白屏幕又气又恨,这盘他排到林燃小天的对面去了,玩个狗头被10分钟越2塔强杀,20分钟就被堵在泉水杀。

  一晚上,不少峡谷之巅的玩家主播都认识了这对以前缀的中野组合,从晚七点到早八点,13个小时豪取20连胜。

  10连胜定级钻四零胜点(和现实中峡谷之巅第一赛季的定位情况相近),20连胜钻石三90胜点,后面的几场排位都在补分,林燃和小天攀爬的很是困难。

  刷新了一下战区系统,不得不说腾竞在峡谷之巅的服务器上还是下了功夫的,起码没出现莫名其妙无法查看战绩的情况。

  同一个钻三战区,已经有不少人排列其中了,绝大多数都是主播——毕竟普通路人没什么时间和精力去冲分。

  林燃的老对手dop4也在其中,他查了下战绩,是和一个hy-的人一起双排的,那人上路打野都玩,看起来实力强劲。

  “我得去睡觉了,好困啊。”小兲困的不行,原本就细长的眼睛彻底眯成了一条缝。

  “先别睡,”林燃一把拉住了他,“得吃点东西垫垫,不然对身体不好。”

  他扯着小兲瘦弱的身子出了训练室的门,煮饭阿姨搬家去了,如今也不在基地中,他们二人只得出门去小区外面的早餐铺。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