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017:他E了下兵,这局对线已经结束了(求推荐票票票!)

017:他E了下兵,这局对线已经结束了(求推荐票票票!)

  潮汐海灵菲兹这个英雄,在低端局玩家手中,无疑是非常counter(克制)卡牌大师的,但是在高端局环境中小鱼人对战卡牌大师却只能说是小优。

  原因很简单,低端局的环境更加偏好线上击杀,个人实力凸显的淋漓尽致,这个英雄打的就是边线游走和威慑,对线能力比较一般。

  而卡牌的W技能又会被鱼人的E技能古灵精怪躲掉,加上自身没有位移技能,非常容易被鱼人在线上完成单吃。

  更重要的一点是低端局的玩家补发育能力很差,很容易在被对线击杀后滚起雪球,到中期游走时居然连对方的ADC都打不赢,卡牌大师这个英雄的牵制作用就废了大半。

  但在高分局要考虑的因素非常多,对线击杀的比例要低不少,只要苟过前中期,有了金身的卡牌大师,在单带游走时对上小鱼人也拥有一定的主动权。

  “燃哥,这局靠你了,”游戏进入加载画面,小天揉揉手掌,眼神中战意涌起,“只要能限制住对面的dopa,我们这局就舒服很多。”

  “希望如此吧。”林燃轻舒一口气。

  蓝色方阵容:上单盖伦、打野蜘蛛女皇、中单小鱼人、下路复仇之矛和锤石。

  红色方阵容:上单瑞雯、打野蝎子、中单卡牌大师、下路金克斯和莫甘娜。

  他打电一高分局也有一段时间,分数始终被dopa压了一头,林燃并不觉得自己的实力比他弱。

  他当时还是个学生,刚玩这款游戏不到两年,不像dopa这样的全职主播有大量的排位记录,但是单论排位胜率,林燃大号的‘推线型工具人01’要比‘dop4’这个账号高上一些。

  霸哥直播间,他看着对面上中二人的ID,心凉了半截。

  “完了完了……”他喃喃自语。

  霸哥的峡谷之巅号刚刚完成定级,6胜4负定位在钻石五零胜点,运气相当不错。

  “还好我零胜点,掉点隐藏分还可以接受。”霸哥安慰自己。

  “瞧不起你这边的中野?昨天还带你躺了一局,这么快就忘了?”

  弹幕开始调侃。

  “什么叫躺?”霸哥听到这话不乐意了,“那局我石头人发挥也没什么问题的好吗?要不是我石头人大了三个人,那盘比赛说不定谁赢谁输呢!”

  虎喵平台中,身着黑衣的dopa面无表情仰躺在黑色皮椅上,从抽屉里拿出一根尺子开始丈量鼠标垫与显示器之间的距离。

  耳机里,在韩国相熟的theshy时不时冒出一两句疯言疯语。

  “盖伦?这局游戏几级单杀他好呢?”

  他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在峡谷之巅冲了一天的分,他发现这边服务器的玩家并不比韩服高分选手强,打到现在三十盘游戏,他盘盘单杀对面上单,经常15分钟就站在对方的高地塔下。

  游戏已经开始,林燃操作着鱼人蹦蹦跳跳走出泉水。

  一字型站位,先将蝎子在河道的两个水晶尖塔踩掉,因为一级团蜘蛛锤石卡莉斯塔的组合太过强势,红色方显然没有来保护的意图,蓝色方安然将数十枚金币收入囊中。

  林燃的鱼人一上线就缩在后面,一副不想A兵的模样。

  dopa也不着急,由于卡牌大师手长的缘故,补尾刀要更轻松一些,鱼人想要吃这三个残血的近战兵,要么交E踩掉,要么上前普攻,被卡牌白打两下。

  林燃选择交E,干净利落吃掉三个近战兵,鱼人再次向后退却。

  坐在皮椅中的dopa面部表情有所放松。

  “他上线E了一下小兵,这局的对线已经结束了。”dopa说道,经过翻译米亚将这句话的意思传递给直播间的每一位观众。

  弹幕满屏都是问号。

  “什么意思?”

  “我听错了?还是米亚翻译错了?”

  “这也太狂了吧,真就不把小鱼人当人?”

  弹幕难以置信。

  但是dopa知道卡牌对线鱼人的难处,推线是万万不可能的,这会给鱼人很长一段距离的追杀距离。

  应对鱼人、亚索这种英雄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兵线控在塔前,不让防御塔攻击小兵,尽量补尾刀,可以让这种短手英雄非常难受。

  在他看来,林燃的鱼人用E吃掉了三个近战兵,肯定会将兵线拉到自己塔前,接下来就是他的兵线控制秀,这个小鱼人的对线游戏已经结束了。

  可是dopa万万没想到林燃这局游戏压根就没想跟他打对线。

  同样作为电一前列的王者玩家,林燃和dopa此前对线过几回,知道这家伙和自己一样非常稳健,对线期的单杀极少发生,大多数对局都是通过兵线进行发育压制,中期单带结束比赛。

  因此林燃想出了一个好点子,此前二十余局排位赛他已经积攒了120积分,此时兑换了1点对线压制能力——该能力已经到达68点。

  dopa奉行着只补塔刀的准则,逐渐将兵线控到自己塔下。

  林燃不打算给他卡线的机会,但是现在还不是强行推线的时候,从对局开始他就已经有了缜密的计划。

  为了吃掉第二波兵线,林燃期间挨了一发普攻和一张万能牌(Q技能)。

  磕了一层水晶瓶(三层效果,每层恢复120生命值和60法力值),林燃顶着卡牌大师的普攻开始推塔前的炮车线。

  配合自家近十个小兵的集火攻击,林燃顺利将红色方兵线的三个近战兵吃掉,成功来到三级,身上的水晶瓶只剩下一层,兵线继续前推。

  dopa不可能让兵线完全进塔,如果中路兵线重置,那他之前的举动就全都没了意义,为此他稍稍向前走位,想要挨一波兵线攻击,将远程兵卡在塔外,完成控线目的。

  如果这个兵线位置形成,将会让短手的鱼人非常难处理,dopa深谙其道。

  林燃也明白dopa的想法,他又是一个E技能古灵精怪,奔着卡牌和他身边剩余的三个远程兵和一个炮车砸去。

  “阿西……”dopa有些懊恼的轻声咒骂,在他看来小鱼人完全就是不管自身状态强行推线,就非要让这波兵线重置。

  吃掉鱼人技能,卡牌的血量掉了一格,他抽了张黄牌,尝试将小鱼人晕在塔下,可是林燃的手速相当快,Q技能淘气打击借助炮车离开防御塔的射程范围。

  被定在原地又吃了一张万能牌,林燃的小鱼人状态已经非常差了,但是兵线被他处理好了。

  炮车和三个远程兵的钱他都没吃到,但是自家的远程小兵在敌方小兵完全死亡后已经进入dopa防御塔的射程。

  实际上dopa还可以继续卡这波兵线,但是要承担的风险太高,之前他消耗了几波鱼人,对手的小兵也在攻击他,加上刚刚吃了一个E技能。

  多兰戒一红的出装根本不足以支撑卡牌大师继续卡这10个小兵,一旦被鱼人下一个E闪点燃挂上,这局提前结束对线期的就变成他了。

  dopa只能放任远程兵进塔。

  也还好,对面鱼人漏掉了很多刀,dopa这样安慰自己。

  可是三级的鱼人转眼就消失在视野范围之内,遁入战争迷雾之中。

看过《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的书友还喜欢